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向心夫婦與王立強合照曝光:四大後果或投下台灣大選震撼彈;解碼王立強身份兩大關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27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11月25日星期二,最近幾天大新聞頻出,當然最受關注影響也最大的,無疑就是香港的區議會選舉了。而另一個大新聞,就是至今還在發酵的王立強間諜案。由於昨天熱點互動的節目已經深入探討了區議會選舉的話題,今天我就準備和大家聊聊王立強的案子。

首先,我們先簡單討論一下這個案子的最新進展。就是根據台灣媒體的報導,王立強爆料說曾經是他頂頭上司的香港中國創新公司老闆向心夫婦,於24號在台灣桃園機場被攔截扣留。現在案情取得了一個突破性進展,就是向心夫婦在接受調查期間,一直聲稱不認識王立強,但台北地檢署當場出示了一張向心夫婦和王立強的三人合影,向心夫婦立馬傻眼,改口說是不期而遇。

這個突破說明,向心案和王立強事件都出現了一個本質性的變化。首先,王立強的說法中最主要的一部分被證實,就是他和向心夫婦的關係這部分,至少證實了他們相互認識,證明了向心在撒謊。這可以說大大增強了王立強相關爆料的可信度。

其次,這張關鍵的照片來自哪裡,消息並沒有說明。不過從王立強爆料在先,台方馬上採取行動在後來看,澳洲和台方很可能已經有了合作關係,照片很大可能來自王立強本人。

第三,這次向心夫婦在桃園機場被攔截扣留,出面的是台灣法務部調查局桃園市調查處,但現在向心案已經被移交給台北地檢署,說明案情升級,已經由一般性調查問話升級為正式的司法調查,而且說明地檢署很可能已經掌握相當的實質證據,所以整個案子正在往起訴方向發展。

第四,根據公開的信息,向心夫婦現在是涉嫌違反國家安全法“發展組織罪”被調查,這個發展組織罪是間諜罪的一種,2017年台北地檢署起訴首宗大陸留學生周泓旭間諜案,就是這個罪名,當時周泓旭是以發展組織未遂,判刑一年2個月。如果罪名是既遂,那麼最低也要判刑7年以上。而且這次台方在動手扣人之前,國安局特別針對向心夫婦舉行了反恐級別的會議,從這些信息看起來,向心夫婦這次恐怕是兇多吉少。

以上情況,就是王立強事件的最新進展。我們看到媒體還在不斷挖掘向心夫婦更多的材料,比如他們2016年就已經到台灣想設立“中華資本公司”投資地產,但被發現有軍方背景而駁回。他們在台灣購置了豪宅,但奇怪的是自己從沒入住,去了台灣也是住酒店,比如這次去台灣就是住的君悅酒店。而且有媒體調查發現豪宅登記的所有人姓名並非向心夫婦,他們在台灣廣交政商各界朋友,但卻從不使用通訊軟件,刻意避免監控等等。凡此種種,都顯示向心夫婦絕不簡單。

總之,向心夫婦的被查,標誌著王立強事件還在發酵,而且重心從澳洲轉到了台灣,隨著調查部門沿著向心夫婦在台灣發展的政商網絡擴大調查,很有可能給台灣即將舉行的大選,投下一枚震撼彈,未來的精彩,值得期待。

好的,聊過了王立強事件最新的進展,我們來簡單回顧一下整個事件概貌,看看這個事件中重要的關節點在哪裡。

這個事件的發端,是在11月23日,澳洲媒体报道了王立强的故事,正式拉开这出间谍大戏的帷幕。王立强自称是中共总参系统的间谍,参与了在澳洲、台湾和香港的一系列间谍活动,现在他要脱离中共的控制并寻求澳洲的庇护。

中共官方在经历了短暂的沉默后,由上海公安局静安分局给出了一个回应,说这个王立强是涉案在逃人员,是个诈骗犯,当然言外之意就是他是职业骗子,说的话不可信。新华社转发了这个声明,算是官方正式回应。紧接着,关于王立强2016年因诈骗罪被判刑的判决书,也在网络出现,,就此引发了巨大争议,包括很多知名人士和台灣政界軍界的不少大人物,都捲入其中,而爭議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王立强究竟是间谍还是骗子?

首先,我覺得这个說法本身的逻辑就有问题。什么意思呢,因为间谍和骗子本来就不是必须二选一的对立选项,一個人完全有可能二者兼任,或者曾經是騙子後來做間諜。而且間諜從工作屬性上講,很大一部分就是要被訓練成專業級別的騙子才行,否則無法偽裝。

所以,問題的第一大重點,其實並不在於王立強是否真的犯過詐騙罪。因為我們現在看到兩邊都有拿出證據,中共官方拿出了福建光澤縣的判決書,但被人質疑是造假,因為有搞技術的網友查了這個網頁,發現找不到一個歷時3年的網頁的正常關聯——這個關聯就是指,一個網頁信息出來,無論如何都會存在被分享、轉載,引用等等關聯。查不到任何關聯,就說明有可能是近期剛出現的。而另一邊,王立強據說也拿出了同樣是福建光澤縣開具的無犯罪記錄公證書,當然也有人質疑是造假。那麼其實這類證據嚴格說來,只有拿到原始文件,由專家來鑑定才可能得出權威的結論。

但我覺得王立強案件的重點不在這裡,他過去有否犯過詐騙罪其實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他現在說的東西,是否真實,是否有殺傷力,究竟有多少乾貨?

王立強的爆料有殺傷力嗎?答案是肯定的,而且殺傷力還不小。首先,根據澳媒的報導,王立強向澳洲情報機構(ASIO)的陳述書中,直接給出了幾十個人名,以及很多具體的地點,我們都知道,人名和地址,拼合起來,其實就是一張完整的間諜網絡,剩下的事情就是安全機關自己去處理了。而且他點名了一個中共在澳洲安插的高級間諜,這個應該是可靠的,雖然澳方沒有公開說已經如何如何,但如果這樣重磅的信息沒有得到核實,澳方不可能如此重視王立強的說辭。

其次,王立強給出的第二個重磅人名,就是向心夫婦,這個信息目前已經被台灣方面的迅速行動所證實,這個信息的殺傷力之巨大,可以說目前還很難準確評估,因為其爆炸範圍還在不斷擴大之中。

第三,除了給中共在港台和澳洲三地間諜網造成重大損失,王立強爆料的後續政治效應其實對中共是更大的殺傷力。在澳洲,從前情報機構首腦到現任情報總監,再到總理莫里森,都出面發表了措辭嚴厲的講話,整個澳洲政壇都被攪動。可以說,是王立強事件驚醒了澳洲,就像NBA事件驚醒了美國一樣,這個事件可能促成澳洲對中共一個整體的戰略轉變,這種代價,是中共花幾百億美元都彌補不了的。

還有就是台灣,向心夫婦21號入台,不料23號就爆發王立強事件,他們24日馬上準備離開,但為時已晚,這種巧合,正應了那句老話:人算不如天算,我相信向心夫婦現在可能腸子都悔青了。向心夫婦入台,顯然和王立強有關,他們可能必須去處理很多本該王立強做的事情,要干預台灣大選。但他們絕對沒想到王立強會以這樣的方式高調曝光他們,結果呢,向心夫婦現在等於是以另一種方式,正在客觀上影響台灣大選,只是影響的方向和他們期望的完全相反而已。這只能用一個詞來解釋,那就是“天意”。

王立強身份糾紛第二個關鍵點,就是很多人都說他不像間諜,比如英文不好、年紀太輕、沒有軍銜等等。其實這種說法的問題在於,混淆了職業間諜和間諜行為兩個概念。

我們都知道中共有很多訓練有素、能力全面的職業間諜,但也有更多的形形色色各個領域的普通人,被利用其職業特長來做很多間諜工作,就是說這些人都有多多少少的間諜行為,但他們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有過正規嚴格訓練並納入序列的間諜。

這樣的例子非常多,用中共慣用的一句話來說,叫做小兵辦大事。因為這些非典型間諜具有職業間諜不具備的優勢,就是數量龐大,信息來源廣泛,而且其讓人一眼看穿的非專業的外表反而成為最好的偽裝。郭文貴自己就說他曾經是國安的商幹特工,利用自己的商業網絡為國安部做事。還有此前在美國曝光的闖入川普莊園的張玉婧,剛認罪被判刑的前國航經理林英,以及不斷被揭發出來的眾多千人計劃的學者等等,他們都沒有受到過專業的訓練,也沒有被納入國安、軍方的序列,但他們實實在在做的就是間諜的工作。

王立強其實很近似這種情況。當然他因為受向心的器重,雖然級別不算高,但他實際上充當的是類似秘書、信使、聯絡人這樣的角色,所以他了解的情況比較全面。

其實中共這種間諜治國的體制,年齡從來不是問題,在大陸,中共已經從小學開始培養間諜苗子,訓練小孩監視老師,告發父母,更何況王立強這種有很好掩護身份和社會活動能力的成年人。

王立強事件的核心問題,是他揭開了中共海外滲透的真實一角,揭開了向心等間諜網絡的內幕,並且已經得到部分驗證。但我們看到中共的手法,一直在模糊焦點,盯著他是否詐騙犯,是否真正的間諜這些話題去炒作,其實就是使用人格謀殺的方式在轉移焦點。這可以說也是另一種變相的,比較隱蔽的,不解決問題,而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的方式。

至於最近媒體廣泛報導的王立強是化名一說,我查看澳洲第九頻道新聞網(Nine Network)新聞節目「60分鐘」對王立強的採訪,節目中並沒有明確提到王立強是化名,所以對王立強的真實姓名的說法,可能還需要等待進一步的信息予以確認。

最後呢,我還是很想羅嗦幾句,借這個機會向獲得區選大勝的香港朋友表示衷心的祝賀。你們這次用僅剩的一點民主權利,不但徹底改寫了香港社會基層政治版圖,更重要的是,你們用一種最為鮮活直接的方式,向全世界充分展示了中共為什麼不敢答應五大訴求,為什麼不敢實施雙普選。因為他們非常清楚,如果真的答應五大訴求,實施雙普選,中共的代理人將集體被掃地出門,所有鎮壓港人的罪行,都將被清算。這次壓倒性的勝利,是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最令人鼓舞的成果,香港民意的大爆發,香港人的集體猛醒,是大批學生和市民,用被棍打,被刀砍,被強姦,被槍擊,甚至永遠被消失換來的。香港人現在保有的最後這點自由,是成百上千的人失去自由換來的,香港未來的榮光,屬於每一個真正的香港人。再次祝福香港的朋友,你們已經創造了歷史,並且還會繼續創造下去。

謝謝各位。我們下次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