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來自新疆的海外留學生的自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個來自新疆海外留學生的自述

新唐人網的編輯您好,去年我離開新疆赴外留學。國內我常常翻牆,出國後關注新唐人網了解真相。聯想起我在國內的經歷,我鼓起勇氣寫下這封郵件。

我出生在一個富裕幸福且父母思想開放的家庭。幼時酷愛讀書,尤其是中華歷史,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開始了對國家政治的思考,校園裡我常常向老師提問,但顯然這是不可被觸碰的底線,新疆尤其如此。新疆對自由思想的管控抹殺與對人權極為殘忍的迫害,同對法制的踐踏留在了我的記憶中。人們處在一個極為高壓的環境中,況且這並不會因為你是漢人還是少數民族就加以區分。

75事件的之後幾天,正在上小學的我清晰記得那一天之後身邊人的惶恐,父母警告我哪裡都不許去。每個社區都開始組建安保隊,家家出人,人們抄起起一根大棒開始在小區周圍巡邏。本是友好民族的感情被徹底的撕裂了。那時的我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善良溫順的維吾爾人會做出這種事情,曾經在身邊一起生活的維吾爾人一下子在漢人眼裡變成了異類。同時政府對社會的管控也開始提升,烏魯木齊全城交通戒嚴以及斷網,這對新疆人民的生活產生了極大的影響,甚至網絡解禁後直到今日,你在新疆內很多網站與軟件都無法訪問使用。同時從內地到新疆投資的商人們也紛紛跑路撤離,沒人想用自己的生命冒險,噩夢開始了。

陳全國上台後,對新疆的管控達到了空前的高度,安裝大量的監控設備,走到哪裡都被看得到,街上可以看到真槍實彈的警察,每天還有部隊軍車巡邏,裝甲車停在學校門口,可是氣派。每隔500米建造一個根本不知道有什麼用警察樓,美其名曰便民警務站。僱傭社會上大量人員加入協警,安裝大量安檢門,不管你是去超市買菜,還是去商場陪家人看一場電影,你要通過數不盡的安檢門,安檢人員更是可以隨意在你的身上亂摸,但這還不是全部,街頭上三兩成群的防爆警察可以隨意檢查居民的身分證以及手機中的內容,在新疆你如果出門不帶身分證,你連社區的大門都回不去,一個個社區和廣場與購物中心如同一座座監獄,周圍拉滿了鐵絲網,入口與出口進出要刷身分證通過安檢,人們怨氣連連。而這些協警則每天不分晝夜的站崗執勤,很多人過年都不能回家,真可謂勞民傷財。在這片土地上的每個人的社交軟件,與通話無一不受到最嚴格的監控,各種因言論的駭人聽聞拘捕傳聞層出不窮,人們徹底怕了,即使有怨言也不敢說了。法制與人權被徹底踐踏,這種環境下,我怕了,但是幸運的是我躲了過去,甚至走出了中國。

新疆政府的種種作為更是不得人心,精神上對所有人進行壓迫。對國外還敢理直氣壯的歌功頌德,維吾爾人進學習班,清真寺上掛著五星紅旗,掛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橫幅。漢族則是從小開始高強度洗腦,政府教育我們民族團結,在學校裡民族問題成為了政治歷史必考。富強 民主 文明 和諧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愛國 敬業 誠信 友善,這是每個學生必須要背誦的,但是反問哪個是我們擁有的呢?還有那首 《中國人的宣言》中唱到的努力踐行我們的價值觀 請問你們做到了嗎?你們認為把這些橫幅貼滿大街,強迫各個商場放歌這個社會就真的如你們所說了嗎?

同時試問誰才是破壞民族團結的人?境外反華勢力嗎?但我認為,漢族心中對政府作為的不滿,對政府不敢發洩的怨氣,最終都將撒在無辜的維吾爾人身上,曾經和我們友好相處維吾爾人如今成為了我們新的仇恨對象,你們才是真正的幕後推手。

但是如今新疆的大多數人們還是選擇相信他們的政府,相信他們的黨,人們期盼著陳全國早日下台,換上一個新的開明領導。這並不怪新疆的人們,極權的高壓與外界信息的封鎖。早已從他們孩童時代開始就植入心中的同內地相比加強版的黨文化。毛澤東成為人們心中的寄託,人們渴望毛主席復活,帶他們過上那心中渴望的理想生活。看不到希望的我也只能帶著無奈在父母的支持下出國讀書,在這片自由幸福的土地上我實在是不能忘記我的家鄉與我所經歷的過去。我決定不再沉默,中共在新疆犯下的惡行遠遠不止於此,我願意站出來控訴他們的罪行。我要為更多人敲響警鐘,只有讓人們認清真相,關注新疆,才能避免新疆上演的一幕幕在更多地方上演。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