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黑色10.1 聚焦香港街頭抗爭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02日訊】【今日點擊】(3582-2)

提要
黑色10.1聚焦香港街頭抗爭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2019年10月1日成為了非常絕對,非常特別非常絕對的標誌,香港跟北京就形成了一個相互對應,直接相互對應的一個場面。在過去的時間裡,其實有一個歌啦,就是你注意,是誰唱的,王菲唱的那首我和我的祖國,是幾個北京人包括葛優,他們一起唱一起做MV。我記得跟大家分享過一期節目,那裡面只有兩個地方,一個北京一個香港。他講述了北京的故事,來講述了與國同行的偉大,那是與國同行,他講升的是國旗。而裡面呢,偷著摸了弄了幾個女警察,這女警察都是香港女警察,香港的女警察大概出現了兩次,鏡頭上出現了兩次,我看前後的故事是那樣。

而王菲唱得很柔綿,就像人說像70年代,70年代末,那個所謂那時候被稱為糜糜之音的。可是它的隱喻很清楚,用這樣的方式來討論香港來感化香港,給我的感觸就是香港和北京,是要了習近平的命。那果不其然在10月1日我們看到的,就是北京、香港,北京展現出來習近平的權力,他可以控制到的地區的就那種權力。那種怎麼說呢,在沒有任何能力碰撞的背景之下,他可以掌控一切的一種彰顯。同樣隸屬於中共國的,在國家的角度來講,隸屬於中共國的香港出來十多萬人,後來人們以暴力的方式,來抗爭暴政、來抗爭暴警,在整個香港港島地區出現了都是,你可以叫火光沖天。而警察拿出真槍,不是一個地方開槍,香港開槍在10月1日。

而警察開槍的本身的做法,卻是警察自己本身在以法律的名義,濫暴、施暴維護著暴政,所展現出來的那一幕,展現出來的那一幕。所以警察代表了執法,代表了香港政府,卻成為了整個鎮壓人民的,鎮壓香港人的一個最銳利的,就是唯一能夠看到執政的東西,就變成了一種暴政但它卻壓不下去。所以相當嘲笑式的方式,嘲笑著習近平在彰顯著自己的權力,這是我們能夠看到的現場的一些照片。催淚彈這些都已經是,一個正常的生活狀態了。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警察在街頭、香港人在店鋪上面,所以這是一個完全對立的。這個執法者就是說,作為政府的代表本身,跟民意跟普通的香港人,完全是對立的場面,你可以把它描繪成叫火光沖天。對方另外一面那是抗議的人,那這是警察,打出了黑旗的意思,就是我們要開槍。我勢弱言輕、決不虛作無聲,十一國殤。這是警察來的,這些都是警察拿著槍的,以法律的名義,以穩定的名義,來鎮壓民眾的訴求。本來一個行政地區一個國家,是為人民服務的,為人民服務的,政權、政府、國家是聽人民的。但擁有了權力之後,他們把人民反過來形容暴徒,當人民向他們說不的時候。

那這樣的年輕人,一般被稱為叫勇武派,都是年輕人男孩、女孩。最具滑稽的為什麼擺出了燈籠?這應該是香港人被要求,所謂十一慶典。這個燈籠的概念,跟天安門廣場的概念一樣,但是在它的街頭全是黑衣人,全是黑衣人。我們看過華爾街日報報導過,年輕人在街頭,很多中產階級乃至於富有者,在他們的角度用物質的方式、金錢的方式,支持了這場運動,包括李嘉誠。習近平請了李嘉誠,去北京參加慶典,李嘉誠拒絕,李嘉誠拒絕,說我歲數太大了我就不去了,這是李嘉誠說的。

這是現場留下來的磚頭,人們把地磚給摳起來了,那正好都是巴掌大,都是巴掌大地磚,所以用起來很方便。在一路抗爭過程中走到10月1日,達到了衝突的最頂點。所以這是我說嘲笑,嘲笑著習近平的本身,那邊是強調著武力,它的一切都是鎮壓的,閱兵都是用來殺人的。閱兵展現的就是殺人的東西,對吧,就是滅絕人性。所以只有暴政、極權、獨夫,才會出現閱兵的場面,你什麼時候見過英國人閱兵、美國人閱兵、日本人閱兵。所以當閱兵的時候,人們亢奮的時候,就是一個殺人者的概念,因為你亢奮的一切,就是以殺人作為終極目標。

他使用了水泡車,藍色的東西呢,這裡面它加上了一些化學藥物,碰到了人的皮膚你洗不掉,同時有這種燒傷感。水泡車同樣是在8月29日,所謂的香港軍人換防之後,出現在香港街頭。那這張照片就顯得非常的特別,香港替天行道、反共抗暴,這是唯一的一條黃的條幅。時代革命、光復香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為自由而戰。從精神的角度來講,從抗爭的理念角度來講,那這張照片就顯得非常的,我個人覺得非常的優秀。你可以把它,很可能成為一種年度,如果它去競爭年度獎的話,很具有代表性。下面是警察權力者,那上面只剩下記者,個別的記者。

而整個他們抗爭的訴求,跟他們在這場運動中,抗議者的內在的、心態的、理念的表達淋漓盡致,特別是反共抗暴乃替天行道,跟天滅中共與神同行是一樣的。這是警察現場抓捕的鏡頭,很顯然這是一個女孩子,戴著眼鏡到了邊上,這完全是一種暴政的概念,你可以看看這邊上站著都是警察對吧,三個男人打女人,跟黨在一起的基本都是這個鏡頭。三個男人打女人,他們老強大了,就跟習近平在天安門廣場,他可以表現出那個樣子。往往暴政極權在它敗落時,都會出現類似的場面。

那這張照片就顯得很特別,英皇鐘錶珠寶,這是香港地區的特點,它是一個金融、商業、消費、享樂的城市,而在今天的香港,就變成現在這樣。你可以叫四處放火四處紙張,下面的紙張不是一般的紙張,是給習近平、林鄭月娥扔的那種冥幣,盼他們去死去。那放火,放火就很難說是誰放的火了,在29日的時候,速龍小隊香港的警察,和大批的警察扮演成抗議者,那天就有開槍,被真正抗議的人發現了他們。他們從銅鑼灣地鐵站出來,放完火在銅鑼灣地鐵站的入口處,放完火之後從裡頭跑出來。被旁邊的街坊,旁邊的街坊的意思就是,不是一個正經八百的抗議者,類似旁觀的被街坊看到是他們幹的。

那這樣的鏡頭就極具戲劇化、電影化,放的火這應該是某些建築商的東西被推倒,上面是警察,警察站在至高點,那下面是抗議的人。這是拿著雨傘抗議的人,那這些人可能就被他們稱為叫做勇武派的人,他們帶著自己手裡的東西背著包,有些人拿著燃燒彈。 所謂的燃燒彈是網上能夠學下來,用甘油做的。這些人為什麼要用這個燃燒彈?在7月21日的時候,最早使用燃燒彈的一個人,在跟記者介紹的時候。7月21日在元朗暴徒打了,毫無差別打了襲擊路人,而同時間在上環,就是21日我們知道抗議的人,把中聯辦的國徽給毀了,那是中環,距離一站之地叫做上環,都是它的市中心。

在上環警察在過街天橋上,直接向抗議者開槍。在開槍在追捕抗議者的過程中,有一個人仍了催淚彈是什麼東西,結果把旁邊的雜物一下就給打著了,這是警察自己幹的,在打著的時候警察就自己嚇得往後跑。最早製作燃燒彈的人,他是當時在現場,看到了那一幕,後來他就明白了,他就學做燃燒彈,每一次出去要帶7、8個到10個。幹嘛使?當警察衝過來的時候,他保護其他的那些和平抗議的人,他用燃燒彈阻擊警察,他永遠是在抗議的最前線,在撤退的最後面。

那好這一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