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人葬身集装箱 揭秘中国偷渡客的死亡之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26日讯】英国警方日前在一辆货柜车内发现39具尸体,并证实死者多数是中国公民,初步调查相信他们匿藏于冷冻货柜内在-25℃环境下冻死。有媒体联想到20年前前往英国的58名中国人被闷死事件,揭秘中国偷渡客的死亡之旅。

装载着39具尸体的救护车队,10月24日晚间在警方护送下离开港口。这桩10月23日发生在英格兰东南部艾塞克斯货车集装箱的集体命案震惊国际。

25岁北爱尔兰男司机鲁滨逊(Mo Robinson)23日凌晨于格雷斯市沃特莱德工业园打开货柜取文件时,惊见这些死尸,于是报警。警员到场后,确认货柜内共有38具成人和一具青年的尸体,无人生还,遂以涉嫌谋杀拘捕司机,并封锁整个工业村调查。

至24日,警方确认死者多是中国公民,一共31男8女,其中一名为女童。英国媒体称,他们在零下25度左右的集装箱内至少待了15个小时被冻死。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称这一事件是“不可想像的悲剧”,“人类中所有这样的商人都应该被追捕并绳之以法。”

英国红十字会紧急通讯代表马修·卡特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场悲剧有多大,“39人觉得没有比坐进这辆卡车后面更好的选择了,很明显,这场悲剧已经以绝对悲剧收场了”。

25岁的卡车司机莫里斯·罗宾逊来自英国北爱尔兰阿马郡,从事卡车运输工作5年。 事发后,罗宾逊的父亲拒绝媒体采访,亲戚也表示“很长时间没有他的消息”。

据《每日邮报》报导,警方正在调查39名死者,是否被一个来自北爱尔兰的犯罪团伙贩运到英国,然后将他们作为奴隶卖给美甲店、妓院、按摩院、餐馆等。

目前警方已突袭了北爱尔兰的3处房产。

据BBC报导,许多国会议员在下议院推测,这一事件与人口贩运有关,但警方尚未证实这一说法。

中国人搏命偷渡海外

然而集装箱对偷渡者来说不陌生,曾是搏命的赌注。

2000年,英国多佛港一辆卡车的后部发现了58具中国人尸体。白色奔驰卡车上的集装箱是一个制冷装置,喷出的空气是温暖的,散发着恶臭。

58具尸体杂乱地躺在七箱西红柿中间的金属地板上。这成了一位警察“挥之不去的噩梦”。

当年的那辆卡车同样从比利时的泽布吕赫开来。由于司机在应付警察检查后,没有打开通气口,60名偷渡者中58人窒息而死,他们大部分来自福建福清和长乐等地。

“九十年代那会儿这种事不罕见。”已经合法移民海外的福建人林震说,集装箱是偷渡者们最依赖的偷渡工具,最大的长13米多,里面通常装三四十人。

货轮上,偷渡者们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往往要在海上漂一个多月,干粮提前带好,水后续有人提供,无论发生什么也无法和外界沟通。“人很容易被憋死,但你既然选了偷渡这条路,一旦上了船,命就不是你的了。”

2000年多佛惨案过去数年后,58名中国人的同乡们,依然没有停止他们的旅行。

人蛇集团铤而走险

10月23日,有大陆微信公号撰文介绍,49岁的长乐蛇头许姐,曾在2002年组织4人偷渡出国。其中3人准备从深圳出境偷渡英国,支付了37万元,但均未成功。

另一个人通过商务考察签证前往俄罗斯再转道偷渡比利时后,许姐收到了其家属支付的13万元费用。10年后,她被福建警方逮捕。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半。

许姐只是这个庞大偷渡组织中的一环,她的上线“阿东”,案发时依然身份不明。类似的团伙组织中,不乏泰国、中国台湾等境外人员。

以“偷渡”和“英国”为关键词,《极昼》在裁判文书网里检索出十份判决书,蛇头们大多来自福建,小学或初中文凭,没有固定职业,选用的模式大体相同,在拿到押金后,将人带出国境,并与偷渡客的亲人办理联名存款,事成后,就可收到尾款。

来自福建福清市的老张绰号“矮子”,小学毕业,没有固定职业。2018年2月,“矮子”收取了2名人员的护照、身份证复印件等材料,交与了另一名同案人。一个多月后,相关手续办好,定价25万元。

偷渡客拿到了土耳其签证和伪造的澳门居民护照,听从“引导员”的安排,先在上海浦东机场出境至土耳其,再乘机偷渡入境英国。

蛇头走的路线各不相同。有人从广州出境前往约旦,最终成功偷渡到了英国;有人以旅游为名义,从大陆转道澳门乘机,再前往马来西亚转机;还有人选择出境澳门后转道韩国,再入境英国。

在福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能讲出些跟偷渡有关的故事。林震是福州福清人,40来岁,家族里的“偷渡传奇”是远房表哥。1990年代末,表哥被蛇头带去英国,三个多月杳无音讯。

后来表哥从英国打电话来报平安,描述了偷渡路线:走沙漠到俄罗斯,从俄罗斯转东欧小国,一路走走躲躲,交通工具坐了个遍,甚至有拖拉机,路线几乎横穿整个亚欧大陆。

偷渡者通常都会被“倒卖”好几手。林震回忆,每个“站点”都有接应人,费用按蛇头贡献值分配。偷渡客在集装箱里,货轮行驶到公海,有小渔船来接,但渔船载客量有限,20多年前还发生过超载沉船。“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任何国家包括你想不到的小国,每个地方都有福建人。”

从小被教育“贫穷是可耻的”,林震说,早年“偷渡借钱没有不借的”,一旦有命到了国外,钱肯定能还上,而且就此翻身,“也算是种投资”。

蛇头们依然有利可图

林震如今已无法理解“搏命式”的偷渡,“经济差距没有那么大了。”但蛇头们依然有利可图。

2014年11月以来,深圳市罗某指使中介拉拢偷渡人员,伪造工作、银行存款等证明,在香港办理签证,共组织了21人偷渡至英国打工,将50万元收入囊中。直到3年后,事情败露,他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2014年7月,49岁的阿阳与多人共谋了一次偷渡,两年来,共有46名偷渡人员参与其中,27人顺利出境,19人被挡了回来。

在福建长乐潭头镇,63岁的黄立焕看护他的孙子、孙女还有亲戚的孩子,这些孩子都是英国或者美国公民。他们的父母偷渡后生了他们。

至少6万人死在路上

据国际移民组织统计,过去20年,至少6万人死在移民路上。这还仅是公众能看到的,很多不为人知的案例根本无法被记录。

偷渡者们即使到达目的地,之后的日子也不好过。徐子珊在英国伯明翰留学,伯明翰中国城里偷渡者甚多,“护照一撕,端盘子洗碗黑10年,拿了永居大家就都一样了。”

徐子珊说,但一些年长者歧视福建人,给他们贴上“偷渡”标签。

有时,偷渡者们“永远上不了岸”,蛇头们会控制他们的人身自由,把他们当作廉价劳动力买卖,“赚一份偷渡的钱,再赚一份贩卖的钱。”

福建人林震说,现在的偷渡者们技术先进,可以激光扫码换掉护照照片,价格大概在四五十万左右。

邓肯•刘易斯律师事务所的苏莱哈•阿里对《卫报》提及了很多受害中国公民,他们都是非法交易受害者,前往英国为了偿还赌债,在某些情况下,男人可能会把妻子送到英国工作以偿还债务,他们妻子被直接带到妓院或餐馆,在那里被迫工作。

(记者文馨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