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等高校清退千名研究生 有人入學15年沒畢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20日訊】近日,有近30所中國高校公布了超過1300名碩博研究生的退學名單,其中包括清華大學復旦大學等知名高校。延邊大學解釋清退學生的原因之一,是有人入學15年沒畢業。評論認為,高校清退研究生的舉措,只是高校「淘汰」學生的一個幌子。

中國延邊大學日前發布了《研究生退學決定公告》,對學校14名博士和122名碩士送達退學決定。這些研究生被清退的原因是「超過最長學習年限」。退學學生名單顯示,有一名學生2005年入學,近15年都沒畢業。

陸媒記者採訪了一些在校學生,他們大都十分認同學校的做法。

延邊大學趙同學說,清退的這些學生,好多已經超出了學習年限,所以學校已經給他們留了一段緩衝時間,讓他們能夠畢業。但是他們還是沒有利用好這段時間完成學業。

趙同學認為,高校清退千名研究生這一作法,能夠反向推動在讀研究生,讓他們更加努力地去學習,更好地把學業完成。

同年3月,廣州大學也曾對72名研究生作出退學處理。隨即,合肥工業大學、西南交通大學等高校,也加入了清退不合格學生行列,理由大都是「在學校規定的最長學習年限內未完成學業」。

對於高校清退不合格研究生的情況,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1300多人被清退,按照高校正常的淘汰率,這個比例依然是一個小比例。但同時也傳達出了研究生招錄及畢業情況轉變的信號。

儲朝暉認為,有志於從事研究生學習的青年學生,要調整學習思路,把研究生學習當作正常的學習過程,去努力完成學業,而不僅僅作為延遲就業的溫室。

近30所中國高校公布了超過1300名碩博研究生的退學名單。(資料圖片)

事實上,早在2010年8月,武漢華中科技大學研究生院,就曾在官網上公開發布聲明,要求307名不能按期完成學業的研究生退學。

在這次清退名單中還包括許多掛職讀研的中共官員,如湖北省荊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張其寬、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經濟發展局局長陳華奮和原武鋼實業公司中共黨委宣傳部部長何慕彥等。

華中科大一名教授透露,這些官員長期不來學院上課,有些甚至已超時學習兩三年。有些官員派祕書來上課記筆記、做作業,這在高校是公開的祕密。

該教授表示,如果太嚴格要求的話,會導致很多人拿不到學分,最後學校會追究導師的責任。

評論認為,中共官員考博士、讀碩士是中國研究生教育的潛規則,利益交換背後的教育腐敗在中國高校普遍存在。

原武漢大學校長劉道玉曾公開批評,「官員和老闆考博是一路綠燈」,官員以不菲的學費買博士帽,而大學以賣學位換取資源,是典型的權錢交易。

《新京報》報導說:原本為照顧國企技術骨幹而制定的研究生單考政策,如今已成為官員和企業高管獲取文憑的管道。而文憑背後存在各種隱性的利益關係,文憑能有助於官員晉升,官員、企業高管能為學院帶來科研專案和經費。

華中科大管理學院一副院長介紹,官員進入高校讀碩士的捷徑就是單考。而單考就是學校自己命題,降低門檻錄取一些在職的領導幹部和企業高管,有的甚至不需要任何考試,讓有錢、有權者能夠輕鬆過關。

一位博士生導師描述自己博士生招生「結構」:三分之一的名額留給官員,三分之一留給企業家,另外三分之一留給真正做學問的人。

這樣做的結果就是:官員在經濟利益得到極大滿足的同時,所謂「文化層次」顯著提高;商界領袖的政治地位和「文化水準」也迅速躥升;某些文化學者則用碩士帽和博士帽換得名利雙收。

這一「互惠互利」的連環套,在中共體制下被耍弄得虎虎生風。

分析人士顏丹認為,中國大陸所有高校普遍存在「文憑工廠」的問題。現在高校清退研究生只不過是高校「淘汰」學生的一個幌子而已。

因為要清退什麼樣的學生,學校和指導教授幾乎擁有絕對的權力。而研究生多年未能畢業,或出現「學術不端」的源頭,並不全在學生身上。一些頭頂官銜的博士導師、教授自然不會自揭其短,因此,就迫切需要有人來背鍋。

顏丹說,實際上,中國高校的學術能力極為有限。自己出不了成果,臉上掛不住,就只能去偷去搶了,既然連教授都是水貨,又怎能僅憑清退幾個學生,就能提高了教育水平?

高校的水貨教授掌握著學生的「生殺大權」,可想學生不水也不行了。這才是中國高校普遍清退學生的關鍵所在。

顏丹感嘆說,幾十年來,中國高等教育的名聲,怕是已經臭不可聞了。大學教育的危機,已成為擺在中共面前最為緊要的危機之一。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