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曉輝:當代人類的天書(一)

--讀《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前言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是一部解開近現代人類密碼的巨著,是認識紛繁複雜的當今人類社會難題的金鑰匙,是一本現代人類的警言集,是人可以讀懂的一部白話「天書」。

這本書揭示了自有人類以來,所有預言家、各種宗教所預示的人類進入二十一世紀的「末法時期」,面對魔鬼利用人的弱點,引誘和控制人類而導致的世風日下、道德淪喪、人心不古,以至於對人類未來「無解」時期,而展現給人類的全面、詳盡、真實的答案;更為重要的是,面對魔鬼毀滅人類的過程中,導致人的靈魂面臨著永恆歸宿的選擇。

由於篇幅所限,本文僅從宗教信仰方面談點體會和理解。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書中道出了大量關於現代人類的警句、箴言,告訴人們:冷靜地識破魔鬼的真實面目,守住心底的善,遵循神給人規定的思想行為標準,重新找回傳統道德與文化,神會幫助人擺脫魔鬼的控制。

該書從一個超越人類普遍認識事物的高度和廣度,揭露了共產主義如何以各種面具、各種手段佔領及操控了我們的世界;向人們揭示了共產主義的本質,是敲向當今世人的一記警鐘。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提醒和告訴人們:

共產主義的本質到底是什麼?它的終極目的又是什麼?共產主義為什麼似乎處處與人類為敵?人類的出路在哪裡?

蘇聯的解體和東歐共產主義政權的垮台,標誌著持續了近半個世紀的東西方兩大陣營間冷戰的結束,很多世人為此感到樂觀,以為共產主義的威脅已經成為過去。

當共產邪靈即將在獰笑中慶祝它的勝利時,絕大多數世人卻認為它走向了失敗。世人處於毀滅的邊緣,卻還蒙在鼓裡。還有比這更危險的境地嗎?」

魔鬼就是共產主義

1. 人背離神

儘管所有的宗教都在一開始就告訴了人類的終極問題,可是從神學院分離出來的,以科學為基礎的哲學背離其主的教導,否認神所告訴人的終極問題,並宣稱哲學的根本問題也就是人類的終極問題,而且這個問題是無解的。導致現代人類的一切理論和學說公然宣告人類不可能知道,也沒有答案關於: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將去哪裡?

由於科學的成果給人帶來的舒適和安逸,滿足了人趨利避害的本能弱點,得到了人類的普遍接受、追求、甚至信仰和崇拜。科學得到了長足而充分的發展,由此而來的生產增長和物質豐富,便產生了新生的資本主義,與此同時,一批影響極大的哲學家、思想家、科學家大量湧現,人類在不斷排神的前提下,以放棄人類道德的自我約束為基礎,出現了一個奇特的怪像:一個宣稱不知道、也無法把人類帶向彼岸的,妄圖取代神的位置的科學和理論,正轟轟烈烈的引領著人類。

直到十九世紀中葉,背離了神的無神論和進化論虛假學說,給共產主義邪靈控制人類提供了良好的條件和肥美的土壤。

2. 共產幽靈乘虛而入

在人類的精神和信仰處於極度虛弱,甚至面臨崩潰之際,一個幽靈,一個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上空遊蕩。它選中了時機、看好了對象、選好了代理人、並為其來到人間做了一系列的鋪墊和理論準備。只要人類開始背離創造自己的神,便會失去神的呵護,就很容易被魔鬼的歪理邪說所欺騙和控制,導致被魔鬼附體而魔變。

社會發展過程中,免不了會出現一些變化和動蕩。本書在緒論談到:「18世紀以來,歐洲歷史進入劇烈動蕩時期,人類道德的整體滑坡給魔鬼造成了可乘之機。它有步驟地顛覆善惡是非標準,灌輸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鬥爭哲學等邪說。它選定了信奉邪教的馬克思作為其人間代理人,於1848年推出《共產黨宣言》,揚言用暴力消滅私有制、階級、國家、宗教和家庭。」

19世紀三四十年代的法國經歷著高速的工業化,巴黎、里昂這些大城市裡擠滿了擁擠的貧民窟,糟糕的工作環境、骯髒的居住點和周期性的經濟蕭條讓巴黎市民就像是乾柴一樣,就等一個火星把他們點燃。1871年馬克思在談到國際共運取得成就時說:「能獲得如此巨大的發展,就是因為全世界的勞動人民越來越受到壓迫,這就是成功的祕密所在。」

3. 共產主義是魔鬼

那麼這個趁虛而入的共產主義幽靈究竟是什麼?它為什麼會在後來的一百七十多年的時間裡,在人類社會攪起如此巨大的驚濤駭浪?《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部書給出了確切的答案:

「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低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它原本是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是一條紅龍。它與仇視正神的撒旦為伍,同時利用各種低靈和魔禍亂人間。這個邪靈的終極目的就是要毀滅人類,在神歸來輓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讓人的道德敗壞到背棄神和傳統,聽不懂神的教誨而導致最終被淘汰。」

暴力和非暴力的共產主義

魔鬼在世界各國、各個不同民族、不同地域、根據不同時期採取不同的手段來欺騙人,通常以多個面貌示人,為了達到其毀滅人類的目的它不擇手段,使盡一切陰謀詭計和邪惡伎倆。

馬克思曾經楊言:「工人總有一天必須奪取政權……但是我們從來沒有斷言,為了達到這一目的,到處都應該採取同樣的手段……必須考慮到各國的制度、風俗和傳統,我們也不可否認,有些國家,像美國、英國——如果我們對你們的制度有更好的了解,也許還可以加上荷蘭,——工人可能用和平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 當然這裡的「工人」絕不是真正的工人,而是被共產邪靈附體,用仇恨挑動起來破壞和鬧事的人。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告訴人們:

「正如魔鬼有多個名字,共產主義也以不同的面目示人。魔鬼慣用相互對立的表現形式迷惑世人:或為強制極權,或鼓吹民主;或為計劃經濟,或為市場經濟;或是全面的言論管制,或是極端的言論自由;在一些國家反對同性戀,在另外一些國家推動同性戀合法化;有時大肆破壞環境,有時鼓譟環境保護,不一而足。它可以主張暴力革命,也可以信奉和平演變。它可以表現為一種政治經濟制度,也可以表現為藝術文化思潮。它可以表現為純粹的理想主義,也可以表現為冷血的陰謀權術。共產極權國家只是魔鬼的一種表現形態,絕非其唯一的表現形態;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只是其歪理邪說的一部分,絕非其邪說的全部。」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西方資本主義國家進入了一個和平發展時期,反法西斯鬥爭中壯大起來的左翼力量——共產黨和社會民主黨,有的稱社會黨、工黨、工人社會黨等黨派的力量則日益增長,有些國家開啓了讓社會民主黨上台執政,實行改良主義。客觀上為西歐各國共產黨提供了開展「合法的」非暴力共產主義運動的有利條件。

在東方,中華民國剛剛從落後的幕落王朝時期脫胎出來,新生的民國又因為抗日戰爭的創傷極度虛弱,因此魔鬼採取的是暴力手段把國家當成進攻的目標,直接奪取政權,最後在蘇共的支持下於1949年中共竊取了政權。

從此魔鬼開啓了東西方同時佈局,分別應用暴力和非暴力的手段,實施其毀滅人類的計劃。

「共產主義魔鬼在西方使用了十分複雜多樣的面具,打著各種不同的旗號,讓人防不勝防。自由主義、進步主義、法蘭克福學派、新馬克思主義、批判理論、反文化運動、和平反戰運動、性解放運動、同性戀合法化運動、女權主義、環保主義、社會公正、政治正確、經濟上的凱恩斯主義、各種前衛藝術流派、多元文化運動等等,這些流派或運動,或來源於共產主義,或被共產主義所利用,來實現其邪惡目的。」

魔鬼反神、排神、篡上神位

1. 毀滅人類道德和傳統文化

共產黨的《國際歌》唱道:「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這幾乎成了反神、排神的宣言書,在共產黨的會議上不斷播放。在實現所謂共產主義目標的同時,魔鬼自己篡奪神位,一代代魔鬼的代理人高高的坐在神的位置上向黨徒和控制的人發號施令。

人類任何民族留下的傳統文化或宗教都一致的告訴人:人是神按照自己的樣子創造的。從上帝、女媧用泥土造人,到神佛、普羅米修斯與其他不同神創造了不同民族的人……;更為重要的是,神在造人的同時給人也制定了人的行為準則和規範,這就是人的「道德」,也是人賴以生存的法則。由此人類的不同民族的祖先都是按照神的旨意創造了各自的文明,留下了各自燦爛的傳統文化。

該書的信仰篇談到:「世界上幾乎所有民族都有其遠古的神話、傳說,告訴世人當初該民族的神是如何按照自己的形象造就了該民族的人,並為人奠基道德和文化,也給信神的人留下一條回歸天國的路。在東方及西方,有女媧造人、耶和華造人等記載和傳說。神也清楚地告誡人們,人必須遵守神的誡命,否則神會懲罰人。當人類出現大面積的道德敗壞時,神也會出手毀掉人,以保持宇宙的純潔。全世界諸多民族都有關於大洪水毀滅文明的傳說,有的十分詳實。」

人們知道,要毀掉一個民族,首先要毀掉這個民族的文化和傳統,因為任何民族的傳統文化,都是這個民族的創世神所傳給他們的,因此民族的傳統文化就是這個民族與神聯繫的紐帶。

對於魔鬼毀滅中華民族傳統文化,這部書中講到:「中華古國,道家修煉源遠流長。二千五百多年前老子留下的五千言《道德經》,是道家修煉的經典。《道德經》不光在東方國度裡廣為流傳,很多西方國家也將其翻譯成本國文字。但文革中老子被批為虛偽,《道德經》則被稱為「封建迷信」。

儒家的核心思想是「仁、義、禮、智、信」,孔子給後世留下了做人的道德規範。文革中,北京造反派率領紅衛兵到曲阜,大肆破壞、燒毀古書,砸毀包括孔子墓碑在內的歷代石碑近千座。1974年中共又再次開展「批林批孔」運動,儒家入世為人的傳統思想、道德準則,在人們心中變得一錢不值。

更慘絕人寰的是1999年7月,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大法及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迫害,甚至邪惡至極地活摘大法修煉者的器官,犯下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

中國幾千年的傳統文化、道德觀念、修煉信仰在短短的幾十年中,被中共幾乎毀壞殆盡。隨之而來的是,世人不信神、背離神,精神空虛、道德敗壞,世風日下。

《共產黨宣言》揚言:「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同傳統的所有制關係實行最徹底的決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發展進程中要同傳統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信仰篇告訴人們:

「世界各國普遍地對他們的偉大祖先和君主十分崇敬,珍視他們的傳統。同樣道理,中國的聖哲先賢留下了輝煌的文化,是中國與世界的寶貴財富,理應受到後世的景仰。但在中共及其無恥文人看來,中國古代的帝王將相、才子佳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如此侮辱自己民族的祖先,在世界歷史上都是絕無僅有的。中國人被共產邪黨帶領著反神、滅祖,毀滅文化,走在一條極其危險的不歸路上。」

失去了自己的祖先和傳統便失去了根。為了鞏固其對傳統文化的毀滅,中共從教育開刀。書中談到:「中共建政之後,迅速完成了教育的國有化,把共產黨文化作為教科書的基本內容,把幾代中國人培養成了好勇鬥狠的狼崽子。」

魔鬼毀滅人類的手段,書中準確的道出了事實和真相:「人是神性和魔性同在、既可道德墮落又可道德提升的生命。信神的人都知道,一個有道德追求的人,他的正念正行會得到神的眷顧,神會加持他的正念,神也會幫助他的正行,神更會為他創造奇跡;同時,神會提高他的道德層次,使他成為更加高尚的人,直至回歸天國。然而,一個道德低下的人,一個充滿私慾、貪婪、愚昧、狂妄無知的人,他的惡念惡行不可能得到神的認可;相反,魔鬼會加強他的狂妄無知,加重的他的私慾、惡念,更會操縱利用他的惡行造業,貽害人間,使他道德持續下滑,直至墮落地獄。當人類社會的道德水準普遍下降,魔鬼就會推波助瀾,以各種方式肆意操控利用人們的惡念惡行,以徹底毀滅人類。」

(未完待續)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