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習近平力挺區塊鏈,意在奪美元主導權! 去中心化 vs. 數字極權, 哪個會占上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31日訊】【唐靖遠快評習近平力挺區塊鏈,意在奪美元主導權! 去中心化 vs. 數字極權, 哪個會占上風?| 熱點互動

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10月29日星期二,今天和大家討論的話題,是最近突然很熱的一項技術:區塊鏈。據中共官媒報導,習近平10月24日在中共政治局第十八次集體學習時強調,「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

此言一出,可以說天下皆驚,各大官媒馬上跟風翻炒,而市場最直接的反應就是,滬深股市的區塊鏈概念股在10月28日周一出現了最強風口,近百隻個股漲停。這就帶來了一系列的問題,對很多朋友來說,區塊鏈是個比較陌生的東西,區塊鏈究竟是什麼?對中共有什麼用處以至於連習近平都親自出面背書?中共在區塊鏈領域的開發已經走到什麼程度了?等等等等,都是大家很關心的話題,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聊一聊。

首先,我不是技術專家,所以對區塊鏈的了解,也僅限於大眾科普加上一些查證這樣的水平,再加上自己的一點粗淺解讀,所以,如果有不準確或錯誤的地方,歡迎朋友們耐心指正。

好的,下面我們就來聊第一個問題,區塊鏈究竟是什麼。

按照比較書面的定義,區塊鏈本質上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分佈式賬本數據庫。其本身是一串使用密碼學相關聯所產生的數據塊,每一個數據塊中包含了多次數字貨幣網絡交易有效確認的信息。

這樣聽起來很多人還是覺得不好理解,其實我覺得用一句簡單的話來理解就是,區塊鏈是一個全民皆可參與的電子記帳本,這個記帳本有幾個特徵,首先是去中心化,沒有一個傳統的中心數據庫,比如像銀行業的央行,網絡購物的支付寶,UBER或滴滴出行的呼叫中心等等,或者說,每個參與記賬的人都是中心。其次就是區塊鏈採用了複雜的加密技術來確保信息的安全。第三呢,就是每個節點記錄的賬本信息都同步共享,而且具備不可篡改以及可以被輕鬆訪問。

打個比方,如果你要坐的士,就是出租車,最傳統方法打電話給的士台,由的士台再廣播給的士;新一點的方法,是你用app將需求上傳到滴滴,或者UBER公司的中央服務器,再把信息分發給簽約的車主,然後車主的信息再發給你。以上兩種方法,其實都要經過一個中央系統,中央系統當然要向的士司機收取服務費。

如果有了區塊鏈技術,車主與你都加入這個「的士區塊鏈」中,你可直接向所有司機發出要求,的士司機可以不需經過中央系統轉發才收到訊息,他可以直接回覆你。這樣將會更快速,也免除了中間的服務費。

從剛才的例子可以到,區塊鏈既然主要的功能是用於記賬,而且可以實現點對點的方便快捷支付,不需要通過中介機構,那麼其最重要的應用領域,當然就是在經濟交易領域,這就涉及到我們今天要討論的第二個關鍵問題:中共究竟想用這個技術幹什麼?

在新華社發佈習近平關於區塊鏈講話的新聞中,有這麼一個細節,我覺得可能透露了一些信號:報導說——浙江大學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陳純就這個問題作了講解,並談了意見和建議。中共中央政治局各位同志認真聽取了講解,並進行了討論。

那麼這個陳純來給政治局做講解,顯然他就是這個區塊鏈工程的關鍵人物了。他在這次講解前10天,也就是10 月 13 日,在 2019 CCF 區塊鏈技術大會上,發表了題為《聯盟區塊鏈關鍵技術與區塊鏈的監管挑戰》的主題演講,在這次演講中,他從頭到尾談的,都是聯盟區塊鏈技術,也就是區塊鏈中的聯盟鏈。

在這裏需要補充一點,區塊鏈並不是一般人理解的完全去中心化,區塊鏈分為公有鏈、聯盟鏈和私有鏈三大類,只有公有鏈是去中心化的,剛才提到的例子都是。而聯盟鏈屬於有限的中心化,而私有鏈是保留多中心化,是這樣的情況。

我們就可以看到,中共官方力推的區塊鏈,顯然是聯盟鏈。聯盟鏈是一種需要註冊許可才能加入的區塊鏈。聯盟鏈僅限於聯盟成員參與,聯盟規模可以大到國與國之間,也可以是不同的機構企業之間。

剛才我們討論了,區塊鏈最主要也最廣泛的應用,是在經濟交易領域,那麼這些交易的成員之間,如果是銀行組成聯盟,或者是國家之間組成聯盟,那麼顯然就會出現一個場景,就是這些聯盟鏈平台,都是一個個獨立於當前美元結算體系之外的支付結算體系。

說到這裏,就涉及到我們今天要討論的最關鍵的話題,美元霸權與美元結算體系。

我們都知道,當今世界是二戰後著名的布雷頓森林體系所建立的,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在這個體系下,美元成為唯一的硬通貨,取代了過去黃金白銀的地位。和美元這種霸主地位相匹配的是,1973年建立了一個SWIFT結算體系,這個體系使用美元結算。這造就了美國擁有獨一無二的一項權力,就是可以對所有違反規則的國家、組織、企業包括個人,實施金融制裁。這種制裁力度堪稱核彈級。比如伊朗被美國制裁後,幾乎只能靠以物易物的最原始方式來和中共以及少數國家進行貿易,勉強能維持一個不被餓死的最底線而已。兩年前,朝鮮的國家代碼被SWIFT刪除了,結果全球所有銀行都無法向朝鮮匯款,這就等於斷絕了朝鮮的資金來源。而中共自己在建政初期,以及8964之後,包括現在貿易戰開打以後,都深刻體會過被制裁的滋味。

所以,對中共來說,如果有這樣一個金融體系,能夠不依賴於美元,而且還被中共所掌控,那就等於不但擺脫了隨時可能受到懲罰的狀況,還取得了和美國一樣的這項特權,這的確讓中共與美國爭雄的野心,看起來有了實現的可能。

中共現在看中的機會,就是區塊鏈技術。我們看到習近平在講話中提到:要加強區塊鏈標準化研究,提升國際話語權和規則制定權。以及提到發揮區塊鏈在促進數據共享、優化業務流程、建設可信體系等方面的作用。等等,我覺得這個意圖已經是相當清楚了。

可能很多人就會關心了,中共這麼看重這個問題,那麼現在中共的區塊鏈技術究竟發展到什麼程度了呢?有沒有可能真的取代美元霸權呢?

事實上,中共對區塊鏈的佈局很多年前就開始了。10年前,當時的央行行長周小川就提出了與國家主權脫鈎的所謂超主權貨幣概念,其實就是衝著美元去的。區塊鏈技術興起後,中共進行了大量的投入,從2016年到2018兩年中,中共各級政府投入區塊鏈的資金就達到35.7億美元。此外,2018年中國區塊鏈的發明專利2913件,達到了井噴程度,同比增長115.6%,比4年前增長超過100倍。而其中佔據優勢的,都是聯通、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和京東等政府企業或被政府深度控制的科技企業。

在實際應用層面,阿里巴巴的支付寶,已經利用區塊鏈技術,在銀行網絡之外創建了在手機或電腦上操作的新的國際匯款系統,這個系統現在已延伸到了東南亞。而且正在藉助 「一帶一路」,將支付寶業務推向全球。一家獲得中共政府認可的名叫「太一雲」區塊鏈公司,也已經把這個技術推廣到了哈薩克斯坦等中亞國家,目標是借一帶一路延伸到歐洲和非洲。而太一雲的CEO鄧迪,就毫不掩飾的公開聲稱,使用區塊鏈技術,能沉重打擊美國『金融霸權』。

所以,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大力發展區塊鏈的願景,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要想取代美元,奪取美國在全世界範圍內的金融主導權。

當然,目前中共對區塊鏈很多核心技術還在開發過程中,最後能達到什麼程度還很難說。同時,美國對此其實也有察覺,美國《國家利益》雜誌2018年8月24日曾經刊文警告,中俄爭相開發區塊鏈技術,正在令美國的技術和金融主導地位危在旦夕。這場金融霸權之爭,究竟誰能最後勝出,目前還難以定論。不過,我個人看來,技術之爭,往往只是表面,制度和價值觀之爭,才是核心。就像大家熟悉的甲午海戰前的大清北洋水師,無論艦船的噸位還是武器裝備都超過日軍,但依然全軍覆沒,就是一個經典的例證。

好了,剛才談了區塊鏈對中共最有利的一個前景,現在我們再簡單討論一個話題就是區塊鏈對中共不利的願景,那就是區塊鏈公有鏈在信息傳播方面的獨特優勢。

這個話題先要涉及到北大岳昕事件。可能不少朋友聽說過這件事,我先簡要的回顧一下這個事件和區塊鏈之間的關係。

2018年,北大外國語學院四年級女生岳昕,受國際社會保護婦女免受性侵害的ME TOO運動影響,開始挖掘北大20年前的一樁舊案,就是一個名叫高岩的女生,因被名叫瀋陽的副教授性侵,最後自殺身亡。當時北大校方僅僅對瀋陽進行了口頭警告。現在岳昕開始調查這個案子,並要求校方公開當年調查瀋陽性侵案的資料,結果就受到校方的打壓,當時是把岳昕的母親都帶到學校給她下跪施壓。岳昕被迫把相關經過寫成一份公開信發佈出來。當然,這樣的一封信,肯定第一時間受到了全面封殺的待遇。於是,就有看不過眼的吃瓜群眾仗義出手,把岳昕這封公開信直接貼到了一個叫以太坊的公有區塊鏈中。這樣一來,這封信就永遠無法刪除了。

這是大陸發生的,將敏感信息寫入區塊鏈從而避開了官方刪貼封號命運的第一個案例。此後,在長春長生公司的疫苗危機中,一篇名叫《疫苗之王》的文章,也是因為揭露了疫苗黑幕而被頻頻封殺,然後也被人貼上了區塊鏈。

大家可能已經看到,雖然目前只有兩個例子,但區塊鏈在破除官方刪貼禁言方面擁有巨大的潛力,而這也是中共最為擔心的。所以,如何對區塊鏈進行監管,就成為中共發展區塊鏈的另一個重心。官方媒體曾經明確表示,中共政府的區塊鏈戰略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大力投資區塊鏈開發,創新和實施,另一個就是打擊無法控制的區塊鏈系統。

目前官方的措施看,主要是採取防堵的方式來實施監管,包括大力扶持官方區塊鏈,打擊民間私有區塊鏈,嚴格限定準入門檻,使用者必須實名制、必須留存資料以備隨時檢查,可以進行回溯式懲處等。

其實,數字領域無論出現多少新興技術,它都具有兩面性,如同雙刃劍。互聯網剛出現的時候,國際社會都認為這個技術會成為極權獨裁的天敵,因為信息可以自由流通。但事實上中共利用封網技術,反過來把互聯網變成了更加高效的洗腦工具。區塊鏈技術也是一樣,現在看起來可以成為一條避開言論審查的途徑,但中共正在考慮構建一個封閉的區塊鏈系統來繼續達成控制的目的。

就像互聯網一樣,雖然中共以國家之力來封鎖互聯網,但仍然抵擋不住翻牆大軍帶來的衝擊,而且還出現了區塊鏈。即便將來中共繼續耗費巨資來延續區塊鏈開放與封閉之間的較量,可能到時候又會出現一個什麼新技術。中共將永遠處於這種封殺與反封殺的劇烈的不穩狀態。中共的數字極權之路究竟能夠走多遠,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今天的話題就到這裏,謝謝各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