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二代:用市民血和尊嚴換特權,我不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21日訊】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至今,港府讓前線警察當箭靶,血腥鎮壓示威者,不僅造成香港仇警情緒漫延,也殃及港警家人。香港中六學生ZZ(化名)對媒體說,作為警察的女兒,讓她感到愧疚萬分,而用市民的血和尊嚴換來的特權,她不想要。

香港《蘋果新聞》報導說,ZZ(化名)是香港警察的子女,目前是中六的學生,在開學前,她收到同學傳來的圖片,內容大概是開學第一天,同學會以鄙視的眼神望着她。

ZZ就讀地區名校,不過,在9月1日開學至今,她沒有遭到同學的起底和杯葛,因為同學都知道,她曾經走在反送中的抗爭前線。但警察女兒的身份,卻讓她感到愧疚萬分。

她說,她不希望有一日同學會起身對她敬禮。這些特權,是用市民的血和尊嚴換來的,她不想要。就算是警察子女又怎樣?也是有良知的。

ZZ是示威前線的滅催淚煙隊員,過去3個多月以來,無論在家中和街頭ZZ都要抗爭。6月12日抗爭、7月1占領立法會,以及8月機場「和你飛」行動,都有她的身影。

ZZ說,6.12是她第一次出去示威,當時還是一個和理非,後來越走越前面;7.1她也有衝入立法會,當時她覺得有一種身份認同,是家裡無法給她的自由感覺。

在6月15日,特首林鄭宣佈暫緩修訂《逃犯條例》時,ZZ說,覺得自己好像成就了一些事。

而每次示威完畢,ZZ深怕父親會在電視直播上見到自己,也幻想過兩父女站在戰線對抗的畫面。

她說,做警察子女出來示威,最辛苦的是其他人回到家就可以洗澡睡覺,而她回家還要編個藉口,假裝很有精神的樣子,還要檢查身上有沒有催淚彈的味道。

有一次ZZ被警棍打傷,「我想是加了料的警棍,把我的肉都扯出來了,流了一地血。我回家還要特別去買個新包包,用來遮住傷疤。」

每當ZZ聽到父親執勤回家,她就覺得異常難受。她會想,這一晚,又有這麼多人被打,警察又違反人權了。

見到示威者被人打到頭破血流,見到警察濫用私刑,甚至有強姦傳言,ZZ說,她的父母都覺得「做得非常好」,而ZZ卻覺得很愧疚,因為她阻止不了其父做錯事。

7.21元朗白衣黑幫無差別攻擊市民時,ZZ尚且希望警察會出來維持治安,但在8.31警察衝進港鐵太子站血洗市民後,她坦言已經對警察沒有了期望。

ZZ說,其父也埋怨高層,但他是抱怨高層不讓警察升級武力,其父覺得一開始就應該鎮壓。

最近ZZ父母似乎已經看出端倪,告訴她千萬別參與示威,否則「後果自負」。其父還說,外面一定有大陸公安,她死是自己的事,如果她被抓了,不會保釋她,還叫ZZ不要丟他的臉。

ZZ的母親更要ZZ當面說出解鎖電話,檢查她在連登帳號的留言紀錄。其父還問她:「你看看你支持的那些人說,禍必及妻兒,你還支持他們?」對此,ZZ不解,暴力的源頭是誰呢?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持續15週。香港警察濫捕和暴力愈演愈烈。(大紀元)

截止目前,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持續15週。香港警察濫捕和暴力愈演愈烈。而白衣人或福建幫無差別的恐襲攻擊示威者的案件層出不窮,而警察每次都「放生」歹徒,並拘捕被打傷的示威者。甚至還有警察偽裝抗議者投擲汽油彈放火等製造亂局。

「警黑合作,無法無天」造成香港社會警民嚴重對立,仇警情緒漫延。

8月下旬,即有「警員親屬連線」組織集會,呼籲港府「還警於民」,敦促港府出面解決持續升級的警民衝突。

自稱是警員家屬的范小姐說:希望政府能夠把警察還給市民,市民應該尊重警察,警察應該尊重市民,前線警員不是擋箭牌。而示威運動造成嚴重的警民衝突,令許多警員與家屬都苦不堪言。

因此她們盼望港府能夠出面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解決持續不斷的警民衝突。

一位自稱警察親友及老師的女士說,她的學生看到當警察的父母,被憤怒的民眾稱為「黑警」,子女也因父母,感到自卑及心痛,到了需要心理輔導的程度。

有支持反送中的警員告訴媒體,港府讓前線警察當箭靶,令一些警員萌生去意,甚至萌生移民念頭。

大紀元分析說,香港之所以造成現在這個局面,源於中共近百年積累的整治人的邪術,正在香港上演。中共邪招是:煽動仇恨,讓警民、港人互斗,製造恐怖,達到讓香港各界再也無法承受這樣的恐怖和社會亂像時,「跪求」中共出手平暴的目的。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