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習近平尼泊爾放狠話透出的信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習近平在訪問尼泊爾期間,突然放出了兩句狠話。10月13日,大陸各級官媒和其它門戶網站紛紛突出刊登這兩句話:「任何人企圖在中國任何地區搞分裂,結果只能是粉身碎骨;任何支持分裂中國的外部勢力,只能被中國人民視為痴心妄想。」

在港人不畏暴力打壓持續抗爭並獲得美國等西方國家政要、民眾支持之際,在中美貿易談判以中方的讓步達成第一階段協議之時,在新疆公安局和八家中國公司以及新疆官員剛剛被美國列入制裁黑名單,在習近平於閱兵第二天即發出防止禍起蕭牆之音後,在中共備受關注的四中全會即將召開和美國國會即將通過《香港人權法案》前,習近平在外訪時放出如此狠話顯然是不尋常的,中共媒體全部刊登也是不尋常的。

根據今年7月中共發布的國防白皮書,藏獨、台獨以及東突等被列為「分裂勢力」,列在威脅國家安全的行列。白皮書中還稱「如果有人膽敢將台灣分裂出去,中國軍隊將準備發動戰爭」。而隨著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升級,尤其是在《禁蒙面法》推出後,有民眾公開在大街上宣讀《香港臨時政府宣言》,中南海眼中的「分裂勢力」中當前最受關注的應該是「港獨」。因此,習近平的狠話首先針對的應該是所謂的港獨,隨後才是所謂的台獨、藏獨和東突等。自然支持「港獨」、「台獨」等的美國國會議員和政要等就是所謂的「支持中國分裂的外部勢力」。

這樣的判斷讓人難免產生疑問:中南海真的了解香港的局勢嗎?還是因為情報系統提供的並非完整的情報誤判?亦或是固守中共的認知角度,認為香港的自由民主對其權力造成了威脅?

不久前,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曾在《外交》雜誌上發表文章,披露了9月初習近平在中共中央黨校的演講中未被公開報導的部分內容。習表示在香港不會動用軍隊,而是讓地方政府和警方來解決危機。他還認為,香港問題的癥結在經濟領域,特別是停滯的收入和飛漲的房價,而非政治問題,即「經濟發展是解決香港今天所有問題的金鑰匙」。此外,北京依然堅持「一國兩制」不能脫離中共的掌控。對於西方社會對香港爭取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的支持,習近平認為,這是西方勢力想把香港的「高度自治」轉化為「事實上的獨立」,目的是阻止所謂的「中國崛起」。

無疑,習9月對香港局勢的認知與真實的情況南轅北轍,事實上,大多數港人希望維持的是中共承諾的「一國兩制」下香港的特殊地位,而所謂的西方勢力支持香港獨立也缺乏足夠的證據支撐,曾被官媒宣傳的美國CIA發錢給港人也被證明是虛假消息。由此筆者推斷,習最新放出的狠話雖然也有著其固守中共的認知角度,但更可能的是其基於情報部門或中央政策研究室有意突出的「港獨」的情報和分析。因為圍繞在其周圍的高官們,或是江派人馬,或是明哲保身之輩。前者暗中禍亂香港,同時提供大量虛假情報,引習誤判;後者選擇沉默,不敢告知真實情況,以免傷及自身。

而且極有可能,習近平看到的有關香港、台灣的片面情報觸怒了他,所以才發狠稱任何人搞分裂,必將「粉身碎骨」;任何支持分裂的外部勢力,只能是「痴心妄想」。這似乎在暗示北京不排除在香港台灣問題上採取更加強硬姿態。

那些中共要讓他們「粉身碎骨」的「任何人」,除了指香港、台灣等地公開或不公開抗議的重點人物外,習近平之語或許也在警告中共黨內涌動的暗流。這與習在「十一」閱兵式後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將有「防止禍起蕭牆」詞句的昔日講話祭出的功用是一致的,那就是習或許已經察覺到黨內有人在搞動作,其在黨內權威正受到挑戰,所以習要加大整肅力度,確保自己的權力,尤其防止四中全會有人興風作浪。在習看來,對於這樣的人,刮骨療傷已不足夠,而是要讓他們粉身碎骨。這些人究竟是誰,估計漸漸會浮出水面。

不僅如此,習的震怒同樣指向了那些支持香港、台灣、新疆、西藏等爭取自由民主的「外部勢力」,或許說是「反華勢力」、「敵對勢力」。這樣的說法其實一點也不新鮮。從過往發生的事情看,中共某些人一遇到說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和不願面對的真相,就會拿「敵對勢力」說事,好像只要扣上了這個大帽子,一切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一切真相都不必去澄清,一切責任都無需去承擔,中共的情報部門非常善於此類操作。而被扣上這樣的「敵對勢力」帽子的不僅有海外的民運人士或組織,也包括各類信仰者、公民組織,以及各國政府、國會批評中共的正義聲音。

至於這些「外部勢力」是不是被中國人民視為痴心妄想,當然也不是中共說了算的。要知道,很多中國人是舉雙手歡迎這些「外部勢力」拯救中國人於水火之中的。而且,當今世界自由民主已是大勢,任何阻擋這個歷史潮流的,哪怕是傾一國之力阻擋的中共,也不過是螳臂擋車。

筆者認為,習近平在此多事之秋對內對外發出這樣的警告之音,足可以說明,內外交困下的中共政權已到了相當危急的地步,引爆中共政权最后解体的事件可能在不经意的时刻出现。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