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長江露出江底 喜訊還是災難(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21日訊】最近,一則「武漢人民奔走相告:長江江底露出來了」的消息,引發關注。到底長江江底裸露是喜訊還是災難,我們來看專家的分析。

「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這是唐代詩人李白筆下的長江流經武漢的畫面。今天,在這裏再也看不到長江浩浩蕩蕩流向天邊的景象了。長江武漢段已經多處江底朝天了。

白沙洲、天興洲、鸚鵡洲長江大橋等處,江面中心都露出了大片灘塗和細長「道路」,天興洲快要與北岸連成一片了。人們甚至在露出的沙灘上休閒度假、放風箏、开越野車。

連離武漢不遠的鄂州觀音閣,也露出了岩石基座。

武漢當地媒體將這場生態災難當成喜訊報導,說「武漢人民奔走相告:長江江底露出來了」,人們可以「感受江底的氣息」了。

長江武漢航道局解釋說,今年長江水位低,是因爲夏季以來,長江流域整體雨水偏少。

不過,中國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卻不這樣看。

旅德中國水利專家 王維洛:「6月份,江西贛江和鄱陽湖的5條河流都發生洪水,淹的很厲害,7月份的時候,湖南的洪水很厲害,而且中國的媒體都不報導,基本上是中國的網民自己在網上報導的說今年長江中下游的洪水的水量已經超過了1998年的水量,水位也已經超過了。」

網上流傳的視頻顯示,夏天的鄂州觀音閣,宛如漂浮在水面,十幾米高的基座完全被淹沒。

水文資料顯示,7月份,鄂州長江水位超過設防水位。

王維洛:「所以,它說的那個話是不對的,說今年夏天以來,长江中下游降水比較少這是錯的,這是不對的。」

不僅湖北,江西北部的鄱陽湖也變成了草原,成了人們的野营之地。

王維洛:「今年鄱陽湖的(低)水位出現的時間比通常的要提前2個月,在12月6、7號這幾天,它的水位已經降到7.34米,比歷史最低點還要低。大家都很憂慮,這個鄱阳湖是長江邊上最大的一個湖,現在這個湖都露出底了,成了大草原了,可以開汽車可以玩了。」

那麼,是什麼原因造成了長江和鄱阳湖「底朝天」呢?

王維洛:「第一個原因,由於三峽工程的逆調節,就是它在枯水期的時候蓄水。攔截下游的流量,把水蓄在水庫裡頭,洪水來的時候它不蓄水,像今年7月份,它就不蓄水,而是加大了下瀉的流量。」

王維洛表示,三峽工程違反自然規律的逆調節,不僅造成夏季洪災加劇,也加重了冬季缺水。

王維洛:「第二個原因,以前我們面臨,長江中下游受影響的是三峽這麼一個大的工程,現在我們面臨的是28個大型水庫。」

據王維洛介紹,當初為了防止三峽工程泥沙淤積,中共在上游建了28個水庫為三峽工程攔沙,這28個水庫的攔水總量,在枯水期達500億立方米,是三峽工程蓄水量221.5億立方米的兩倍多。

王維洛:「第三個原因是是三峽工程的清水下瀉,挖深了長江幹流的河道,在枯水期的時候,長江的水進不了洞庭湖、也進不了鄱阳湖,也進不了洪湖。」

王維洛說,因為水庫的水基本是不流動的,所以泥沙都沉澱在水庫裡面,從水庫裡出來的水是沒有沙子的,清水會挖深河道,使長江幹流水位低於沿途的湖泊,破壞原來江水和湖水互相補充的機制,這就造成湖泊在枯水期更加缺水而露出湖底。

王維洛表示,三峽工程破壞了長江作為河流生態系統的平衡,將會帶來一系列惡果。他說,長江病得已經很厲害了。

採訪編輯/易如 後製/葛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