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芳:「依法治國」下的強制採血

在冠冕堂皇的「依法治國」口號下,中共對民眾人身權利的侵犯,監控手段的運用卻越發登峰造極。攝像頭星羅棋布,大數據,人臉識別,姿態識別等技術的濫用,強制採集個人信息等行為屢見不鮮,甚至出現強行採血的瘋狂行為。有法不依,執法犯法的行徑,在這個中共號稱「人權最好時期」在不斷上演。下面我們就一起看看看明慧網近期登出的幾個對法輪功學員強制採血的事例:

1、四川省內江市市中區壕子口派出所警察惡行

近日,四川省內江市市中區壕子口派出所警察唐建(音)和一網格警察,又對家住壕子口火車站附近的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鄧蘭英、王淑華等上門騷擾。唐建暴力拉開擋在臥室門口的鄧蘭英,強行進入其臥室,翻看、拍照。

曾經在二零一九年九月期間,壕子口派出所夥同內鐵社區人員,對家住壕子口內鐵社區的好幾名法輪功學員強行採血,其中鄧蘭英、王淑華也遭到強行採血。警察唐建就是親自參與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強行採血的人員。

2、山東東營市教師孟昱被警察強行抽血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五日,山東省東營市女法輪功學員孟昱,於二零一九年十月二日上午被強行綁架到東營區公安分局黃河路派出所,被非法拘留五天。此期間,派出所警察張廣煥等對她暴力相向,還把她送醫院強行採血。

孟昱在自述事情的經過中說道:我叫孟昱,四十九歲,是山東省東營市勝利七中的老師。二零一九年十月二日上午,因不明真相的路人舉報,被警察強行綁架到東營區公安分局黃河路派出所。

他們想要採我的血,我大聲喊:「師父救我!」我的雙腿被他們的身體固定住不能動,左臂被很高的警察擰到身後無法直腰,右手臂被三個警察拽著,手指被拽開,用針刺了我的食指和中指,他們說擠不出血來,手指都是白的,然後又在我右手小手臂處扎了一針,依然沒有血,他們就不停地拍打我的手臂,還是沒有一點點血。張廣煥惡狠狠地說:「到醫院抽她的血。」

大概在下午兩點我被強行綁架至東營市人民醫院。一進醫院,我就開始大聲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有些病號遠遠地圍過來聽,而張廣煥和另外兩個警察他們一直低著頭不說話。接下來要抽血,張廣煥說:「你配合點,否則很難看的。」我說:「不是我難看,是你們難看。」因為我一直不配合他們,抽血時,張廣煥突然打了我一拳,從下巴一直滑到鼻樑,聽到喀嚓響聲。我下意識的去捂鼻子,脫口而出:「我要投訴你。」這時他一下子猛拽我的手臂,窗口裡的那個大夫藉機抽走了我的血。現在一個星期了,手臂上還是青紫一片。

3、甘肅省蘭州市法輪功學員劉珍花被非法拘留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甘肅省蘭州市法輪功學員劉珍花講真相救人時,遭人惡告,被榆中縣定遠派出所五、六個警察綁架到派出所,被強行採血、按手印,然後被劫持到榆中縣拘留所,非法拘留了五天。

4、賈旭遭強制採血迫害,並被江西理工大學無理強行解聘

賈旭,男,三十一歲,江西理工大學電氣工程學院工程與自動化學院實驗員。因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惡告。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上午八時至十時許,贛州市公安局章貢分局國保大隊的仲航,夥同其他幾個警察非法闖入賈旭家中,將賈旭綁架並非法抄家,非法行政拘留。賈旭的妻子就職於江西理工大學外語外貿學院,也被騷擾。賈旭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回家後,國保警察仲航幾次三番電話騷擾賈旭及其家人,強制要求賈旭去派出所。六月十三日,在解放派出所,賈旭被國保盤問,並被強制採血迫害。江西理工大學校方因賈旭修煉法輪功,以所謂的「思想品德」考核不合格為由,無理強行解聘賈旭。

中國法律明文規定公民人身權利不受侵犯。警察對公民強行採血,強制採集個人信息的行為實為無法無天,其行徑已觸犯法律。同時,中共對這些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使其「假、惡、鬥」本質暴露無遺。古語說:「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法輪功學員通過二十年和平理性反迫害,使得真相迅速傳播,世界上越來越多的民眾了解了事實,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同時發出了強烈的正義之聲,反對中共活摘人體器官,以美國為首的國家對迫害人權的惡棍實施制裁。

中共內外交困,不擇手段地加強對民眾的監控,更暴露出其末日的恐懼心理。其所作所為,因嚴重侵犯公民的合法權利,愈發不得人心,嚴密監控之下,卻民心盡失。目前,已經有三億四千多萬的民眾退出曾經加入的黨、團、隊組織。在此奉勸體制內的人員,中共已走向窮途末路,而你的路將如何選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