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武漢當局稱不明病毒性肺炎不是薩斯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07日訊】【今日點擊】(3662-1)

提要
武漢當局稱不明病毒性肺炎不是薩斯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在金球獎,昨天晚上金球獎,金球獎裡面呢出了很多,主要是有澳大利亞演員,他就談到了澳大利亞大火。那我突然想起來在推特上,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是因為跟澳大利亞的人聯繫不多啊,還是怎麼樣,它並不像加州大火時表現出來的,在推特上那麼那麼,就消息那麼多。確實澳大利亞大火呢好像在社會中,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很可能因為它是在南半球。但這大火的本身昨天看到推文說,將近5億隻動物被殺掉,已經死掉了5億隻,但是那個消息比較,稍微比較這個靠前。那我看過那個消息我就覺得蠻害怕,然後蠻恐怖蠻害怕的。

然後另外一個看到的視頻,就是整個澳大利亞是在火海中,很難說它怎麼救援,很難說它怎麼救援。因為它,你比如說在一條線著火,不是,它是整個澳大利亞。澳大利亞本身的它最大的特點,就是它的物種是特別的,它不同於其他大陸,它跟其他大陸完全不連的,它的物種完全是特別的,它的環境也是特別的。那澳大利亞人同樣是從歐洲過去的,他不是當地的人,澳大利亞本身的整個的生態環境,跟我們中國包括非洲、包括亞洲、歐洲、北美,甚至包括南美,全都不同,這是一個很特別很特別的一個地點。而且它的最大的特點就是它的古老性。澳大利亞的物種都是相對古老的,就是像我們,你比如說中國北方通常說的銀杏,銀杏樹有人說是有40多萬年的歷史,那就叫活化石嘛,那是比較古老的。

如果在一個古老的土地上,有著完全特別的物種,而且它的物種的本身具有時間的延續性,當爆發這麼大的大火,沒人知道它怎麼來的。其實有人說是放火,那現在很難說是不是放火,有點兒像去年的在加州的大火一樣,有點兒像。那它在這樣大規模的,其實在摧毀著澳大利亞的整個環境,甚至你可以說,摧毀著澳大利亞的古老的物種。那意味著什麼?這是我個人想到的,所以突然意識到,在預言當中的,很多的有一些災難的說法。英國的那個預言,就是叫漢密爾頓那個人,那個人他沒有預言到,他是從去年預言到澳大利亞大火,但他並沒有說今年。但是燒到現在呢,那火是從去年燒過來的,燒到現在呢給我最大的體會就是,就是毀掉曾經在地球上有著悠久環境,悠久歷史的東西。也就是說人居住的環境,已經開始遭遇到了不可名狀的,這種巨大的天災,但人們沒有意識,大家比較注重自己的東西,沒有意識。

武漢當局稱不明病毒性肺炎不是薩斯

那與此同時,在武漢出現的不明的有點像瘟疫,不明的這個肺炎吧,在持續的從昨天到今天,在持續的一種擴張式的這種散發。武漢當局發表聲明,不明病毒性肺炎不是薩斯,它聲明既不是薩斯,就不是薩斯、不是非典,也不是中東流行的一種感冒,也不是病毒性感冒、流行性感冒。還有一種叫什麼腺病毒(石濤口誤),它說都不是,但是呢它公布了最早的患病時間。最早的患病時間12月12日,它現在大概到了昨天的時候,它公布有已經就是59個人染病, 7個人嚴重,但是這個數字是有跳動的,相當跳動。而最晚的它收病的,收來的病人是12月29日,那我們看到的消息是12月30日。也就說最早染病的12月12日那個人,他在外面一直晃蕩了半個多月,然後才出現集體性的這種爆發。

所以圍繞著武漢,它主要把這些人關在了叫金銀潭醫院,武漢最大的傳染病醫院,在它的南樓分隔了三層。那所有醫生都是這種重裝備,嚴重裝備,就是完全就像我們電影裡看的那些,像有鼠疫啊、病毒啊,完全是那種裝備,就是全封閉的裝備,帶著氧氣罐。那如果醫生是這麼做的話,它也就表明他面對的,現在的在武漢發生的麻煩呢,到現在它搞不懂是什麼。所以我剛才節目類比了,就是在澳大利亞出現大火,也沒人明白那大火是怎麼來的,為什麼燒成這樣,不知道,所以這是一個麻煩。

1月5日武漢市宣布,不是流感、不是禽流感、腺病毒、非典,也不是中東呼吸綜合症,爆發於上個月。讓人們想到是非典,傳染性極高,當時在中國、香港和其他地區,700多人死亡。中國國家的健康委員會已經派員去了,而且已經去了一個星期了,動用了國家級的試驗機構,國家級的所有設備,它沒查出來,它沒查出來。那也就是超越了現在的,中國大陸的醫生的認知水平,世界衛生組織並沒有為此頒發旅遊禁令,我們也沒有看到,中共國跟世界衛生組織的合作。也就說它並沒有邀請,西方其他國家的專家到武漢去會診,它沒有。所以拖了這麼長時間,它又不去會診,到底意味著什麼?

香港,香港大學的有關傳染病醫院的專家,香港大學的這個,什麼傳染病醫院的控制中心的總監,同時是香港政府的這種傳染病病情的控制總監,他認為已經處於一種爆發階段,狀況類似非典,而應該是出現了人傳人的狀況,應該是出現了人傳人,但是武漢是否認人傳人的說法。而他認為是透過空氣傳染,而且避免去那些他叫濕街,香港人叫濕街,我想濕街就是海味嘍,海味跟野味,

這應該叫濕街。所以如果是不明肺炎,提醒大家在9月分,同時在9月分發生的 9月底10月初,在內蒙古發生的黑死病對吧,肺鼠疫。

第一個染病的肺鼠疫的人,是在自己家門口,家的邊上挖濕地,在濕地裡面有黑死病病毒,他就挖濕地那種濕氣他聞了就染病,那是第一個。到現在沒說他們怎麼樣,然後他太太被傳染。那緊接著沒多久出現第三例,距離他100多公里 150公里,那個人打了一隻兔子,野兔子,他剝了兔子的皮然後他染病。所以這是我們當時在節目中說了,兔子吃草 一定是在濕地,那草才會肥才好。所以都出現了類似當初的肺鼠疫,是跟水有關,那我們現在看到在武漢同樣跟水有關,在武漢海鮮城同樣跟水有關。而對比之下在香港出現了,已經出現了16例 17例,而且就這一天出現了8例,都去過武漢但沒有去過海鮮城,他們的症狀去過武漢沒有去過海鮮城。那這裡的問題就出現了,現在已經不是海鮮城的問題,而是整個武漢市,武漢市的武漢的普通居民,應該是有問題了。那些人都沒有去過這些地方,甚至有人都沒有上街,他怎麼會染病?

在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時講:武漢跟香港兩地處理的手法不同。香港吸收了當年非典時的教訓,29日從武漢返港的中大的女學生,4日發病 到仁安醫院求診被拒,後來轉入到香港的政府醫院。香港衛生署表示,20歲,星期日入院,患者曾有發燒、咳嗽,那發病前14天到過武漢。給她轉到威爾斯親王醫院進行治療,表明感染了叫腺病毒和冠狀病毒,但不是肺炎。這個消息其實是剛剛不久發出來的消息,但是現在看到的在中山大學,又出現了另外2例。中山大,因為大學開始復課開始上學了。

香港衛生署把應變的級別提高到嚴重,將武漢不明肺炎定性為,對公共衛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你看到香港政府它貼出來,曾經被懷疑成武漢不明肺炎的人,1 2 3 多大年齡?在哪兒染病?住什麼醫院? 現在如何?它有一個明確的表格。而在武漢市在中國大陸卻完全不同,中國大陸的媒體是不許報導的,而只政府公布,完全是按照政府公布的內容去說,沒有任何評論、評價。這中間處理的手法,基本上就跟當年非典的時候,處理的概念是一樣的。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 ,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