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扶贫神话”被戳破?李田田事件太敏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22日讯】湖南湘西土家族乡村女教师李田田,因批评地方官员的形式主义而遭打压,事件牵出更深内幕。戳破了习近平所声称的绝对贫困问题即将得到解决的脱贫神话。

日前,25岁的湘西土家族乡村女教师李田田发表一篇题为“一群正被毁掉的乡村孩子”的文章,文中称,学校为了应付频繁的上级检查,隔两天就要带学生大扫除,“停课扫地”已是常态,在这些形式主义的背后,真正被牺牲的是学生。

做为偏远地区的老师,李田田说,她身上还有5个贫困户的扶贫任务,必须时常与他们联系,计算他们的收入、收集整理讯息、填写各种资料等。有几次,为了上级检查,老师不得不停课去政府加班。

她质问,“我们把那400多个学生置于何地?把教育置于何地?”

事后,李田田在微信朋友圈说,自己因此被教育局官员要求连夜进城约谈,惊吓中在微信求助。事件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湖南湘西自治州永顺县官方10月20日通报称,已成立由县纪委监委牵头的调查组,对李田田及媒体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

扶贫工作话题敏感

21日,微信公众号“半月谈”称,李田田所任教的课程被减掉一半,外出行程需向领导汇报,李田田表示,自己的压力真的很大。

报导说,当地官方表态将整顿永顺乡村教育现状的话音未落,李田田再被打压,如此矛盾割裂,令人怀疑当地整改的诚意,报导质疑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官僚主义及形式主义“中毒”过深。

中共党媒则于20日到21日发出多篇评论表示“戳破形式主义泡沫、还需更多李田田”,但对于当前扶贫工作参杂了多少形式主义基本没提。

海财经大学副教授曹东勃在新京报刊文说,李田田文中所指出的频繁迎检,不是某一个具体的评估项目压力,而是一些贫困地区在精准脱贫过程最后的收尾阶段,所面临的一种整体性草木皆兵、如履薄冰的氛围。

中央社报导说,从陆媒反应来看,很多人对官僚体系中的形式主义,都有一肚子话想说,但遇到扶贫这样重要的政策,官媒评论显得小心翼翼。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公众号侠客岛刊文,虽坦言农村中小学历来是形式主义的重灾区,但也强调:贫困地区的脱贫工作具有较强的政治性,各单位和党政官员都要配合中心工作,是不能讨价还价的。

文章说,按照李田田的描述,应该是当地的脱贫攻坚工作到了最关键时刻,要接受第三方评估和摆脱贫困县头衔的检查。

2020年是习近平宣示在“确保贫困人口如期脱贫”的目标。本月17日,习再次称,“绝对贫困问题,即将历史性地得到解决,这将为全球减贫事业作出重大贡献”。

中共的脱贫神话早已成泡沫

事实上,习近平的脱贫神话早已经被戳破。

早在2015年11月23日,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时,审议通过《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提出5年内实现脱贫,扶贫开发工作被指为“啃硬骨头”。

2017年10月,十九大上,习近平又表示,将脱贫列为主要目标,2020年实现农村贫困人口全数脱贫。

习近平也曾在中纪委会议上强调,要紧盯脱贫领域,严查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尽管习近平对“脱贫”下了死命令,并乐观的表示绝对贫困问题,即将历史性地得到解决,然而连党媒都不看好。

去年3月《人民日报》曾罕见刊文,揭示扶贫领域乱象,文中说,虽然习近平紧盯脱贫领域,但扶贫官员的贪腐行为,仍屡禁不止。

《经济学人》分析说,中共官员贪腐、浪费等恶习,将会让中国有很大一部分地区永远无法脱离贫穷,甚至许多困难户的补助得靠关系才拿得到。

另一方面,来自中共中央的大量补助款,反而滋生了地方政府“抢着变穷”的怪现象。因为被列入名单后,他们每年就可得到高达5.6亿的补助。而许多地方政府一旦拿到了资金,不是将扶贫款贪污私吞,就是浪费在形象工程上,而非协助民众脱贫。

这样也导致号称经济大国的中国,在全球极度贫穷人口中,位列第二,仅次于印度。

李克强在2015年两会也公开承认,如果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中国还有近2亿贫困人口。

此前,港媒报导称,北京当局大举扶贫的结果是“百姓愈扶愈贫,豪强却愈来愈多”,最后造成贫富悬殊更加严重。

有学者认为,中国社会贫富悬殊若继续扩大下去,中共会像南斯拉夫那样分崩离析。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