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省渭城街道打壓迫害訪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18日訊】我叫王英強,陝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區秦漢新城管委會下屬的渭城街道辦事處轄區內的居民。因我兒王小剛2007年2月在中國能建集團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簡稱:火電三公司)。工作時間因工作原因被同事程文才兩次惡意放值班狼狗咬傷。事後無人救人,幹部張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導致王小剛嚴重精神病。上訪十年至今無果。老伴憂郁而亡,我也被迫害成雙腿行走艱難。家中唯一健全的女兒,為了生存去外地打工。剛走幾天。西安市西咸新區秦漢新城管委渭城街道辦事處官員就派人半夜在我家樓梯上潑了水,用心險惡。

陝西省渭城街道陷害一死二殘的家

2019年8月12日。我女兒王小琴外出的第二天開始,渭城街道辦黨委書記林軍等領導就派人每天從早到晚不斷的上門騷擾和電話騷擾我家,打聽我女兒的去向。

2019年8月14日,林軍又派手下狗腿子任彪上門威脅我,叫我在一張打印材料上簽字,因為不知道上邊寫的啥內容,我拒絕簽字。任彪看陰謀沒得逞,就把那張打印材料貼在我家防盜門上並用手機拍了照。

事後,我反覆看了幾遍才看清楚,是渭城街道辦給我女兒王小琴的一份信訪答覆單。大致內容為:我兒王小剛一案不屬於渭城街道辦受理範圍,叫我女兒找公安機關受理;渭城街道辦從未對我家有過暴力維穩及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違法行為等等。如果有異議,可以在一個月內向上級政府部門申請複議。

我不明白,我女兒王小琴在家期間,為啥沒有任何渭城街道辦的在職人員來找她送書面信訪答覆?也沒有任何人給她打電話或找她談話。為什麼她前腳剛走,渭城街道辦後腳就送來這樣一份顛倒黑白的信訪答覆?既然是給我女兒的東西,為什麼任彪又要在不讓我看具體內容的情況下上門逼我簽字?林軍等人到底想幹什麼?

另外,我家也從未要求過渭城街道辦受理我兒王小剛一案,一直都是在追究犯罪單位火電三公司和違法辦案單位陝西省公安廳的法律責任。我曾多次告知林軍,我家的案子和渭城街道辦沒有任何關係,請求他不要再暴力維穩我全家,不要再配合其他政府部門四處上報案子虛假材料,我家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林軍拒不同意,說他不能鬆手。

2019年9月8日,林軍親自上門打聽我女兒王小琴的動向,並告知我,如果我女兒啥時候給家裡打電話了,叫我第一時間向他彙報。

自從我女兒八月上旬外出打工後,截止目前,我那精神病兒子王小剛經常受到渭城街道辦維穩人員的私下威脅,要求他老實交待王小琴的去向等等。渭城街道辦的維穩人員二十四小時三班倒守在我家門口,看到我或我兒子王小剛出家門,不論是去倒垃圾還是忙別的事,都要把我們強行擋住,惡狠狠的問幹啥去?並寸步不離跟着。我家樓梯上於2019年9月6日發現被人半夜潑了水,放在院子里的一個小拉車被人偷走。事後聽到渭城街道辦維穩人員私下議論說,偷走我家小拉車是因為嫌我賣廢品補貼家用影響了政府形象。

目前,我和我精神病兒子王小剛仍處於渭城街道辦大部隊維穩人馬的非法24小時監控及強行限制人身自由狀態,嚴重影響正常生活,我那為躲避暴力維穩迫害、流浪異地打工的女兒王小琴更是居無定所,生活艱辛。聽說各級地方政府部門己聯手派出大批人員赴京四處搜捕我女兒王小琴。

在此,我鄭重聲明,我全家人絕不自殺或自殘,如果我和我兒子王小剛及女兒王小琴發生任何意外,一定是陝西省公安廳、西咸新區、渭城街道辦、火電三公司等相關政府部門和涉案單位下的黑手。請求各界朋友和媒體給予關注和聲援!謝謝!

我兒王小剛2007年2月在中國能建集團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簡稱:火電三公司)蒲城項目部工作,工作時間因工作原因被同事程文才兩次惡意放值班狼狗咬傷。事後無人救人,幹部張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導致王小剛嚴重精神病。多年工資及其它應得收入至今未補發,養老金也暗中停繳。

我維權十多年得不到公安的立案追查,反遭以陝西省公安廳為首的多家地方政府部門長年暴力維穩和鎮壓。我數十次被威脅、截訪、戴手銬,關黑監獄、家中門窗多次遭打砸、樓前樓後被轄區渭城街道辦事處加裝多個攝像頭並設專職監控室、坐機電話線被剪、遭毆打致雙腿殘疾。陝西省公安廳多次虛假上報「案件終結」,地方政府私造偽證、造假低保等迫害導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殘的後果。

2017年10月21日至10月28日,轄區渭城街道辦領導張亞紅、林軍等人指使渭城派出所所長李曉東把我女兒王小琴非法關押進咸陽市渭城區拘留所,非法拘留七天,至今不給開具《行政處罰決定書》、《拘留證明》、《解除拘留證》等書面法律手續。

迫於無奈,我女兒王小琴因不堪忍受西咸新區、秦漢新城、渭城街道辦等各級地方政府的長年暴力維穩迫害及非法24小時限制人身自由,於2019年8月上旬獨自一人逃到異地打工。留下年邁殘疾的我和精神病兒子王小剛在家艱難度日。

訪民:王英強

(責任編輯:陳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