石濤:習近平對香港問題處理不當?中共高層現不安跡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習近平對香港問題處理不當?中共高層現不安跡象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8月31日是一個相當大的轉折點,8月31日本來是民陣要求的大遊行,集會遊行,被警察給否定了。結果在8月31日,在全香港出現了民間的抗議的行為,出來很多人。也在8月31日那一天呢喊出了天滅中共,在金鐘,在金鐘的香港的特區政府的所在地。所以在我眼睛裡其實8月31日,就整個香港的概念,香港的,就是圍繞著香港的事情基本走向結束,我眼睛裡是這樣。在2019年天滅中共的過程中,我不開玩笑啊,2019年天滅中共,萬劫不復在劫難逃的過程中,它的時間起點,起於4月15日胡耀邦的忌日。胡耀邦的忌日那是個引頭,巴黎聖母院的大火是一種提示,

是一種提示,它的整個過程就是那個過程。

走到了4月30日,5月1日,中美之間的第10次貿易談判徹底崩盤。納瓦羅今天又提出,昨天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再次提到中共的七宗罪,談崩的細節。那是自那談崩之後到現在根本就沒戲,根本都沒用。川普跟習近平見面,只是使得事情的更加惡化,更加惡化,那你現在就是更加惡化。所以在那個時間點上,習近平突然出爾反爾,突然出爾反爾,這是5月1日。5月4日川普發推文憤怒異常,

進而加徵關稅,我忘了是5月7日還是5月幾日,開始加徵關稅,2000億漲到25%。那個時候我們跟大家說了,看日子5月13日、6月10日、7月20日。

5月13日習近平政治局開會,跟川普展開了全面的真正的貿易戰,我們現在看到的打到的一切,都是5月13日為基礎,5月13日為基礎。如果往前說,就是5月分到6月9日這40天,都是在中共衰敗的過程當中的第一波貿易戰。6月9日大遊行到了8月31日,這是第二波。香港,整個圍繞著香港,從9月1日開始進入中國大陸,共產黨必完結。9月2日路透社披露出林鄭月娥的講話,說她要辭職,要這個要那個,她是罪魁禍首,港島的禍亂的根本之根源,都是她自己說的。

9月2日曝光,9月3日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全盤否定。9月2日披露出來的講話的,應該叫講話的什麼呀,講話的核心,但完全承認那段話是真的,是她講的。

所以這個三七婆呢,這個女人呢,基本就是神智顛倒,這是神智顛倒。當她否定完之後,9月4日,她說,她不叫宣布撤回,她說叫動議撤回。而整個香港事件就是因為送中條款,9月5日凌晨她更正叫宣布撤回,這就是正式的了。9月5日下午她去南京開會,進了中國大陸,到我做節目的時候這人沒見著。當她一宣布撤回,然後國內媒體有關香港問題,立刻就傻到奶奶家了,全都嚇壞了。上自習近平嚇壞了,下至胡錫進嚇傻了,誰都不敢接盤,沒人提,為什麼?

路透社在8月20幾日的時候,曾經有過一篇報導,林鄭月娥早在6月15日前後,

就提出撤回,自己辭職,習近平不幹,不許她撤回,所以不許撤回的命令是習近平下的,所以林鄭月娥就沒有自主權。那到了9月5日,9月4日、5日林鄭月娥撤回,明確是跟習近平鬧翻。一撤回,習近平的威權、權威、獨裁、核心的巨大失敗,紐約時報就寫這篇文章,巨大失敗。但在8月31日大遊行之前,中共境內已經決定,就是拿掉港府的管理香港的權利,剝奪了香港警署的權利,中共軍人直接進入香港。

我再提醒大家,它不是武警,武警在深圳是幌子,它不是公安、警察,它是軍隊。

8月29日新華社說的第22次換防,它是軍人進入香港。沒說軍人,它說是香港警察,打著香港警察的名義,卻沒有那麼多香港警察的警服,也不在香港警署的編號,所以禿尾巴驢,沒有編號,沒有標誌,只有類似香港警服的軍裝,戴上跟香港警察一樣的面罩,在香港大開殺戒。8月31日在太子站,懷疑三個人被打死。這是媒體已經查到,當天晚上應該有10個人受重傷,但是被送進醫院的只說有7個,兩個醫院7個人。其實有另外三個重傷的人,是用香港地鐵直接送到另外一家醫院,這三個人沒在政府的名單上,而只有那家醫院有焚屍爐,全香港只有那家醫院有焚屍爐。

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習近平對香港問題處理不當,中共高層現不安跡象。文章提到林鄭月娥撤回,但是呢香港人抗議持續。而他本人對導致成千上萬港人,在過去走上街頭的憤怒情緒之深,可能感到驚訝或者是無視。對中共當局來講,整個香港對他的威脅已經有目共睹。那我自己覺得這是翻譯的問題啦,應該更多的是無能。北京允許林鄭在9月分暫停,卻堅決拒絕她徹底撤回。習近平的強硬本能,導致了今天現在的狀況。高敬文說在北戴河會議上發生了爭執,

這是一個老的話題,具有很大的分歧。那我們不知道這事的真偽,只有高敬文自己這麼說。

而就我個人以為呢,就目前的中共上層呢,其他人都跟他耍叉。你可以看一下,

我們看一下李克強在這個,李克強在這個默克爾訪問北京時,默克爾直接了當談到了香港問題,逼得李克強不得不講。而李克強講的那番話完全是自我逃,就是說他講的那一番話,是非常標準的,清華大學團支部書記的說話方式。為什麼,

上不惹校領導,下不惹學生,我只要保住我的官場仕途OK。政治解決香港問題的方案變得更加困難,因為習近平把時間耗沒了。習近平自不量力,高估自己的控制力,低估了香港的複雜性,直接給他自己帶來了巨大的風險。

內部對他不滿,原因,香港太大的利益。就是香港關係到中共高層權貴資本家族的切身利益,香港的動盪,對他們的利益帶來了巨大的傷害,所以沒有人願意這個場面出現。而習近平又有又是一門心思稱帝,大概的文章我看基本就落在這點上。就是說現在的矛盾中心,已經從香港轉到了中南海,轉到了習近平自己的頭上。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摘選《今日點擊》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