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渭城街道打压迫害访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18日讯】我叫王英强,陕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管委会下属的渭城街道办事处辖区内的居民。因我儿王小刚2007年2月在中国能建集团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火电三公司)。工作时间因工作原因被同事程文才两次恶意放值班狼狗咬伤。事后无人救人,干部张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导致王小刚严重精神病。上访十年至今无果。老伴忧郁而亡,我也被迫害成双腿行走艰难。家中唯一健全的女儿,为了生存去外地打工。刚走几天。西安市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管委渭城街道办事处官员就派人半夜在我家楼梯上泼了水,用心险恶。

陕西省渭城街道陷害一死二残的家

2019年8月12日。我女儿王小琴外出的第二天开始,渭城街道办党委书记林军等领导就派人每天从早到晚不断的上门骚扰和电话骚扰我家,打听我女儿的去向。

2019年8月14日,林军又派手下狗腿子任彪上门威胁我,叫我在一张打印材料上签字,因为不知道上边写的啥内容,我拒绝签字。任彪看阴谋没得逞,就把那张打印材料贴在我家防盗门上并用手机拍了照。

事后,我反复看了几遍才看清楚,是渭城街道办给我女儿王小琴的一份信访答复单。大致内容为:我儿王小刚一案不属于渭城街道办受理范围,叫我女儿找公安机关受理;渭城街道办从未对我家有过暴力维稳及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违法行为等等。如果有异议,可以在一个月内向上级政府部门申请复议。

我不明白,我女儿王小琴在家期间,为啥没有任何渭城街道办的在职人员来找她送书面信访答复?也没有任何人给她打电话或找她谈话。为什么她前脚刚走,渭城街道办后脚就送来这样一份颠倒黑白的信访答复?既然是给我女儿的东西,为什么任彪又要在不让我看具体内容的情况下上门逼我签字?林军等人到底想干什么?

另外,我家也从未要求过渭城街道办受理我儿王小刚一案,一直都是在追究犯罪单位火电三公司和违法办案单位陕西省公安厅的法律责任。我曾多次告知林军,我家的案子和渭城街道办没有任何关系,请求他不要再暴力维稳我全家,不要再配合其他政府部门四处上报案子虚假材料,我家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林军拒不同意,说他不能松手。

2019年9月8日,林军亲自上门打听我女儿王小琴的动向,并告知我,如果我女儿啥时候给家里打电话了,叫我第一时间向他汇报。

自从我女儿八月上旬外出打工后,截止目前,我那精神病儿子王小刚经常受到渭城街道办维稳人员的私下威胁,要求他老实交待王小琴的去向等等。渭城街道办的维稳人员二十四小时三班倒守在我家门口,看到我或我儿子王小刚出家门,不论是去倒垃圾还是忙别的事,都要把我们强行挡住,恶狠狠的问干啥去?并寸步不离跟着。我家楼梯上于2019年9月6日发现被人半夜泼了水,放在院子里的一个小拉车被人偷走。事后听到渭城街道办维稳人员私下议论说,偷走我家小拉车是因为嫌我卖废品补贴家用影响了政府形象。

目前,我和我精神病儿子王小刚仍处于渭城街道办大部队维稳人马的非法24小时监控及强行限制人身自由状态,严重影响正常生活,我那为躲避暴力维稳迫害、流浪异地打工的女儿王小琴更是居无定所,生活艰辛。听说各级地方政府部门己联手派出大批人员赴京四处搜捕我女儿王小琴。

在此,我郑重声明,我全家人绝不自杀或自残,如果我和我儿子王小刚及女儿王小琴发生任何意外,一定是陕西省公安厅、西咸新区、渭城街道办、火电三公司等相关政府部门和涉案单位下的黑手。请求各界朋友和媒体给予关注和声援!谢谢!

我儿王小刚2007年2月在中国能建集团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火电三公司)蒲城项目部工作,工作时间因工作原因被同事程文才两次恶意放值班狼狗咬伤。事后无人救人,干部张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导致王小刚严重精神病。多年工资及其它应得收入至今未补发,养老金也暗中停缴。

我维权十多年得不到公安的立案追查,反遭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多家地方政府部门长年暴力维稳和镇压。我数十次被威胁、截访、戴手铐,关黑监狱、家中门窗多次遭打砸、楼前楼后被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加装多个摄像头并设专职监控室、坐机电话线被剪、遭殴打致双腿残疾。陕西省公安厅多次虚假上报“案件终结”,地方政府私造伪证、造假低保等迫害导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残的后果。

2017年10月21日至10月28日,辖区渭城街道办领导张亚红、林军等人指使渭城派出所所长李晓东把我女儿王小琴非法关押进咸阳市渭城区拘留所,非法拘留七天,至今不给开具《行政处罚决定书》、《拘留证明》、《解除拘留证》等书面法律手续。

迫于无奈,我女儿王小琴因不堪忍受西咸新区、秦汉新城、渭城街道办等各级地方政府的长年暴力维稳迫害及非法24小时限制人身自由,于2019年8月上旬独自一人逃到异地打工。留下年迈残疾的我和精神病儿子王小刚在家艰难度日。

访民:王英强

(责任编辑:陈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