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韓正稱「止暴制亂」三權共有責任 陳淑莊批形同向司法機關施壓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07日訊】【今日點擊】(3613-2)

提要
韓正稱「止暴制亂」三權共有責任 陳淑莊批形同向司法機關施壓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人一生中有很多人,其實都有,幾乎每一個人都會遇到一些在現實環境中不可解釋的,包括一些我們的想法,我們的想法我們遇到的事情,很多是不能分享的。作夢這是一個人人都能夠理解到的,但我以為卻沒有幾個人能夠認識到,那是自己生命的另外一部分。它最大的特點,它超越我們這個空間的時間。我們這個時間,我們生活的現實,睜眼的這個時間這個環境,時間是絕對,我們受這個時間絕對的影響,吃喝拉撒睡對不對。但是在現實的,在夢境中,我們感受不到時間,而且是跳躍的,而且是跳躍的,而有些東西是清楚的。夢,我們被時間控制的身體,完全處於一種無知的狀態,就是失去自我控制的狀態,睡覺的時候就失去自我控制的狀態,催眠術類似,夢遺症直接了當對吧。

西方流行的叫什麼冥想打坐,我說是西方流行的,街頭巷尾有些就像練那個,練什麼啊,類似只要把人的這一面能夠靜下來。你看有很多人去,一些圖片,就是兩個腿也盤不上,兩個腿一交叉手,指頭得帶點兒動作,那動作是啥他都不知道。兩個腿一交叉,那本來應該是盤上五心盤五心朝天,弄個女孩子在那兒弄個,完全是把這樣的一個,本來要在人的層面能夠calm down,就是人的肉體層面的慾望的一切,都給它靜下來的背景之下,卻用人的慾望去表達。你看那照片很美對吧,一個女孩子修圖往那兒一坐,天仙一樣。你見過天仙啥兒樣啊,追求那種意境,然後再配上音樂,唉呀簡直是。我覺得它就是個笑話,因為生命內在的本身他已經不懂了,只求外在的刺激。

那這樣的表示,只能說對很多人,他在探索著生命內在的那種寧靜,就是與這個世俗環境的一切的隔閡,對立的存在。生命是對立存在的,表面的環境是男女。

我們內在的環境,是我們的肉身跟我們的魂魄,這不就是對立存在,一定對立存在,誰都不是只有這塊肉。而當人們只去有這塊肉的時候,你看歷史的過程,4500年到5000年,對吧,什麼世界七大古蹟七大奇蹟,那是半喇神造的,所以人叫奇蹟。那時候的人,人神共生在一起的。所以商朝的鼻祖,是這個軒轅黃帝的孫子的媳婦,大概是,二媳婦,那個妃子,看到了玄鳥而受孕。你現在人寫字只能這麼寫,而你沒有能力追溯到那個時候,什麼是玄鳥跟人之間的關係。而在希臘神話中你可以看到這個故事,對吧。

米開朗基羅雕塑的大衛,又高又大又雄偉,可是現代人們注重的男人的標誌,小得不能,就說它可憐得不能再可憐。他的生命的偉岸是與神同在,肉體只是表達。所以那時候的人你看到,特別是古希臘,你到意大利你看一看,它留下來的古希臘的一些雕像,和包括古羅馬時的雕像,人是不穿衣服的。為什麼?人可以不在慾望中,人可以欣賞它,而不是滿足慾望的洩慾。那今天就不是,今天是全反的,對不對。所以那時候的人是生活在,真正的人是在人的魂魄中。所以人的靈魂,很多人的元神是可以出去。當他可以出去,他可以能夠有著更加繁榮的一切的時候,誰在乎這邊這塊破肉啊。說了半天就是講在今天的環境中,我們遇到了從未不可能遇到的,一個人可以從有形的身體,這個物質的誘惑中,能夠超然的淨化,我說的是這麼個涵義,因為是相生相剋的理存在。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這是我們看到在香港,前天晚上出現的叫V煞。V煞呢大陸叫V字仇殺隊啦,那是蒙面的概念,所以那個V煞那個電影呢,跟現在的香港,我覺得是非常吻合的,非常配合非常吻合。我個人看到這個場面,我個人滿,我覺得滿說不上來的一種感覺。因為在蒙面法剛剛出來的時候,我們在特意做過一期節目,就說今天的香港跟V煞,V字仇殺隊當時的概念是一樣。

那個電影應該是,是一種類似科幻,英國的2025年,它表現出來的是以暴制暴,以暴遏暴。那在香港出現了一些叫勇武派,那暴政的本身,完全是以人民的福祉作為理由,但實際是奴役的,是奴役的。

韓正稱「止暴制亂」三權共同有責任 陳淑莊批形同向司法機關施壓

韓正正式表態,止暴制亂,三權共同有責任,陳淑莊批這是向司法機關施壓。其實不僅僅是向司法機關施壓了,這是直接摧毀一國兩制的兩制。韓正見林鄭月娥,除了表態支持港府跟警隊,其中有一句話引起司法界的關注,止暴制亂是行政、立法,甚至司法機構的共同責任。在稍後法院要處理大批涉及到反修例的檢控個案前有此言論,無疑形同向司法機關施壓,再度損害三權分立。那陳淑莊是個律師,可能是,她立法會的議員。所以在政治層面,她看到的就僅僅是這一點上,但是在生命層面,你可以看到,這是直接,這是四中全會定下來的方向,委託韓正去表達四中全會對香港的概念,徹底摧毀香港司法獨立,人家說的是這意思。

所以表彰警隊,表彰林鄭月娥,是用警察摧毀司法獨立的本身,摧毀一國兩制的香港制度。韓正讚揚特區政府對不斷暴力行為,做了大量艱辛工作,千方百計控制局勢。她什麼都沒做。面對中央,中央表示高度信任,強調對特區政府跟警察給予肯定和支持。所以只有警察,沒有什麼千方百計,因為林鄭月娥,他在肯定林鄭月娥跟香港警察,他在肯定自己,他在肯定習近平,因為香港警察全是中國軍人,共產黨的軍人,他怎麼能否定呢,是這道理。

你看89六四進來那個孩子都就是這樣,你看在香港街頭看到的這些大陸的軍警,都是那樣的,兩眼睛冒金光的,對吧,那是選出來的。所以他們下手都是笨,抓住,只要這人被抓住,立刻撂倒在地,先去卡脖梗子。這地方是人的大動脈,後邊是人的神經,耳朵根子,這人一掌打死就打耳朵根子。說切脖子,哪兒切脖子,真正的中國的武術是切後耳根。手掌力度大,大的話一掌就劈死了。身為大律師的公民黨的立法會的議員陳淑莊,所以她是律師啦,韓正的說法令人擔心,香港奉行三權分立,立法跟司法機關都不是行政的一部分,立法機關是監督行政的,怎麼可能合在一起呢。韓正向法官施壓,所以香港法官在判刑時,是否考慮有法律基礎,強調不應該因為中央指示,或領導人的意願而作出判決,呼籲中央要堅守港人治港。

今天的香港警察,你說是香港人還是大陸人?所以在今天的環境中,中共的邪惡就表現在那些,它去痛批那些對自己的承諾,堅守自己的承諾,堅守自己尊嚴,堅守自己本身的不可跨越界線的那種禮數。所以它把人這一份堅守當成傻瓜,才會出現現在的場面。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