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共恐嚇香港人的三種方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這個週末的時候呢,香港中文大學一個姓吳的學生,在與校長在對話當中,公開站出來作證,作為證人作證。自己在8月31日太子站被抓,被抓之後呢關到了新屋嶺,遭到了性暴力、性傷害,而且指控其他更多的人遭受了,甚至遭受了那種不分性別的性虐待,男女都有。

我們看到已暴露的視頻當中,有關警察施以暴力的視頻當中,同樣是奔下三路去, 男女通殺。所以這是一個在中國的歷史當中,你可以看到,在任何一個朝代完結的時候,鬼上身之後人們會自然的反應。擁有公權力的人,利用自己的權力,自然的反應,這是一種生命的表現。

所以在一個星期,大概兩個星期之後,路透社說駐港部隊兵力增加到1萬5。從那之後,香港警察出現了很特別的變化。你會在街頭看到很多類似這樣,一組一組的蒙面的沒有任何分號的,沒有任何委任狀的警察。在此之前不是,在此之前有任何一隊警察出來,都有明確的指揮,現場的警司指揮,那現場警司指揮通常不蒙面,執行任務的警察蒙面。而現場的警察當時大多都穿,一線警察穿藍衣服。

現在不是,全都沒了,全是綠軍裝,深藍色的警服不見。而現場指揮的警察,你比如說有3個比較有名的高級警司是英國人,那3個英國人在8月31日之後沒人了,不見,永遠不見了,在現場表面哪兒都看不著。

而你看到的就是這麼一群一群的土匪,講著普通話,極其暴力的手法,施加於香港的抗議者,那我們剛才看到的就是這段故事。啥意思,這是今天中共跟林鄭月娥拿出來的政策。它最大的特點就是恐嚇,要把香港人嚇尿了,嚇出屎。那恐嚇的手段是什麼,強姦,性汙辱與強姦和性虐待、輪姦,是最好的恐嚇方式。

另外一個恐嚇方式,以這樣的概念出現香港街頭,告訴香港人今天在香港的警察都是大陸的。那香港警務處的高級官員,就是奴僕,打死他,他也得替我們遮掩,因為他不替我們遮掩,上頭能讓他腦袋落地。

從9月4日開始一直延續到10月分,在香港的海上出現了太多的浮屍,沒人知道他們是誰,死人。另外就是從高樓上掉下來的摔死的,星期五有一個人摔碎了,就是你很難想像人從樓上掉下來摔碎了,胳臂、手離體了,沒人知道他們是誰。

那最新的知道一個,大概在9月16日死了一個女孩子,是裸屍,15歲。實際她是個游泳健將,她是學跳水的,結果在海上弄出來的。香港就是個島嘍,如果說人說那警察如果拋屍的話人會看到。在海裡頭你上哪兒看到,第一個;第二個 警察擁有公權力啊,那香港警察的他有水上警務隊,第二個;第三個,解放軍駐香港兵營大概十幾個,很多靠海邊的。

那為什麼不讓這些人消失,非要讓屍體出來?嚇死香港人。他讓屍體出去,香港警察不會破案的,那被嚇的全是香港人,所以殺人的是習近平,這是第二個。所以他有三種恐嚇嘍,強姦、街頭的狂躁暴力,和死屍的即時出現,這是採取了三個方式。而蒙面法就會給抗議人帶來更大的難處,會給警察帶來更大的暴力的這種權利,會營造更大的社會層面的恐嚇。

——摘選《石濤評論》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