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等高校清退千名研究生 有人入学15年没毕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20日讯】近日,有近30所中国高校公布了超过1300名硕博研究生的退学名单,其中包括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知名高校。延边大学解释清退学生的原因之一,是有人入学15年没毕业。评论认为,高校清退研究生的举措,只是高校“淘汰”学生的一个幌子。

中国延边大学日前发布了《研究生退学决定公告》,对学校14名博士和122名硕士送达退学决定。这些研究生被清退的原因是“超过最长学习年限”。退学学生名单显示,有一名学生2005年入学,近15年都没毕业。

陆媒记者采访了一些在校学生,他们大都十分认同学校的做法。

延边大学赵同学说,清退的这些学生,好多已经超出了学习年限,所以学校已经给他们留了一段缓冲时间,让他们能够毕业。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利用好这段时间完成学业。

赵同学认为,高校清退千名研究生这一作法,能够反向推动在读研究生,让他们更加努力地去学习,更好地把学业完成。

同年3月,广州大学也曾对72名研究生作出退学处理。随即,合肥工业大学、西南交通大学等高校,也加入了清退不合格学生行列,理由大都是“在学校规定的最长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

对于高校清退不合格研究生的情况,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1300多人被清退,按照高校正常的淘汰率,这个比例依然是一个小比例。但同时也传达出了研究生招录及毕业情况转变的信号。

储朝晖认为,有志于从事研究生学习的青年学生,要调整学习思路,把研究生学习当作正常的学习过程,去努力完成学业,而不仅仅作为延迟就业的温室。

近30所中国高校公布了超过1300名硕博研究生的退学名单。(资料图片)

事实上,早在2010年8月,武汉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院,就曾在官网上公开发布声明,要求307名不能按期完成学业的研究生退学。

在这次清退名单中还包括许多挂职读研的中共官员,如湖北省荆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张其宽、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经济发展局局长陈华奋和原武钢实业公司中共党委宣传部部长何慕彦等。

华中科大一名教授透露,这些官员长期不来学院上课,有些甚至已超时学习两三年。有些官员派秘书来上课记笔记、做作业,这在高校是公开的秘密。

该教授表示,如果太严格要求的话,会导致很多人拿不到学分,最后学校会追究导师的责任。

评论认为,中共官员考博士、读硕士是中国研究生教育的潜规则,利益交换背后的教育腐败在中国高校普遍存在。

原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曾公开批评,“官员和老板考博是一路绿灯”,官员以不菲的学费买博士帽,而大学以卖学位换取资源,是典型的权钱交易。

《新京报》报导说:原本为照顾国企技术骨干而制定的研究生单考政策,如今已成为官员和企业高管获取文凭的管道。而文凭背后存在各种隐性的利益关系,文凭能有助于官员晋升,官员、企业高管能为学院带来科研专案和经费。

华中科大管理学院一副院长介绍,官员进入高校读硕士的捷径就是单考。而单考就是学校自己命题,降低门槛录取一些在职的领导干部和企业高管,有的甚至不需要任何考试,让有钱、有权者能够轻松过关。

一位博士生导师描述自己博士生招生“结构”:三分之一的名额留给官员,三分之一留给企业家,另外三分之一留给真正做学问的人。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官员在经济利益得到极大满足的同时,所谓“文化层次”显著提高;商界领袖的政治地位和“文化水准”也迅速蹿升;某些文化学者则用硕士帽和博士帽换得名利双收。

这一“互惠互利”的连环套,在中共体制下被耍弄得虎虎生风。

分析人士颜丹认为,中国大陆所有高校普遍存在“文凭工厂”的问题。现在高校清退研究生只不过是高校“淘汰”学生的一个幌子而已。

因为要清退什么样的学生,学校和指导教授几乎拥有绝对的权力。而研究生多年未能毕业,或出现“学术不端”的源头,并不全在学生身上。一些头顶官衔的博士导师、教授自然不会自揭其短,因此,就迫切需要有人来背锅。

颜丹说,实际上,中国高校的学术能力极为有限。自己出不了成果,脸上挂不住,就只能去偷去抢了,既然连教授都是水货,又怎能仅凭清退几个学生,就能提高了教育水平?

高校的水货教授掌握著学生的“生杀大权”,可想学生不水也不行了。这才是中国高校普遍清退学生的关键所在。

颜丹感叹说,几十年来,中国高等教育的名声,怕是已经臭不可闻了。大学教育的危机,已成为摆在中共面前最为紧要的危机之一。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