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Mark Meadows:香港反送中以及中共审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25日讯】在澳洲保守派行动大会上,《英文大纪元》采访了美国国会众议员马克•米道斯,采访中,他谈到香港反送中运动以及中共审查信息等问题。

问:欢迎你马克,你从美国远道而来。你认为澳大利亚的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希望实现的共同目标是什么?

米道斯:我认为,对我而言,这一切都是为了鼓励那些有保守思想并相信言论自由的人,他们相信小政府(更好),他们不想赋予政府权力来统治我们的生活。在澳大利亚看到志同道合的男士和女士们,他们相信自由是对我们有好处的,听到这些,对我来说真的非常鼓舞人。并且有很多人都是我们的总统川普的粉丝。我很惊讶地在澳大利亚看到这么多人戴着写着“让美国伟大”的帽子。我认为,对我们来说,看到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的壮大,不仅仅是在澳大利亚,而是在整个太平洋地区,这真的很鼓舞人。你知道日本将有保守派行动大会成员,韩国也将会有。对我来说,这是为了确保我们能够身体力行那些非常重要的理想价值。

问:很好。你相信川普对中国(共)的强硬立场实际上有助于将自由世界团结在一起吗?

米道斯:我相信是这样的。但是这很难。你知道,每当你像(川普)总统那样对中国(共)采取坚定立场时,都会引起一些担忧。在澳大利亚也是这样。可能我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事情会激化到澳大利亚不再是(中国的)贸易伙伴的地步吗?有些人提到了军事干预的角度,我不这样看,但我确实相信,中国人(中共)低估了川普总统的决心。他希望确保美国与中国这个贸易伙伴建立互相尊重的关系,而且是真正建立在自由贸易,市场经济原则,以及没有货币操纵的基础上,要达到可以拥有这种关系的程度。他想重新建立这种关系,并为此而努力。

问:许多澳大利亚人认为,澳大利亚其实不应该担心对华贸易,原因在于供求关系的基本原则。因为中国想从澳大利亚买的都是天然产品,矿石,农产品和园艺产品。不是说,如果你没有良好的(对华)关系,中国就不会来买了,所以就不要对中国(共)采取强硬态度。中国需要这些产品。

米道斯:你从根本上点到了一个关键问题,约翰。如果对中国有好处,中国就会与澳大利亚进行贸易,这和双边关系无关。他们可以看一下,中国与其它国家的互动不是基于双边关系。而是基于中国是否需要来自澳大利亚的煤炭,是否需要来自澳大利亚的产品。从一个离得更近的邻居那里进口煤炭,比从美国或其它地方进口煤炭要容易得多。所以我不是那么担心。大多数国家,中国也不例外,实际上是在做最符合自己利益的事。最符合中国利益的是,从澳大利亚这个贸易伙伴处买进(煤炭)。中国人不会愚蠢到说:好吧,我们就是要打破这个规则。

问:是的。不知道你是否在电视上看到了,你是否注意到,一位工党参议员呼吁禁止拉希姆·卡萨姆进入澳大利亚?

米道斯:当然注意到了,我确实读到这条消息。其中有趣的一点是,左派总是这样做。我说左派,显然工党中有一些人不是左派,但大多数发声的人都来自左派。如果他们无法赢得辩论,他们就会去禁止人们拥有言论自由。你知道,我们更好一些,因为我们交流想法。你的背景和我的不同,但我们能够讨论,对我们的想法进行辩论。但是对于很多左派人士来说,在这种具体例子中,他们想做的是,不给别人签证来到这个支持言论自由的国家,因为左派人士不喜欢这种可能被传播的言论。现在我们都可以谴责那些充满仇恨的,错误的坏事,我是这样做的,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保护言论自由。这就是让我们的国家变得更强大的原因,无论你是在澳大利亚还是在美国。

问:其实,这不是仇恨言论,而是(左派)仇恨的言论。

米道斯:没错,说得好。我以后会引用这句话,但不会说是你说的。我的意思是,很多时候是这样的,我可以和左派人士进行辩论,我会尝试用文明的方式来做,左派有非常不同的看法。你知道,有很多人建议,当你上电视的时候,你来来回回地辩论,有时你更多地和评论员辩论,或者是和你的同事。然而拥有言论自由是一件应该庆祝的事情,这是所有新想法的来源。

问:没错,没错。另外,你对最近香港的运动有何看法?因为这是一个例子,香港人醒来了。

米道斯:我为此而鼓掌。我可以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中共)之前有很多做法,在最近几十年里在香港实施。实际上,你知道,这让香港变得更像中国大陆政府体系的一部分。我们很多人都非常担心,不仅从市场的角度来看,而且也是从言论自由的角度来看。我想你现在看到的是,香港的民众站出来说,等一等,我们不想放弃我们长期享有的自由。我们开始明白这一点。他们这样做是对的。我认为,这让中国(共)政府感到害怕,因为当你有言论自由并且有能力表达出来时,那么就不仅仅是多了一个人(说话),而是多出了成千上万或者是数十万人。所以你必须把这当回事。作为一个政治家,如果一个人对我说些什么,我可能,呃,你知道……但如果有成千上万的人在说,那你就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我为他们(香港人)鼓掌。但是他们仍需要坚持为自由发声,因为最终仍然是自由社会带来最大的繁荣。约翰,我和你分享另一个(例子)。你可以看看一个地区,你可以看看自由的作用,就是朝鲜半岛。这个半岛上有韩国和朝鲜。韩国是全球第9大经济体,朝鲜排在第125位。同一个民族,同一个半岛上,这表明,自由实际上是在帮助民众。朝鲜这个没有自由的社会不是这样的。再没有更好的案例来展示自由的作用了。

问: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只是几米之外,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如果有一天中国共产党决定采取极端行动,用武力对付香港人,会怎么样?

米道斯:我认为,有两件事情会发生。你知道,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军事力量介入。我们可以通过中国的历史来看看言论自由,回顾20世纪80年代后期,那个时候军队使用过武力。部分原因是出于恐惧。我想,(这和现在)是不同的。我认为(中国)现在拥有的是一种经济上的自由,尝到了经济繁荣的味道。在中国,不仅在香港,而且在北京和全中国其它城市,他们开始看到,经济自由实际上意味着他们拥有更好的生活方式,更高的生活水平。而且,当人们开始关注(香港)时,会谴责这种军事干预。我认为(军事干预)会受到强烈谴责,不仅是美国,所有热爱自由的国家都会谴责。不仅是口头表达,而且还会对中国的经济产生影响,这是(中国)经济无法承受的。我认为报复不一定需要用军事力量,事实上,我觉得(其它国家)不会进行军事干预。我想,经济衰落是中国(共)政府和习近平不想看到的。

问:是啊,这里又说到一个问题,我们想问你一下,因为即使香港几乎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出来,但只有少数信息传递(到中国),中国(共)封锁消息,因为有防火墙阻止这个国家的人得到信息。而且,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中国(共)渗透到所有西方自由世界,在各方面都是如此。

米道斯:这是一个问题。约翰,我认为,当你在看这个问题时,甚至在美国,对于真实新闻的审查也是一个问题。你知道,就像你说的防火墙一样,他们也看不到这一点。但我也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某个时间,即使有防火墙,成千上万的人仍会站出来,信息开始传出来。就像你们的报导,可能不会直接影响到中国的一些大城市,但会间接传到那里。这些报导可能会曲线到达目标,需要更长的时间。

问:确实有900万中国人翻墙来看大纪元新闻。

米道斯:900万。你认为是900万人在翻墙,突破防火墙,但是他们的家人呢?所以就不仅仅是900万人了,而是一个大家庭,三四名家人,还有侄女,姑姑,叔伯。 突然之间,中国十亿人中,也许有三千万到四千万人(看到信息),这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谢谢你们报导真实情况。(主持人:谢谢。)

有你们这样的人报导真实情况,肯定能成功。 谢谢你,约翰。(主持人:谢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