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志:栽贓自焚案 中共害全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月十一日伊朗官方公開承認意外擊落烏克蘭客機,但當天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以頭版通欄大標題發表報導,否認伊朗用導彈擊落客機,鬧出國際大笑話。《美國之音》報導說,中共近年來以所謂的「傳播謠言或不實信息」為理由,大肆抓捕網民。但中共官方此次不但沒有問罪《環球時報》,還緊急刪除網民轉發用來嘲笑《環球時報》頭版的圖片。有網民說:「《人民日報》與《環球時報》自從畝產萬斤以來一直是中國人民的笑柄。」「上行下效,各省各市各鎮等政府部門都是吹著浮誇風」。

這則國際笑話的背後,其實暴露了中共說謊成性的本質與一言堂的霸道性格。這就像車禍肇事之後,旁觀者指證歷歷,肇事者已經認罪,卻有好事者挺身替禍首開脫責任,還一味掩蓋事實,企圖箝制真實消息,自己造假卻還阻止別人說真話,以致獻醜海內外。

中共造假的同時,還禁止別人說真話,並非始自今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與江氏集團動用整部國家機器,非法迫害上億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就是顯著的例子。中共為了實行「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的滅絕政策,不斷製造「假新聞」,編造一連串自焚、殺人與斂財等彌天謊言,企圖激發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其中荼毒世人最嚴重者,莫過於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炮製的「天安門自焚事件」,意圖誣蔑陷害法輪功,以所謂的五人「自焚」謊言欺騙民眾。

如果把十九年前的中央電視台「天安門自焚事件」錄像畫面進行慢鏡頭分析,便會暴露出很多疑點,說明這場「自焚」事件完全是一場精心佈局的預謀與騙局。

一、在「自焚」事件中被大面積燒傷的小女孩劉思影氣管被切開後四天就能接受採訪並能唱歌。

二、《焦點訪談》錄影證實,劉春玲沒被火燒死,卻被警察用重物擊打頭部倒下。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4-1-10-minghui-tiananmen-zifen.jpg

三、天安門巡邏的警察幾分鐘內從兩輛警車裡拿出二十多個滅火器和滅火毯「應付」該起「自焚」突發事件。

四、北京積水潭醫院治療「自焚」大面積燒傷者,不作任何防護。允許記者近距離採訪,所有被嚴重燒傷的人都被緊緊的用紗布包裹,完全違反醫學常識。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1-8-23-minghui-wenzhou-zifen-03.jpg

五、「王進東」在自焚時衣服已被燒焦,但是最易燃燒的頭髮還在頭上,他腿間的盛滿汽油的雪碧瓶卻完好無損。在他喊出那句似是而非的口號之前,警察手中的滅火毯卻在他頭上優閒的搖晃很久,沒有絲毫滅火的急迫。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3-6-5-zifen-1.jpg

六、在央視和新華社的「自焚」報導中,先後出現了三個不同的「王進東」。台灣大學語音識別實驗室受「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委託,對王進東的聲音作了語音鑒定,得出明確結論:《焦點訪談》第一集中的王進東與後來的王進東不是同一人。「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經可靠途徑查獲:參與「自焚」的「王進東」是由一名現役軍人扮演。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8-1-30-zifen-truth-01.jpg

不僅上述造假的鑿痕太過明顯,《華盛頓郵報》在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頭版頭條發表了調查報告《自焚的火燄照亮了中國的黑幕──當自焚的動機乃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郵報記者菲力蒲﹒潘親自到自焚身亡的劉春玲的家鄉開封實地調查,鄰居們說從來沒有人看見過劉春玲煉法輪功。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該年八月十四日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當局「國家恐怖主義」的行為,指控「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對法輪功的構陷,涉及驚人的陰謀與謀殺。聲明中說:從錄影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中國代表團面對確鑿的證據,沒有辯詞。該聲明已被聯合國備案。

令中共極度難堪的是,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八日由新唐人電視台製作、揭露「天安門自焚真相」的紀錄片《偽火》,從各國參賽的六百多部影片中脫穎而出,獲得第五十一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該獎項在記錄片領域享有盛譽,其歷史僅次於 「奧斯卡」。《偽火》影片以觸目驚心的畫面和精闢嚴謹的分析,揭示了「自焚」案的諸多疑點,從而證實了整齣事件是中共栽贓法輪功而炮製的偽案。《偽火》的視頻可在《獲獎影片:偽火(中文版)》下載觀看。

「造假」是中共一貫手法,「造假」歪風引領人心沉淪;中共迫害「真、善、忍」,使「假、惡、鬥」毒害全中國,倫理道德淪喪,人人為近敵;目前許多中國人唯物是尚,不信神佛,在黨文化的薰染下,迷失純真本性。中共習於「造假」,邪風瀰漫中國社會,亂象頻生,僅舉兩例。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六日,四川省成都市溫江區七中實驗學校驚傳發霉食材、危及學生健康的醜聞,當地政府卻調動大批警力封鎖學校,祕密抓捕家長。三月十七日,當地政府在沒有一名家長參加的情況下,自導自演了一場新聞發布會鬧劇:將最初在現場拍攝照片、揭發發霉食材的三名家長稱為「犯罪嫌疑人」,宣稱他們闖入小學食堂,撕破食材包裝,刻意擺拍成為照片視頻傳到網絡。對此荒唐的新聞發布會,家長們不僅憤怒,更感慨政府蓄意顛倒黑白。

去年十月,重慶大學博物館在該校九十周年校慶前夕展出大量文物,被質疑是贗品,有造假之嫌,引起輿論廣泛關注。一名看過展覽、身為收藏愛好者的作者發表文章,質疑館內充斥數百件贗品,並對展品逐一點評。從秦始皇陵銅車馬、唐三彩掛藍到漢代彩繪俑,這些仿製品工藝粗糙,顛覆文物常識,不僅行家看了直搖頭,連普通參觀者也能發現破綻。

上述場景,西方文明社會感到不可思議,但對中國人而言,卻不陌生。近年中國很多社會怪像,看似人的素質日益低下,實肇因被「假、惡、鬥」的黨文化耳濡目染所致。民間廣傳順口溜,所謂「村騙鄉,鄉騙縣,一直騙到國務院」,頑疾已久,根治也難。不僅地方造假,上樑不正下樑歪,基層政府需要政績來升職,高層政府要保GDP增長速度。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八日,李克強智囊、中共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人民日報》撰文表示,一些地方時有發生的統計造假、弄虛作假,違反法律法規。

在中國大陸,假食品、冒牌貨與「山寨版」早已不是新聞。「中國製造」的造假,近年也引起西方國家關註:二零零八年,中國爆發「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震驚全球;許多新藥臨床試驗數據憑空捏造,罔顧人命;畢業生論文抄襲,遍及中國各高等院校。從本科生、研究生到博士生,從學生到教授,從校長到中科院的院士,甚至爆出學術界跨國論文造假的醜聞。只要有利可圖,就會有人造假。

學校用發霉食材,黑心是首因;高官學歷造假,「假大空」已積習難返。中共炮製自焚偽案,卻是出於栽贓構陷,妄圖蒙蔽世人;自焚偽案十九年,「造假」貽害全中國。十幾年來,幸有《偽火》在海內外廣泛傳播,無數民眾通過了解「自焚真相」從而明瞭迫害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人心日漸覺醒。「真、善、忍」是普世價值,恰是整飭歪風邪氣的解藥良方。衷心祝願世人回歸傳統理念,實事求是,唾棄造假,則人心歸正,國之幸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