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扶貧神話」被戳破?李田田事件太敏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22日訊】湖南湘西土家族鄉村女教師李田田,因批評地方官員的形式主義而遭打壓,事件牽出更深內幕。戳破了習近平所聲稱的絕對貧困問題即將得到解決的脫貧神話。

日前,25歲的湘西土家族鄉村女教師李田田發表一篇題為「一群正被毀掉的鄉村孩子」的文章,文中稱,學校為了應付頻繁的上級檢查,隔兩天就要帶學生大掃除,「停課掃地」已是常態,在這些形式主義的背後,真正被犧牲的是學生。

做為偏遠地區的老師,李田田說,她身上還有5個貧困戶的扶貧任務,必須時常與他們聯繫,計算他們的收入、收集整理訊息、填寫各種資料等。有幾次,為了上級檢查,老師不得不停課去政府加班。

她質問,「我們把那400多個學生置於何地?把教育置於何地?」

事後,李田田在微信朋友圈說,自己因此被教育局官員要求連夜進城約談,驚嚇中在微信求助。事件引發輿論廣泛關注。

湖南湘西自治州永順縣官方10月20日通報稱,已成立由縣紀委監委牽頭的調查組,對李田田及媒體反映的問題進行調查。

扶貧工作话题敏感

21日,微信公眾號「半月談」稱,李田田所任教的課程被減掉一半,外出行程需向領導匯報,李田田表示,自己的壓力真的很大。

報導說,當地官方表態將整頓永順鄉村教育現狀的話音未落,李田田再被打壓,如此矛盾割裂,令人懷疑當地整改的誠意,報導質疑當地教育行政部門官僚主義及形式主義「中毒」過深。

中共黨媒則於20日到21日發出多篇評論表示「戳破形式主義泡沫、還需更多李田田」,但對於當前扶貧工作參雜了多少形式主義基本沒提。

海財經大學副教授曹東勃在新京報刊文說,李田田文中所指出的頻繁迎檢,不是某一個具體的評估項目壓力,而是一些貧困地區在精準脫貧過程最後的收尾階段,所面臨的一種整體性草木皆兵、如履薄冰的氛圍。

中央社報導說,從陸媒反應來看,很多人對官僚體系中的形式主義,都有一肚子話想說,但遇到扶貧這樣重要的政策,官媒評論顯得小心翼翼。

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公眾號俠客島刊文,雖坦言農村中小學歷來是形式主義的重災區,但也強調:貧困地區的脫貧工作具有較強的政治性,各單位和黨政官員都要配合中心工作,是不能討價還價的。

文章說,按照李田田的描述,應該是當地的脫貧攻堅工作到了最關鍵時刻,要接受第三方評估和擺脫貧困縣頭銜的檢查。

2020年是習近平宣示在「確保貧困人口如期脫貧」的目標。本月17日,習再次稱,「絕對貧困問題,即將歷史性地得到解決,這將為全球減貧事業作出重大貢獻」。

中共的脫貧神話早已成泡沫

事实上,習近平的脫貧神話早已經被戳破。

早在2015年11月23日,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時,審議通過《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提出5年內實現脫貧,扶貧開發工作被指為「啃硬骨頭」。

2017年10月,十九大上,習近平又表示,將脫貧列為主要目標,2020年實現農村貧困人口全數脫貧。

習近平也曾在中紀委會議上強調,要緊盯脫貧領域,嚴查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

儘管習近平對「脫貧」下了死命令,並樂觀的表示絕對貧困問題,即將歷史性地得到解決,然而連黨媒都不看好。

去年3月《人民日報》曾罕見刊文,揭示扶貧領域亂象,文中說,雖然習近平緊盯脫貧領域,但扶貧官員的貪腐行為,仍屢禁不止。

《經濟學人》分析說,中共官員貪腐、浪費等惡習,將會讓中國有很大一部分地區永遠無法脫離貧窮,甚至許多困難戶的補助得靠關係才拿得到。

另一方面,來自中共中央的大量補助款,反而滋生了地方政府「搶着變窮」的怪現象。因為被列入名單後,他們每年就可得到高達5.6億的補助。而許多地方政府一旦拿到了資金,不是將扶貧款貪污私吞,就是浪費在形象工程上,而非協助民眾脫貧。

這樣也導致號稱經濟大國的中國,在全球極度貧窮人口中,位列第二,僅次於印度。

李克強在2015年兩會也公開承認,如果按照世界銀行的標準,中國還有近2億貧困人口。

此前,港媒報導稱,北京當局大舉扶貧的結果是「百姓愈扶愈貧,豪強卻愈來愈多」,最後造成貧富懸殊更加嚴重。

有學者認為,中國社會貧富懸殊若繼續擴大下去,中共會像南斯拉夫那樣分崩離析。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