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歲港女集會領喊口號 罵林鄭是細菌大魔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21日訊】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進行多月,港警暴力越演越烈,一名7歲女童每次見警察嚇到全身僵硬,仍堅持去集會領喊口號,並批評特首林鄭月娥是細菌大魔王,警察則是細菌手下。

蘋果日報稱,這聲音來自一個名叫悠悠的7歲女童,她大多綁著雙馬尾,大聲呼喊,旁邊或有患自閉症、正牙牙學語的5歲弟弟,或在機場集會時認識的大姊姊。

不少人見到這個女孩,都覺得她是被教唆、被煽動,但她的媽媽Candy說:「不是我帶她出來,是她自己要出來的。」

Candy說,「我不希望她像之前11歲那孩子,趁媽媽不在家就走出去。與其這樣,我不如陪她一起出去。」

在抗爭衝突尚未如此激烈的6月,悠悠已經主動要走上街頭,Candy說,促使悠悠走出來的正是警察的暴力。

悠悠嚇得發高燒

6月12日香港罷工罷課當日,Candy她們在電視上目睹警方開槍,施放催淚彈,悠悠問媽媽:哥哥姊姊什麼也沒有做,為什麼警察會開槍,不斷打哥哥姊姊?「我出街會否被警察打死?」,「會否被警察開槍射死?」

當晚,悠悠發噩夢,不斷叫「不要打、不要打」,嚇得發高燒,一直到6月15日晚,燒仍未退,悠悠卻主動說:「我明天還是要出去。」並承諾會乖乖吃藥,把病養好。

此後,雖然悠悠一見警察就怕得雙手冰冷、說不出話,甚或全身僵直,走也走不動,但她仍然堅持走下去。

Candy說,在和平遊行時,悠悠被催淚煙嗆到辛苦得眼淚鼻涕直流,抱著弟弟嚎啕大哭,休息過後,仍然堅持走下去。 她說:「因為很多哥哥姊姊都食過催淚煙。」

8月的機場集會,悠悠開始帶頭領喊口號,當時有幾個哥哥姊姊哭著問悠悠:「我可不可以抱著你。」Candy憶述:之後悠悠問她:「為何哥哥想哭」?那時開始有自殺個案,她又有問:「他們又說煲底見,為何又要走去死?為何不可以一起堅持?」

加上悠悠叫完口號,有些人真的會告訴她,你讓我見到希望,可能這就是她堅持的原因,她覺得可以帶正能量給其他人。

Candy坦言:當然她知道未必知道整件事。但對她來說,最深刻,也最能讓她走出來的,就是警察打人、無差別地傷害他人、開槍,她們都有權走出來表達不滿。

悠悠起初很靦腆

報導說,悠悠起初很靦腆,連朗誦也不敢,短短一個暑假後,她主動報名練朗誦,並神氣地說:「我在機場帶大家喊口號也不怕,朗誦有什麼可怕?」

悠悠得知不少人批評她被煽動後,她說:「這有什麼奇怪?我也有腦袋,會思考。」

為怕被起底,Candy在訪問前決定戴上口罩,悠悠偏不肯,她說:「因為很焗、很不舒服」「因為我並沒有做錯。」

在悠悠眼中抗爭者提出的5大訴求,個個都重要。她認為特首林鄭是細菌大魔王,警察則是細菌手下。 她說:「因為我當地球是一個人,細菌大魔王則是病毒,把地球伯伯弄病了,要哥哥姊姊醫好她。」

問是誰教的? 悠悠笑說:「我看《麵包超人》時想到,就告訴媽媽。」

Candy表示,每天睡前,她總會與悠悠聊天,解答悠悠的各種提問。好像早兩天,悠悠問我什麼是輪姦,我真的不知如何回答她。我說總之對一個女孩做了些不好的事。

Candy叫悠悠多花時間溫習,悠悠卻問她:「警察是不是書讀得越差,就做得越高級?」Candy苦笑,現在的警察,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給女兒解釋。

見到防暴警嚇得無法言語 悠悠仍要走出來

11月2日,Candy、悠悠和她弟弟先是參與維園的選民聚會,再到愛丁堡廣場參與集會,沿途見到大量防暴在場,悠悠再度嚇到雙手冰冷,無法言語,途中還遇到警方施放催淚彈

幾經辛苦,終於走到集會現場,卻獲通知集會被警方叫停,為保安全,他們匆匆離去。在幾日後的電話訪問中,才知道悠悠在逃跑過程中,小腿撞瘀了,因為沿途遇到防暴警,她怕得想哭,所以當日並沒怎樣叫口號。

對於以後的集會仍會見到大量警察,或需要逃跑,還敢走出來嗎? 悠悠堅定地說:「敢!」並說:「我們贏不到都要繼續堅持,我們一定要贏到這個政府。」

那贏不到怎麼辦? 她說:「不知道。」Candy也坦言:「如果這場運動真的贏不了,我也不知道未來會怎樣。」

面對有人在網上罵她不應帶孩子出去,Candy始終堅信悠悠可以走出來,有能力走出來,有責任走出來,因為未來是屬於他們,而不是那班高官的。

報導最後總結說,對悠悠來說,她之所以走出來,理由或許很簡單,就是為了那一群勇敢對抗細菌大魔王的戰士,那班走在最前卻總會護送他們先行離去的哥哥姊姊。

與其他抗爭者一樣,悠悠最大的心願,就是在運動勝利後,與哥哥姊姊在煲底相見。(註:煲底是香港立法會廣場示威區的別稱)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