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Mark Meadows:香港反送中以及中共審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25日訊】在澳洲保守派行動大會上,《英文大紀元》採訪了美國國會眾議員馬克•米道斯,採訪中,他談到香港反送中運動以及中共審查信息等問題。

問:歡迎你馬克,你從美國遠道而來。你認為澳大利亞的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PAC)希望實現的共同目標是什麼?

米道斯:我認為,對我而言,這一切都是為了鼓勵那些有保守思想並相信言論自由的人,他們相信小政府(更好),他們不想賦予政府權力來統治我們的生活。在澳大利亞看到志同道合的男士和女士們,他們相信自由是對我們有好處的,聽到這些,對我來說真的非常鼓舞人。並且有很多人都是我們的總統川普的粉絲。我很驚訝地在澳大利亞看到這麼多人戴着寫着「讓美國偉大」的帽子。我認為,對我們來說,看到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的壯大,不僅僅是在澳大利亞,而是在整個太平洋地區,這真的很鼓舞人。你知道日本將有保守派行動大會成員,韓國也將會有。對我來說,這是為了確保我們能夠身體力行那些非常重要的理想價值。

問:很好。你相信川普對中國(共)的強硬立場實際上有助於將自由世界團結在一起嗎?

米道斯:我相信是這樣的。但是這很難。你知道,每當你像(川普)總統那樣對中國(共)採取堅定立場時,都會引起一些擔憂。在澳大利亞也是這樣。可能我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事情會激化到澳大利亞不再是(中國的)貿易夥伴的地步嗎?有些人提到了軍事干預的角度,我不這樣看,但我確實相信,中國人(中共)低估了川普總統的決心。他希望確保美國與中國這個貿易夥伴建立互相尊重的關係,而且是真正建立在自由貿易,市場經濟原則,以及沒有貨幣操縱的基礎上,要達到可以擁有這種關係的程度。他想重新建立這種關係,並為此而努力。

問:許多澳大利亞人認為,澳大利亞其實不應該擔心對華貿易,原因在於供求關係的基本原則。因為中國想從澳大利亞買的都是天然產品,礦石,農產品和園藝產品。不是說,如果你沒有良好的(對華)關係,中國就不會來買了,所以就不要對中國(共)採取強硬態度。中國需要這些產品。

米道斯:你從根本上點到了一個關鍵問題,約翰。如果對中國有好處,中國就會與澳大利亞進行貿易,這和雙邊關係無關。他們可以看一下,中國與其它國家的互動不是基於雙邊關係。而是基於中國是否需要來自澳大利亞的煤炭,是否需要來自澳大利亞的產品。從一個離得更近的鄰居那裡進口煤炭,比從美國或其它地方進口煤炭要容易得多。所以我不是那麼擔心。大多數國家,中國也不例外,實際上是在做最符合自己利益的事。最符合中國利益的是,從澳大利亞這個貿易夥伴處買進(煤炭)。中國人不會愚蠢到說:好吧,我們就是要打破這個規則。

問:是的。不知道你是否在電視上看到了,你是否注意到,一位工黨參議員呼籲禁止拉希姆·卡薩姆進入澳大利亞?

米道斯:當然注意到了,我確實讀到這條消息。其中有趣的一點是,左派總是這樣做。我說左派,顯然工黨中有一些人不是左派,但大多數發聲的人都來自左派。如果他們無法贏得辯論,他們就會去禁止人們擁有言論自由。你知道,我們更好一些,因為我們交流想法。你的背景和我的不同,但我們能夠討論,對我們的想法進行辯論。但是對於很多左派人士來說,在這種具體例子中,他們想做的是,不給別人簽證來到這個支持言論自由的國家,因為左派人士不喜歡這種可能被傳播的言論。現在我們都可以譴責那些充滿仇恨的,錯誤的壞事,我是這樣做的,但與此同時,我們必須保護言論自由。這就是讓我們的國家變得更強大的原因,無論你是在澳大利亞還是在美國。

問:其實,這不是仇恨言論,而是(左派)仇恨的言論。

米道斯:沒錯,說得好。我以後會引用這句話,但不會說是你說的。我的意思是,很多時候是這樣的,我可以和左派人士進行辯論,我會嘗試用文明的方式來做,左派有非常不同的看法。你知道,有很多人建議,當你上電視的時候,你來來回回地辯論,有時你更多地和評論員辯論,或者是和你的同事。然而擁有言論自由是一件應該慶祝的事情,這是所有新想法的來源。

問:沒錯,沒錯。另外,你對最近香港的運動有何看法?因為這是一個例子,香港人醒來了。

米道斯:我為此而鼓掌。我可以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事情,(中共)之前有很多做法,在最近幾十年裡在香港實施。實際上,你知道,這讓香港變得更像中國大陸政府體系的一部分。我們很多人都非常擔心,不僅從市場的角度來看,而且也是從言論自由的角度來看。我想你現在看到的是,香港的民衆站出來說,等一等,我們不想放棄我們長期享有的自由。我們開始明白這一點。他們這樣做是對的。我認為,這讓中國(共)政府感到害怕,因為當你有言論自由並且有能力表達出來時,那麼就不僅僅是多了一個人(說話),而是多出了成千上萬或者是數十萬人。所以你必須把這當回事。作為一個政治家,如果一個人對我說些什麼,我可能,呃,你知道……但如果有成千上萬的人在說,那你就必須解決這個問題。

所以我為他們(香港人)鼓掌。但是他們仍需要堅持為自由發聲,因為最終仍然是自由社會帶來最大的繁榮。約翰,我和你分享另一個(例子)。你可以看看一個地區,你可以看看自由的作用,就是朝鮮半島。這個半島上有韓國和朝鮮。韓國是全球第9大經濟體,朝鮮排在第125位。同一個民族,同一個半島上,這表明,自由實際上是在幫助民衆。朝鮮這個沒有自由的社會不是這樣的。再沒有更好的案例來展示自由的作用了。

問: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只是幾米之外,就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如果有一天中國共產黨決定採取極端行動,用武力對付香港人,會怎麼樣?

米道斯:我認為,有兩件事情會發生。你知道,每個人都不願意看到軍事力量介入。我們可以通過中國的歷史來看看言論自由,回顧20世紀80年代後期,那個時候軍隊使用過武力。部分原因是出於恐懼。我想,(這和現在)是不同的。我認為(中國)現在擁有的是一種經濟上的自由,嚐到了經濟繁榮的味道。在中國,不僅在香港,而且在北京和全中國其它城市,他們開始看到,經濟自由實際上意味著他們擁有更好的生活方式,更高的生活水平。而且,當人們開始關注(香港)時,會譴責這種軍事干預。我認為(軍事干預)會受到強烈譴責,不僅是美國,所有熱愛自由的國家都會譴責。不僅是口頭表達,而且還會對中國的經濟產生影響,這是(中國)經濟無法承受的。我認為報復不一定需要用軍事力量,事實上,我覺得(其它國家)不會進行軍事干預。我想,經濟衰落是中國(共)政府和習近平不想看到的。

問:是啊,這裡又說到一個問題,我們想問你一下,因為即使香港幾乎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出來,但只有少數信息傳遞(到中國),中國(共)封鎖消息,因為有防火牆阻止這個國家的人得到信息。而且,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看到中國(共)滲透到所有西方自由世界,在各方面都是如此。

米道斯:這是一個問題。約翰,我認為,當你在看這個問題時,甚至在美國,對於真實新聞的審查也是一個問題。你知道,就像你說的防火牆一樣,他們也看不到這一點。但我也有一個堅定的信念,某個時間,即使有防火牆,成千上萬的人仍會站出來,信息開始傳出來。就像你們的報導,可能不會直接影響到中國的一些大城市,但會間接傳到那裡。這些報導可能會曲線到達目標,需要更長的時間。

問:確實有900萬中國人翻牆來看大紀元新聞。

米道斯:900萬。你認為是900萬人在翻牆,突破防火牆,但是他們的家人呢?所以就不僅僅是900萬人了,而是一個大家庭,三四名家人,還有侄女,姑姑,叔伯。 突然之間,中國十億人中,也許有三千萬到四千萬人(看到信息),這會帶來很大的影響。 謝謝你們報導真實情況。(主持人:謝謝。)

有你們這樣的人報導真實情況,肯定能成功。 謝謝你,約翰。(主持人:謝謝。)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