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人葬身集裝箱 揭祕中國偷渡客的死亡之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26日訊】英國警方日前在一輛貨櫃車內發現39具屍體,並證實死者多數是中國公民,初步調查相信他們匿藏於冷凍貨櫃內在-25℃環境下凍死。有媒體聯想到20年前前往英國的58名中國人被悶死事件,揭祕中國偷渡客的死亡之旅。

裝載着39具屍體的救護車隊,10月24日晚間在警方護送下離開港口。這樁10月23日發生在英格蘭東南部艾塞克斯貨車集裝箱的集體命案震驚國際。

25歲北愛爾蘭男司機魯濱遜(Mo Robinson)23日凌晨于格雷斯市沃特萊德工業園打開貨櫃取文件時,驚見這些死屍,於是報警。警員到場後,確認貨櫃內共有38具成人和一具青年的屍體,無人生還,遂以涉嫌謀殺拘捕司機,並封鎖整個工業村調查。

至24日,警方確認死者多是中國公民,一共31男8女,其中一名為女童。英國媒體稱,他們在零下25度左右的集裝箱內至少待了15個小時被凍死。

英國首相鮑裡斯·約翰遜稱這一事件是「不可想像的悲劇」,「人類中所有這樣的商人都應該被追捕並繩之以法。」

英國紅十字會緊急通訊代表馬修·卡特說,無法用語言來形容這場悲劇有多大,「39人覺得沒有比坐進這輛卡車後面更好的選擇了,很明顯,這場悲劇已經以絕對悲劇收場了」。

25歲的卡車司機莫里斯·羅賓遜來自英國北愛爾蘭阿馬郡,從事卡車運輸工作5年。 事發後,羅賓遜的父親拒絕媒體採訪,親戚也表示「很長時間沒有他的消息」。

據《每日郵報》報導,警方正在調查39名死者,是否被一個來自北愛爾蘭的犯罪團伙販運到英國,然後將他們作為奴隸賣給美甲店、妓院、按摩院、餐館等。

目前警方已突襲了北愛爾蘭的3處房產。

據BBC報導,許多國會議員在下議院推測,這一事件與人口販運有關,但警方尚未證實這一說法。

中國人搏命偷渡海外

然而集裝箱對偷渡者來說不陌生,曾是搏命的賭注。

2000年,英國多佛港一輛卡車的後部發現了58具中國人屍體。白色奔馳卡車上的集裝箱是一個製冷裝置,噴出的空氣是溫暖的,散發着惡臭。

58具屍體雜亂地躺在七箱西紅柿中間的金屬地板上。這成了一位警察「揮之不去的噩夢」。

當年的那輛卡車同樣從比利時的澤布呂赫開來。由於司機在應付警察檢查後,沒有打開通氣口,60名偷渡者中58人窒息而死,他們大部分來自福建福清和長樂等地。

「九十年代那會兒這種事不罕見。」已經合法移民海外的福建人林震說,集裝箱是偷渡者們最依賴的偷渡工具,最大的長13米多,裡面通常裝三四十人。

貨輪上,偷渡者們吃喝拉撒都在裡面,往往要在海上漂一個多月,乾糧提前帶好,水後續有人提供,無論發生什麼也無法和外界溝通。「人很容易被憋死,但你既然選了偷渡這條路,一旦上了船,命就不是你的了。」

2000年多佛慘案過去數年後,58名中國人的同鄉們,依然沒有停止他們的旅行。

人蛇集團鋌而走險

10月23日,有大陸微信公號撰文介紹,49歲的長樂蛇頭許姐,曾在2002年組織4人偷渡出國。其中3人準備從深圳出境偷渡英國,支付了37萬元,但均未成功。

另一個人通過商務考察簽證前往俄羅斯再轉道偷渡比利時後,許姐收到了其家屬支付的13萬元費用。10年後,她被福建警方逮捕。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半。

許姐只是這個龐大偷渡組織中的一環,她的上線「阿東」,案發時依然身份不明。類似的團伙組織中,不乏泰國、中國台灣等境外人員。

以「偷渡」和「英國」為關鍵詞,《極晝》在裁判文書網裡檢索出十份判決書,蛇頭們大多來自福建,小學或初中文憑,沒有固定職業,選用的模式大體相同,在拿到押金後,將人帶出國境,並與偷渡客的親人辦理聯名存款,事成後,就可收到尾款。

來自福建福清市的老張綽號「矮子」,小學畢業,沒有固定職業。2018年2月,「矮子」收取了2名人員的護照、身份證複印件等材料,交與了另一名同案人。一個多月後,相關手續辦好,定價25萬元。

偷渡客拿到了土耳其簽證和偽造的澳門居民護照,聽從「引導員」的安排,先在上海浦東機場出境至土耳其,再乘機偷渡入境英國。

蛇頭走的路線各不相同。有人從廣州出境前往約旦,最終成功偷渡到了英國;有人以旅遊為名義,從大陸轉道澳門乘機,再前往馬來西亞轉機;還有人選擇出境澳門後轉道韓國,再入境英國。

在福建,每個人或多或少都能講出些跟偷渡有關的故事。林震是福州福清人,40來歲,家族裡的「偷渡傳奇」是遠房表哥。1990年代末,表哥被蛇頭帶去英國,三個多月杳無音訊。

後來表哥從英國打電話來報平安,描述了偷渡路線:走沙漠到俄羅斯,從俄羅斯轉東歐小國,一路走走躲躲,交通工具坐了個遍,甚至有拖拉機,路線幾乎橫穿整個亞歐大陸。

偷渡者通常都會被「倒賣」好幾手。林震回憶,每個「站點」都有接應人,費用按蛇頭貢獻值分配。偷渡客在集裝箱裡,貨輪行駛到公海,有小漁船來接,但漁船載客量有限,20多年前還發生過超載沉船。「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拚。任何國家包括你想不到的小國,每個地方都有福建人。」

從小被教育「貧窮是可恥的」,林震說,早年「偷渡借錢沒有不借的」,一旦有命到了國外,錢肯定能還上,而且就此翻身,「也算是種投資」。

蛇頭們依然有利可圖

林震如今已無法理解「搏命式」的偷渡,「經濟差距沒有那麼大了。」但蛇頭們依然有利可圖。

2014年11月以來,深圳市羅某指使中介拉攏偷渡人員,偽造工作、銀行存款等證明,在香港辦理簽證,共組織了21人偷渡至英國打工,將50萬元收入囊中。直到3年後,事情敗露,他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

2014年7月,49歲的阿陽與多人共謀了一次偷渡,兩年來,共有46名偷渡人員參與其中,27人順利出境,19人被擋了回來。

在福建長樂潭頭鎮,63歲的黃立煥看護他的孫子、孫女還有親戚的孩子,這些孩子都是英國或者美國公民。他們的父母偷渡後生了他們。

至少6萬人死在路上

據國際移民組織統計,過去20年,至少6萬人死在移民路上。這還僅是公眾能看到的,很多不為人知的案例根本無法被記錄。

偷渡者們即使到達目的地,之後的日子也不好過。徐子珊在英國伯明翰留學,伯明翰中國城裡偷渡者甚多,「護照一撕,端盤子洗碗黑10年,拿了永居大家就都一樣了。」

徐子珊說,但一些年長者歧視福建人,給他們貼上「偷渡」標籤。

有時,偷渡者們「永遠上不了岸」,蛇頭們會控制他們的人身自由,把他們當作廉價勞動力買賣,「賺一份偷渡的錢,再賺一份販賣的錢。」

福建人林震說,現在的偷渡者們技術先進,可以激光掃碼換掉護照照片,價格大概在四五十萬左右。

鄧肯•劉易斯律師事務所的蘇萊哈•阿里對《衛報》提及了很多受害中國公民,他們都是非法交易受害者,前往英國為了償還賭債,在某些情況下,男人可能會把妻子送到英國工作以償還債務,他們妻子被直接帶到妓院或餐館,在那裡被迫工作。

(記者文馨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