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薛祥解讀「兩個維護」惹猜測:對象只是習非他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11日訊】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在一篇解讀四中全會的文章中,對北京當局反复強調的「兩個維護」進行了解讀,引發外界的各種猜疑。有媒體發文指丁某是在變相警告「任何未來可能做習近平接班人的人」趁早收心;也有觀點認為丁某是針對中共體制內層層套用「兩個維護」來樹立自己個人權威的現象而發出警告;還有觀點認為這一切恰恰反映出習在黨內的權威正面臨危機,中共內鬥甚至分裂的情況正在加劇。

中共官方近日出版了一本由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文件起草組編寫的政治「讀本」,當中收錄了13名中共領導人和近30名省部級官員和一些中共體制內學者引導輿論的解讀性文章,其中就包括丁薛祥「兩個維護」的解讀。

在這篇引發海內外輿論界熱議的文章中,丁薛祥直言不諱的指出,中共黨內一直強調的所謂「兩個維護」 有明確的內涵和要求,即「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對象是習近平總書記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對象是黨中央而不是其它任何組織。」他並進一步提出,「『兩個維護』既不能層層套用,也不能隨意延伸。」

這篇文章還強調,「有的黨員幹部對『兩個維護』理解不全面、把握不準確,有的對一些『低級紅』『高級黑』現象辨別不清、鬥爭不夠,甚至摻雜私心雜念,影響到『兩個維護』的效果。這些問題需要認真解決。」

這些說法引起了海內外輿論界的高度關注與熱議,各種各樣的猜測和進一步的發揮與解讀此起彼伏。

日前,法廣發表的一篇署名評論文章就分析稱,丁薛祥這篇文章對「兩個維護」進行的解讀「很露骨」,與(中共)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所說的「定於一尊,一錘定音」一脈相承,「應該是有專門的針對」。

該文認為,丁薛祥大講對「兩個維護」,說到底就是「一個維護」,即他所強調的維護習近平本人而不是其他任何人。該文並質疑丁某的說法或許是在警告「黨內任何最接近習近平權力的人,任何未來可能做習近平接班人的人」都乘早「收心」。

法廣的這篇署名評論文章認為,丁薛祥的解讀恰恰是對習近平上台後把「黨天下」變成了「習天下」作出的一個「最好的註腳」。

該文最後還措辭尖銳的分析稱,「這位中南海大內為什麼此時需要如此厲聲疾色的出面解讀」,是因為中共黨內表忠心的雖多,「但真正對習近平絕對忠誠的有幾人,天知道。」

值得一提的是,海外另有比較親北京的中文媒體也報導了丁薛祥的這篇文章,並引述未具名的「北京政情觀察人士」分析指出,最近兩年中共大力強調「兩個維護」的重要性以後,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門的領導班子和「一把手」便移花接木,要求下屬向自己看齊,甚至維護「一把手」在本地區或部門的「核心」地位。而中共各級組織層層都喊維護自己的權威,層層都喊向自己看齊,結果卻是把北京當局最初提出「兩個維護」來強化中共中央及其最高領導人權威的目標消解於無形之中。

此外,海外輿論界普遍認為,丁薛祥和栗戰書這兩個習近平的心腹人物,相繼出面來強調要維護習的「核心」地位或「定於一尊」的絕對權威,恰恰反映出習的權力在中共內部並不穩固,也許正是因為中共黨內反習勢力的壯大,甚至可能已在諸多方面出現了失控的苗頭,才迫使習的心腹重臣不得不在黨內反覆重申和宣示習近平的權威不容冒犯。

事實上,在中共四中全會召開前,中共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10月20日在澳門住所墜樓身亡;而四中全會結束三天後,中共官方發布了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因病醫治無效」死亡的消息,但源自中共體制內的眾多渠道傳出的消息,卻直指任學鋒是於四中全會閉幕當天在京西賓館墜樓身亡。這兩起中共官方想捂也捂不住的高官蹊蹺橫死,令外界確信當前的中南海內正「處處刀光劍影」。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