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人民幣成中共貿戰武器 暗藏兩大致命危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28日訊】美中貿易談判將於10月重啟,有分析認為,中共將把人民幣匯率作為中美貿易談判的籌碼之一,容許人民幣進一步貶值。此前中共允許人民幣匯率破「7」後,美國已把中共列為了匯率操縱國。有英媒說,人民幣破7隱藏兩大致命危機

3名消息人士26日告訴美國財經新聞頻道CNBC,美國和中共將於10月10日至11日於華盛頓特區重啟貿易談判。屆時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將率團參與談判。若消息屬實,這將是美中第13輪高級貿易會談。

不少分析人士認為,中共將把人民幣匯率作為中美貿易談判的籌碼之一,容許人民幣進一步貶值。

路透社說,自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中共長時間維持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強於7元的水準,因此,中共8月5日允許人民幣破「7」的紅線後,引發市場揣測。政策圈子內部的消息人士及金融分析師都不認為,北京這次會把人民幣匯率限定在一定的區間內。

西太平洋銀行宏觀部門負責人張淑嫻認為,在跌破7的心理關口後,決策者不大可能給人民幣設定一個限制。她預計人民幣在2019年將收於7.3元。

一位熟悉中共央行想法的消息人士稱,隨着人民幣走勢越來越受市場驅動,當局干預的難度也越來越大。從中長期來看,沒有人認為7.1或7.2會是底部。但跌破7.3的可能性小。

前中國央行政策顧問余永定說,如果美中貿易戰升級,人民幣可能會走貶至7.2至7.3。

法國巴黎銀行高級分析師Chi Lo表示,貿易戰升級可能把人民幣兌美元推低至7.5元。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8月提升了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稅率後,堅守了11年的人民幣匯率終於跌破「7」的紅線,令全球股市震盪。

美國財政部當天宣布,將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8月7日,北京進一步壓低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金融時報》的Jonathan Wheatley分析認為,人民幣貶值背後藏着兩個致命危機

一是,東亞國家和其它新興國家的貨幣,會形成競貶的局勢,不但招來外幣炒作大鱷的狙擊,更有可能觸發國際金融風暴,加速下跌的人民幣,更會引發資金逃亡潮,而進入一個資金外逃——人民幣貶值的惡性循環。

二是,中國國內銀行的倒閉問題。如果四大銀行出了事,引出的金融危機,會撼動中共政權。

Wheatley說,中國外匯存底在2014年達到4萬億美元的高點,之後一直維持在3萬億美元左右,但M2國內貨幣供給,在中共大力對外金援的政策下,10年內增加為3倍。

而資金外逃的數目,10年前假設是M2的2%,那是2千億美元的規模,但現在的2%會是6千億,是外匯存底的五分之一。

央行如果不調整匯率,會守不住這外逃壓力。若外匯存底,因資金外逃、外國投資減少,或是貿易不再出現大額順差且慢慢減少,央行的債務貨幣化的能力會大幅受限。

Wheatley分析說,北京現行的經濟政策,如果繼續下去,習近平政權就會碰到一個兩難,到底是要救銀行,還是要防瘋狂的通貨膨脹。屆時中國出現的金融危機,將是1997的亞洲金融風暴,會是一個推倒政權的經濟狂潮。

人民幣匯率跌破「7」加上美國把中共列為了匯率操縱國,《香港經濟日報》分析認為,中共的金融市場將要承受相當大的風險,「走資潮」很可能再一次被誘發。

中共對外出口企業70%是外資,這些外資撤離,中國企業也會受影響,而大量資本流出,也會使中共金融系統面臨崩潰危機。

再就是中共讓人民幣貶值,等於是自己主動降低了在美中貿易談判中的「叫價能力」。而人民幣貶值也會令中共的債務危機進一步惡化,無形中加大了中國企業償還債務的壓力。

而美國把中共定為匯率操縱國後,很可能要採取一系列的制裁措施。包括禁止中方任何項目獲取美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融資,拒絕中方參與美國政府採購標案,在IMF發起對宏觀匯率政策的額外審查,把匯率操縱納入USTR評估貿易協定或談判時的考量。

到了這一步,無論中國的個人、法人、金融系統還是政黨,也不管他的財產資產或生意業務在不在美國,都可以成為美國金融制裁的對象。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