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二十年內兩次大瘟疫 中南海何去何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幾日,在武漢最開始爆發並正在中國大地蔓延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引起了各國媒體的高度關注。一位2003年SARS期間曾在北京工作的德國人問了我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為什麼兩次大瘟疫都在中國爆發,而不是印度?」在他看來,印度的大城市衛生要遠比北京、武漢等大城市糟糕,爆發瘟疫的概率也就更高。

而對於當年SARS期間大街上空空蕩蕩的情形和壓抑的氛圍,這位德國朋友仍記憶猶新,但他未必知道的是,雖然官方報導的死亡數字是800多,但真實數字要高得多。筆者就聽一個醫生朋友說至少一萬多人死於SARS,而且因為很多病患確診並未寫上該病名,所以未被計算在內。

十七年後,一種遠比SARS更為可怕的病毒又開始在中國大地上肆虐,而且目前業已到了失控的地步。有武漢醫務人員冒死爆料稱,現在感染者已接近十萬,而死亡者也絕非是官方披露的數字。據武漢一名網友稱,當地僅一家殯儀館一天就拉來了50個逝者,還有上海內部消息稱,上海業已有30人死亡。顯然,中共各級政府仍在繼續瞞報,繼續掩蓋疫情擴散的真實情形。

對於失控的疫情,就連剛從武漢回來的SARS專家、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也束手無策,感到害怕。他對採訪的記者表示:「對這次武漢肺炎,我真的感到極其無力。根本沒法跟SARS疫情相比較。……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

「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這也意味著死亡人數更高,以其高感染率,高致命率,死亡數字會不會也是10倍起跳,即超過百萬人,或者更高呢?

是啊,在短短20年間,一個國家居然爆發了兩場令人恐怖的瘟疫,這在古今中外歷史上應該也是並不多見的—-除了當年迫害基督教的羅馬帝國,而這確實值得人們思索。

這兩次大瘟疫是天災還是人禍?關於來無蹤去無影的SARS病毒,中共當局雖然最終於2018年在蝙蝠身上提取到了,但對於其傳染管道仍未有定論。而對於此次的武漢肺炎病毒,海外自媒體有消息指,證據表明其來自中共軍方,是試驗室洩露還是有意投放,還有待更多證據,但病毒發生變異,疫情失控,未必是始作俑者能預料到的,冥冥中或許還有一種力量。這究竟是什麼?

中國古人認為世界有陰有陽,是由具備金、木、水、火、土五種特性的物質構成的,這些物質被稱作「五行」。西漢的董仲舒在陰陽五行說的基礎上提出了「天人感應」學說,其核心是天是最高的神,天人合一,天人可相互感應。具體來說,就是天人相類相通,上天的賞罰是依據人類行為好壞而施,即上天分別用符瑞和災異對統治者顯示讚賞和譴責。兩次大瘟疫以及近些年來持續不斷的旱災、水災、風災、地震等就是上天對人的譴責的具體表現。

不管中南海高層是否願意承認,上天早已用各種方式點明,中共過去二十年間最大的惡事就是將眾多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毒打、虐殺,甚至活摘器官,而且迄今迫害仍在延續,這引發了人神共憤,一再降下天災。此外,中共還將針對法輪功的迫害手段延伸到了對基督徒、天主教徒、新疆人、西藏人、異議人士身上。而在這二十年間,有多少世人聽信了中共炮製的謊言和暴力的淫威下而對法輪功等信仰者心懷仇恨,或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不願接受真相,或是對迫害推波助瀾,更有不少本該救死扶傷的醫護人員、員警等昧著良心,為了金錢,助紂為虐,參與滔天罪惡。

要知道,上天在恆定著一切,迫害良善就是對邪惡的縱容。無論是掌握國家機器的高層,還是具體執行命令的公務人員以及普通民眾,如果善惡不分,良知不在,人間福分用完之人就會在天譴中失去生命。

是以,中南海要知曉的第一件事就是兩次大瘟疫和其他災禍都是由中共自身的罪惡引起,而與之有關聯的第二件需要知道的事情是:正是因為作惡太多,天災才更多更為頻繁,這預示著中共政權已進入倒計時。

縱觀華夏歷史,從夏朝開始,王朝末年就多天災。根據史書記載,夏朝末年,發生過兩次大地震。西週末年,都城和附近涇水、渭水、洛水三條河的地區都發生了地震,而且還出現了一些異常氣候和自然現象。秦朝末年,則出現了罕見的水災。西漢後期,從元帝起,災禍就連年不斷,一直持續到西漢滅亡,災禍包括水災、旱災、蟲災等。

東漢後期,更是多次暴發大疫。東漢末年,即西元217年,全國發生了一次非常嚴重的疫情,當時「家家有殭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

而處於變動歷史時期的三國兩晉時期,共發生旱災六十次,水災五十六次,風災五十四次,地震五十三次,雨雹之災三十五次,疫災十七次,蝗災十四次,歉饑十三次,霜雪、「地沸」各兩次。

隋朝後期,山東、河南發大水,淹沒四十餘郡,而且不久出現疾疫。其中山東地區疫情尤為嚴重,「人多死」。隋朝末年,關中地區疾疫流行,「炎旱傷稼」。唐朝後期到滅亡,也出現了大疫。

南宋末年,浙江永嘉地區大疫,死者眾多。在南宋王朝被滅之際,瘟疫再次降臨,杭州城內「疫氣蒸蒸,人之病死者不可以數計」。

元朝最後一個皇帝順帝時,是元朝歷史上疫病流行最多的時期,史書載有12次之多。平均每三年就有一次瘟疫發生,死人無數。一次京師大疫長達兩年之久。

明朝末年,各地的瘟疫是一場連一場。崇禎十四年,京津地區、江蘇吳江都遭到大疫襲擊,崇禎十六、十七兩年是山西流行瘟疫的高峰,死人無數。崇禎十七年,京師鼠疫大作,造成「十室九空,甚至戶丁盡絕,無人收斂者」的慘狀。

清朝末年同樣是疫病流行十分頻繁。光緒帝34年中19年有疫病,宣統帝3年中2年有疫病。當時主要疾病是霍亂、鼠疫和瘧疾。1902年,京津地區霍亂流行,死人無數,「有以頃刻死者,有半日死者」。1910年鼠疫在東北流行關內,一些地區也被傳染到,死亡的人數非常多。

歷史走到今天,發生在中國大地上的災禍也是一個接一個,中共「亡黨」已是現在進行時。對於如何避免災禍,宋神宗時著名的大臣富弼給出的建議是:「推至誠,行至德,思所以厭塞其變,以謝天地之譴告焉」。這就是如果統治者能夠接受上天的警示,改善治政,就會感應上天,改變命運,否則必將亡國失政。

對於中南海最高層,如果能將兩次大瘟疫、地震等災禍視為上天對自己的警示,並進而修正自己的錯誤,解體禍國殃民的中共,則不僅完成了自我的救贖,而且利國利民。反之則踏上一條不歸路。

對於那些被中共謊言蒙蔽、在瘟疫等災禍中尋找出路之人,要想得救,一定要找回自己的良知,其中的關鍵是要瞭解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瞭解中共的邪惡。瞭解了真相後,要儘早退出中共邪黨以及一切附屬組織,如此就可以如歷史上的一些「幸運兒」一樣,避免瘟疫的光顧,甚至可以走入歷史的新紀元。

是選擇保有自己的生命,還是追隨中共、拒絕真相,每個人都在決定著自己的未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