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晓辉:当代人类的天书(一)

--读《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前言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是一部解开近现代人类密码的巨著,是认识纷繁复杂的当今人类社会难题的金钥匙,是一本现代人类的警言集,是人可以读懂的一部白话“天书”。

这本书揭示了自有人类以来,所有预言家、各种宗教所预示的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末法时期”,面对魔鬼利用人的弱点,引诱和控制人类而导致的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人心不古,以至于对人类未来“无解”时期,而展现给人类的全面、详尽、真实的答案;更为重要的是,面对魔鬼毁灭人类的过程中,导致人的灵魂面临着永恒归宿的选择。

由于篇幅所限,本文仅从宗教信仰方面谈点体会和理解。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书中道出了大量关于现代人类的警句、箴言,告诉人们:冷静地识破魔鬼的真实面目,守住心底的善,遵循神给人规定的思想行为标准,重新找回传统道德与文化,神会帮助人摆脱魔鬼的控制。

该书从一个超越人类普遍认识事物的高度和广度,揭露了共产主义如何以各种面具、各种手段占领及操控了我们的世界;向人们揭示了共产主义的本质,是敲向当今世人的一记警钟。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提醒和告诉人们: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苏联的解体和东欧共产主义政权的垮台,标志着持续了近半个世纪的东西方两大阵营间冷战的结束,很多世人为此感到乐观,以为共产主义的威胁已经成为过去。

当共产邪灵即将在狞笑中庆祝它的胜利时,绝大多数世人却认为它走向了失败。世人处于毁灭的边缘,却还蒙在鼓里。还有比这更危险的境地吗?”

魔鬼就是共产主义

1. 人背离神

尽管所有的宗教都在一开始就告诉了人类的终极问题,可是从神学院分离出来的,以科学为基础的哲学背离其主的教导,否认神所告诉人的终极问题,并宣称哲学的根本问题也就是人类的终极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导致现代人类的一切理论和学说公然宣告人类不可能知道,也没有答案关于: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去哪里?

由于科学的成果给人带来的舒适和安逸,满足了人趋利避害的本能弱点,得到了人类的普遍接受、追求、甚至信仰和崇拜。科学得到了长足而充分的发展,由此而来的生产增长和物质丰富,便产生了新生的资本主义,与此同时,一批影响极大的哲学家、思想家、科学家大量涌现,人类在不断排神的前提下,以放弃人类道德的自我约束为基础,出现了一个奇特的怪像:一个宣称不知道、也无法把人类带向彼岸的,妄图取代神的位置的科学和理论,正轰轰烈烈的引领着人类。

直到十九世纪中叶,背离了神的无神论和进化论虚假学说,给共产主义邪灵控制人类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和肥美的土壤。

2. 共产幽灵乘虚而入

在人类的精神和信仰处于极度虚弱,甚至面临崩溃之际,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上空游荡。它选中了时机、看好了对象、选好了代理人、并为其来到人间做了一系列的铺垫和理论准备。只要人类开始背离创造自己的神,便会失去神的呵护,就很容易被魔鬼的歪理邪说所欺骗和控制,导致被魔鬼附体而魔变。

社会发展过程中,免不了会出现一些变化和动荡。本书在绪论谈到:“18世纪以来,欧洲历史进入剧烈动荡时期,人类道德的整体滑坡给魔鬼造成了可乘之机。它有步骤地颠覆善恶是非标准,灌输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斗争哲学等邪说。它选定了信奉邪教的马克思作为其人间代理人,于1848年推出《共产党宣言》,扬言用暴力消灭私有制、阶级、国家、宗教和家庭。”

19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法国经历著高速的工业化,巴黎、里昂这些大城市里挤满了拥挤的贫民窟,糟糕的工作环境、肮脏的居住点和周期性的经济萧条让巴黎市民就像是干柴一样,就等一个火星把他们点燃。1871年马克思在谈到国际共运取得成就时说:“能获得如此巨大的发展,就是因为全世界的劳动人民越来越受到压迫,这就是成功的秘密所在。”

3. 共产主义是魔鬼

那么这个趁虚而入的共产主义幽灵究竟是什么?它为什么会在后来的一百七十多年的时间里,在人类社会搅起如此巨大的惊涛骇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部书给出了确切的答案:

“共产主义并非一种思潮、学说,或者在人类寻找出路时一个失败了的尝试。它是魔鬼,亦称共产邪灵,由恨和宇宙低层空间各种败坏物质构成。它原本是一条蛇,到了表层空间的体现形式则是一条红龙。它与仇视正神的撒旦为伍,同时利用各种低灵和魔祸乱人间。这个邪灵的终极目的就是要毁灭人类,在神归来挽救众生的最后关头,让人不信神,让人的道德败坏到背弃神和传统,听不懂神的教诲而导致最终被淘汰。”

暴力和非暴力的共产主义

魔鬼在世界各国、各个不同民族、不同地域、根据不同时期采取不同的手段来欺骗人,通常以多个面貌示人,为了达到其毁灭人类的目的它不择手段,使尽一切阴谋诡计和邪恶伎俩。

马克思曾经杨言:“工人总有一天必须夺取政权……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断言,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到处都应该采取同样的手段……必须考虑到各国的制度、风俗和传统,我们也不可否认,有些国家,像美国、英国——如果我们对你们的制度有更好的了解,也许还可以加上荷兰,——工人可能用和平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 当然这里的“工人”绝不是真正的工人,而是被共产邪灵附体,用仇恨挑动起来破坏和闹事的人。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告诉人们:

“正如魔鬼有多个名字,共产主义也以不同的面目示人。魔鬼惯用相互对立的表现形式迷惑世人:或为强制极权,或鼓吹民主;或为计划经济,或为市场经济;或是全面的言论管制,或是极端的言论自由;在一些国家反对同性恋,在另外一些国家推动同性恋合法化;有时大肆破坏环境,有时鼓噪环境保护,不一而足。它可以主张暴力革命,也可以信奉和平演变。它可以表现为一种政治经济制度,也可以表现为艺术文化思潮。它可以表现为纯粹的理想主义,也可以表现为冷血的阴谋权术。共产极权国家只是魔鬼的一种表现形态,绝非其唯一的表现形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只是其歪理邪说的一部分,绝非其邪说的全部。”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进入了一个和平发展时期,反法西斯斗争中壮大起来的左翼力量——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有的称社会党、工党、工人社会党等党派的力量则日益增长,有些国家开启了让社会民主党上台执政,实行改良主义。客观上为西欧各国共产党提供了开展“合法的”非暴力共产主义运动的有利条件。

在东方,中华民国刚刚从落后的幕落王朝时期脱胎出来,新生的民国又因为抗日战争的创伤极度虚弱,因此魔鬼采取的是暴力手段把国家当成进攻的目标,直接夺取政权,最后在苏共的支持下于1949年中共窃取了政权。

从此魔鬼开启了东西方同时布局,分别应用暴力和非暴力的手段,实施其毁灭人类的计划。

“共产主义魔鬼在西方使用了十分复杂多样的面具,打着各种不同的旗号,让人防不胜防。自由主义、进步主义、法兰克福学派、新马克思主义、批判理论、反文化运动、和平反战运动、性解放运动、同性恋合法化运动、女权主义、环保主义、社会公正、政治正确、经济上的凯恩斯主义、各种前卫艺术流派、多元文化运动等等,这些流派或运动,或来源于共产主义,或被共产主义所利用,来实现其邪恶目的。”

魔鬼反神、排神、篡上神位

1. 毁灭人类道德和传统文化

共产党的《国际歌》唱道:“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这几乎成了反神、排神的宣言书,在共产党的会议上不断播放。在实现所谓共产主义目标的同时,魔鬼自己篡夺神位,一代代魔鬼的代理人高高的坐在神的位置上向党徒和控制的人发号施令。

人类任何民族留下的传统文化或宗教都一致的告诉人:人是神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的。从上帝、女娲用泥土造人,到神佛、普罗米修斯与其他不同神创造了不同民族的人……;更为重要的是,神在造人的同时给人也制定了人的行为准则和规范,这就是人的“道德”,也是人赖以生存的法则。由此人类的不同民族的祖先都是按照神的旨意创造了各自的文明,留下了各自灿烂的传统文化。

该书的信仰篇谈到:“世界上几乎所有民族都有其远古的神话、传说,告诉世人当初该民族的神是如何按照自己的形象造就了该民族的人,并为人奠基道德和文化,也给信神的人留下一条回归天国的路。在东方及西方,有女娲造人、耶和华造人等记载和传说。神也清楚地告诫人们,人必须遵守神的诫命,否则神会惩罚人。当人类出现大面积的道德败坏时,神也会出手毁掉人,以保持宇宙的纯洁。全世界诸多民族都有关于大洪水毁灭文明的传说,有的十分详实。”

人们知道,要毁掉一个民族,首先要毁掉这个民族的文化和传统,因为任何民族的传统文化,都是这个民族的创世神所传给他们的,因此民族的传统文化就是这个民族与神联系的纽带。

对于魔鬼毁灭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这部书中讲到:“中华古国,道家修炼源远流长。二千五百多年前老子留下的五千言《道德经》,是道家修炼的经典。《道德经》不光在东方国度里广为流传,很多西方国家也将其翻译成本国文字。但文革中老子被批为虚伪,《道德经》则被称为“封建迷信”。

儒家的核心思想是“仁、义、礼、智、信”,孔子给后世留下了做人的道德规范。文革中,北京造反派率领红卫兵到曲阜,大肆破坏、烧毁古书,砸毁包括孔子墓碑在内的历代石碑近千座。1974年中共又再次开展“批林批孔”运动,儒家入世为人的传统思想、道德准则,在人们心中变得一钱不值。

更惨绝人寰的是1999年7月,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大法及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甚至邪恶至极地活摘大法修炼者的器官,犯下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

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道德观念、修炼信仰在短短的几十年中,被中共几乎毁坏殆尽。随之而来的是,世人不信神、背离神,精神空虚、道德败坏,世风日下。

《共产党宣言》扬言:“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信仰篇告诉人们:

“世界各国普遍地对他们的伟大祖先和君主十分崇敬,珍视他们的传统。同样道理,中国的圣哲先贤留下了辉煌的文化,是中国与世界的宝贵财富,理应受到后世的景仰。但在中共及其无耻文人看来,中国古代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如此侮辱自己民族的祖先,在世界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中国人被共产邪党带领着反神、灭祖,毁灭文化,走在一条极其危险的不归路上。”

失去了自己的祖先和传统便失去了根。为了巩固其对传统文化的毁灭,中共从教育开刀。书中谈到:“中共建政之后,迅速完成了教育的国有化,把共产党文化作为教科书的基本内容,把几代中国人培养成了好勇斗狠的狼崽子。”

魔鬼毁灭人类的手段,书中准确的道出了事实和真相:“人是神性和魔性同在、既可道德堕落又可道德提升的生命。信神的人都知道,一个有道德追求的人,他的正念正行会得到神的眷顾,神会加持他的正念,神也会帮助他的正行,神更会为他创造奇迹;同时,神会提高他的道德层次,使他成为更加高尚的人,直至回归天国。然而,一个道德低下的人,一个充满私欲、贪婪、愚昧、狂妄无知的人,他的恶念恶行不可能得到神的认可;相反,魔鬼会加强他的狂妄无知,加重的他的私欲、恶念,更会操纵利用他的恶行造业,贻害人间,使他道德持续下滑,直至堕落地狱。当人类社会的道德水准普遍下降,魔鬼就会推波助澜,以各种方式肆意操控利用人们的恶念恶行,以彻底毁灭人类。”

(未完待续)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