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週刊】共產受難者基金會主席:香港是冷戰前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10日訊】馬里昂·史密斯先生,是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的執行主席。作爲研究共產主義的專家,史密斯先生近日接受新唐人大紀元媒體集團專訪時表示,自由世界和中共政權正在開始新的冷戰,而香港就是雙方交戰的第一戰場。

1989年,柏林墻倒塌和天安門六四屠殺事件,在同一年發生。帶來的是蘇聯的解體,和中共從此成爲世界上最大的共產主義極權政權

30年過去了,六四的血跡漸漸消散,但中共連月來在香港的暴行,讓自由世界不得不面對這樣的現實,共產極權政權的本質從未發生變化。

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執行主席 馬里昂·史密斯:「今年我們就1989年思考了很多,我們有很多教訓,任何地方的人們都應該自由地生活。儘管如此,如果掌權的共產黨願意大規模屠殺自己的公民來維持權力,自由看起來并不一定是垂手可得的。」

史密斯先生介紹說,1993年,美國國會全體通過決議,建立一個紀念共產主義受害者、告訴美國人共產主義歷史的組織,這就是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

不幸的是,鄧小平「改革開放」的口號迷惑了世界。二十多年過去了,中國依然在中共的高壓統治下,并未像西方世界期盼的那樣,走上東歐的道路。

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執行主席 馬里昂·史密斯:「最大的謊言來自鄧小平,中國進行了大的經濟改革。這是一次交易,來解決共產黨擺在眼前的問題,那就是你有一個規模不斷增加的中產階級,他們對共產黨並不滿意,共產黨沒能兌現其承諾的公正。它很腐敗。因此就產生了交易,人們可以有更大的經濟自由,只要他們在政治和宗教議題上完全噤聲。其實是1949年起,中共的國家權力結構從未有根本變化,天安門事件后也從未有過有意義的法治或經濟改革。」

史密斯先生說,香港和台灣的存在本身,證明了中國人可以在沒有共產主義的社會中,獲得自由、幸福和繁榮。因此,他們成爲中共的眼中釘。

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執行主席 馬里昂·史密斯:「共產黨之前宣佈禁止香港進口黑衣服,因爲這成了抗議運動的標志。這讓我想起了蘇聯在晚期曾禁止牛仔布,因爲藍色牛仔褲在異議人士中盛行。當然,幾年后蘇聯就解體了。禁止口罩蒙面這樣的政策,一個强大的、對未來有信心的政權是不會做的。他們是在對7百萬香港人的自由言論和自治感到驚恐。」

談到最近的NBA事件,史密斯先生認爲,這一事件讓世界學到了重要的一課,那就是,如果你的經濟依賴於中共,它就會要你完全臣服於它,否則它就會動用經濟手段來摧垮你。

對於中共的野心,史密斯先生指出,世界必須正視中共的威脅。

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執行主席 馬里昂·史密斯:「現在是2019年,還在本世紀初,我這一代,千禧年一代以及更小的一代,如果我們不去面對這個威脅,這會決定整個世紀的走向,如同蘇聯決定了上個世紀的走向一樣。香港在此是一個關鍵,是未來長期對抗的第一前綫。我們已經看到了,不管我們是否願意,美國與自由世界一方和中共的新冷戰正在繼續。如果我們看不到、拒絕承認北京實際上在向西方宣戰,只能是傷害我們自己。」

史密斯先生說,中共的軍隊就在香港附近駐扎。國際社會必須對中共施加足夠的壓力,才能阻止另一次六四似的血腥屠殺。

撰稿:林宇 剪輯:明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