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一家6口呼救50分鐘活活燒死 鄰居:消防栓沒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04日訊】中國重慶市一棟居民樓本週一發生火災,居民一家6口在窗邊絕望呼救50分鐘後被大火吞噬。在此過程中,鄰居們曾想儘辦法施救而未果,只能流淚「眼看他們被燒死」。鄰居們反應,最初消防栓打開後卻發現沒有水,消防車到來後才有一股很細的水流出,最終沒能救回這6人的生命,他們當中年齡最小的才5歲。

這場慘烈的火災發生於當地時間2019年12月30日清晨,起火的房屋是重慶涪陵區踏水橋小區一棟18層的移民安置樓的12樓1號。這原本是一個幸福的8口之家,這場火災過後,只有當時在外地的劉明和他80多歲的老母親倖存,而劉明的父親、妻子、獨子劉千、兒媳婦陳小霞、10歲的孫女和5歲的孫子都不幸死於這場大火。

據陸媒報導,出事這天清晨,住在安置樓5樓的金世明從睡夢中被驚醒,聽到外面有人喊「冒煙了」「起火了」。他看了一眼手機,時間是6:06,他在窗邊沒看到火光,便披了件羽絨服跑下樓去仔細勘查情況。一抬頭,他看到有一股很大的濃煙從樓裏冒出來,仔細數了數,確定是12樓的「12-1」號起火了,便趕緊往樓上衝。

這時,住在17樓的王強也發現樓下冒煙了,18樓的小夥子跑下來告訴他是12樓的劉千家裏燃起來了。

王強與劉明交好,一心急著去救人。他穿著拖鞋就往樓下跑,同時挨家挨戶敲門叫醒鄰居們下樓避禍。跑到12-1後,王強先用腳猛踢門,但踢不動,於是去11樓找來一把洋鎬撬門,挖出一個孔後就有濃煙往外沖。

金世明爬上12樓時看到王強在撬門,便上前去打開消防栓,擰開閥門。他記得,當時沒有出水。他只好與另外兩人一起去幫助王強撬門,但濃煙越來越大,門也開始發燙,他們只能退到安全地帶,此時已是6點30分左右。

住在13-2的劉俊傑6點30分起床時發現樓下斜對面在冒煙,他看到劉千在窗邊伸出腦袋呼救。劉俊傑急忙叫起一家大小逃生下樓,在下樓時曾問其他鄰居有沒有打「119」叫消防車,有人回答說已經打過電話了。

到了樓下,他們看到劉千趴在窗邊打著手機手電筒喊救命,他說他們夫妻和兩個孩子都在主卧室的衛生間裏。

6點40分許,劉榮輝拿了繩子和其他三、四個鄰居跑到13樓1號,嘗試從這裏垂下繩子去救人,但裏面濃煙太大,根本無法進去;他們又嘗試從14-1去救人,但進去大概五米就被濃煙嗆得無法繼續進去,只好退出來。

這時,有人提醒用消防栓。劉榮輝把14樓的消防栓打開,卻只流出來很細的一股水,水流大小跟凈水器出來的水差不多,根本無法滅火。這時有警察來疏散人員,要求他們立刻離開。

譚波等另一撥人也拿了一根很長的安全繩上樓去想救人,但上到11樓就被警察趕下來。

住在11樓1號的姚先生在7點左右,曾通過自家衛生間的窗戶與樓上的劉千對話。「我朝上面喊『劉千!劉千!』,他就喊我們快把他們娃兒接下來,我讓他用繩子把娃兒套下來,他說沒得繩子,我又說把床單撕了,他說床單窗帘都被燒了,我就說那我馬上去找繩子。」姚先生說,當時劉千意識還很清醒,只是很著急,很想救孩子。

但當姚先生出門找繩子時,卻被趕來的消防員催促下樓。他對消防員說,劉千在求救,讓我們找繩子把他們娃兒先吊下來。消防員說:「你們下去你們下去,這個危險,讓我們來。」

根據多位居民反映,第一批消防人員到達現場的時間大概是7點左右,來了許多消防員,分布在不同樓層,有的在鋪水帶,有的在清場,有的在弄消防栓。

其次到達的是較大的雲梯消防車,在坡上的轉角處被一輛私家車擋住,在居民幫助下把那輛車推翻了,耽誤了大概三分鐘,但那時候被困的人都已經不行了,所以雲梯也沒用上。

然後來了一輛水車,這輛水車停了一會就走了。接著又來了兩輛消防車。最後又來了一輛水車,並用之前鋪設的水帶,給第一次來的消防車加水。

居民所拍照片顯示,7點05分,劉千還在打著手電筒呼救。消防車來了之後,劉千他們大約還呼救了十來分鐘,還能聽到孩子的哭喊聲。

最後,劉俊傑聽到劉千嘶吼著喊了一聲:「拿梯子!」之後不到一分鐘,衛生間窗口噴出一團火,呼救聲便消失了。

事後有位消防員稱,他們接到的第一通報警電話是6點44分。但鄰居們認為,最早報警人可能是劉千本人,劉千是社區居委會副主任,曾接受過比較專業的消防培訓,在他發現屋裏起火後,他不可能不先報警。

這棟樓的居民原來是一個大隊的,鄰里之間感情深厚,。當劉千在呼救的時候,樓下的鄰居也在喊「救命」「快救人」,很多人都在流淚,卻眼看著他們在大火中呼救了50分鐘後,在絕望、恐懼和痛苦中離開了這個世界。

「消防隊7點到現場,7點55分撲滅明火,為什麼耽誤了這麼長時間?」劉榮輝對此很不解。他推測,或許因為消防栓不出水或出水小。據稱,當時消防隊曾通知物業加壓,但因樓裏已經停了電,只好用了地下車庫的發電機給加壓泵增壓送水。

居民堅稱起火後曾發現消防栓裏沒有水,而且有些消防栓的閥門已經生鏽擰不開了,周圍的其它安置房也是如此。小區的保安則稱消防栓有水,只是壓力不足,水流很小。該社區一位鄭姓副主任接受媒體採訪時也重申了這一說法。居民們還懷疑,最先來的消防車裏也沒水,所以滅火只能依賴於消防栓。

該居民樓是一棟安置房,於2013年5月交房,業主至今沒拿到房產證。居民一開始就知道消防栓沒有水、消防器材不齊全,跟物業反映過很多次,都沒能徹底解決。

2019年5月,而小區貼出工程竣工標誌牌上顯示,這棟樓房的竣工時間為2019年5月7日。居民李先生憤慨的說:「2013年5月入住,2019年5月才驗收合格,等於說我們是住了6年危房。」

這場火災罹難者的親屬劉明事發時在外地,他在貴州承包了工地活,常年在外工作。火災發生的前一天晚上,他還跟家裏人視頻通了話。火災發生時,劉明正準備吃早飯,突然接到一個工友從家裏打來的電話,告知他家那棟樓12樓著火了。他立刻給家裏人打電話,卻一個都打不通。直到7點03分,終於打通了兒媳婦陳小霞的電話,但只說了兩三句便中斷了。他沒想到,這竟然是最後的訣別。

如今劉明一家8口僅剩下他自己和正在住院治療的老母親活著。1月2日上午,他把6位遇難的親人運回父親老家下葬時,眼淚和哭喊從未停止過,一直有人攙扶著他,安慰著他。但大家都很清楚,任何安慰也不能減輕他失去幾乎所有親人的痛苦。

(記者竺穎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