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二十年内两次大瘟疫 中南海何去何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几日,在武汉最开始爆发并正在中国大地蔓延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引起了各国媒体的高度关注。一位2003年SARS期间曾在北京工作的德国人问了我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为什么两次大瘟疫都在中国爆发,而不是印度?”在他看来,印度的大城市卫生要远比北京、武汉等大城市糟糕,爆发瘟疫的概率也就更高。

而对于当年SARS期间大街上空空荡荡的情形和压抑的氛围,这位德国朋友仍记忆犹新,但他未必知道的是,虽然官方报导的死亡数字是800多,但真实数字要高得多。笔者就听一个医生朋友说至少一万多人死于SARS,而且因为很多病患确诊并未写上该病名,所以未被计算在内。

十七年后,一种远比SARS更为可怕的病毒又开始在中国大地上肆虐,而且目前业已到了失控的地步。有武汉医务人员冒死爆料称,现在感染者已接近十万,而死亡者也绝非是官方披露的数字。据武汉一名网友称,当地仅一家殡仪馆一天就拉来了50个逝者,还有上海内部消息称,上海业已有30人死亡。显然,中共各级政府仍在继续瞒报,继续掩盖疫情扩散的真实情形。

对于失控的疫情,就连刚从武汉回来的SARS专家、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也束手无策,感到害怕。他对采访的记者表示:“对这次武汉肺炎,我真的感到极其无力。根本没法跟SARS疫情相比较。……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

“感染规模是SARS的10倍起跳”,这也意味着死亡人数更高,以其高感染率,高致命率,死亡数字会不会也是10倍起跳,即超过百万人,或者更高呢?

是啊,在短短20年间,一个国家居然爆发了两场令人恐怖的瘟疫,这在古今中外历史上应该也是并不多见的—-除了当年迫害基督教的罗马帝国,而这确实值得人们思索。

这两次大瘟疫是天灾还是人祸?关于来无踪去无影的SARS病毒,中共当局虽然最终于2018年在蝙蝠身上提取到了,但对于其传染管道仍未有定论。而对于此次的武汉肺炎病毒,海外自媒体有消息指,证据表明其来自中共军方,是试验室泄露还是有意投放,还有待更多证据,但病毒发生变异,疫情失控,未必是始作俑者能预料到的,冥冥中或许还有一种力量。这究竟是什么?

中国古人认为世界有阴有阳,是由具备金、木、水、火、土五种特性的物质构成的,这些物质被称作“五行”。西汉的董仲舒在阴阳五行说的基础上提出了“天人感应”学说,其核心是天是最高的神,天人合一,天人可相互感应。具体来说,就是天人相类相通,上天的赏罚是依据人类行为好坏而施,即上天分别用符瑞和灾异对统治者显示赞赏和谴责。两次大瘟疫以及近些年来持续不断的旱灾、水灾、风灾、地震等就是上天对人的谴责的具体表现。

不管中南海高层是否愿意承认,上天早已用各种方式点明,中共过去二十年间最大的恶事就是将众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毒打、虐杀,甚至活摘器官,而且迄今迫害仍在延续,这引发了人神共愤,一再降下天灾。此外,中共还将针对法轮功的迫害手段延伸到了对基督徒、天主教徒、新疆人、西藏人、异议人士身上。而在这二十年间,有多少世人听信了中共炮制的谎言和暴力的淫威下而对法轮功等信仰者心怀仇恨,或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愿接受真相,或是对迫害推波助澜,更有不少本该救死扶伤的医护人员、员警等昧著良心,为了金钱,助纣为虐,参与滔天罪恶。

要知道,上天在恒定着一切,迫害良善就是对邪恶的纵容。无论是掌握国家机器的高层,还是具体执行命令的公务人员以及普通民众,如果善恶不分,良知不在,人间福分用完之人就会在天谴中失去生命。

是以,中南海要知晓的第一件事就是两次大瘟疫和其他灾祸都是由中共自身的罪恶引起,而与之有关联的第二件需要知道的事情是:正是因为作恶太多,天灾才更多更为频繁,这预示著中共政权已进入倒计时。

纵观华夏历史,从夏朝开始,王朝末年就多天灾。根据史书记载,夏朝末年,发生过两次大地震。西周末年,都城和附近泾水、渭水、洛水三条河的地区都发生了地震,而且还出现了一些异常气候和自然现象。秦朝末年,则出现了罕见的水灾。西汉后期,从元帝起,灾祸就连年不断,一直持续到西汉灭亡,灾祸包括水灾、旱灾、虫灾等。

东汉后期,更是多次暴发大疫。东汉末年,即公元217年,全国发生了一次非常严重的疫情,当时“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

而处于变动历史时期的三国两晋时期,共发生旱灾六十次,水灾五十六次,风灾五十四次,地震五十三次,雨雹之灾三十五次,疫灾十七次,蝗灾十四次,歉饥十三次,霜雪、“地沸”各两次。

隋朝后期,山东、河南发大水,淹没四十余郡,而且不久出现疾疫。其中山东地区疫情尤为严重,“人多死”。隋朝末年,关中地区疾疫流行,“炎旱伤稼”。唐朝后期到灭亡,也出现了大疫。

南宋末年,浙江永嘉地区大疫,死者众多。在南宋王朝被灭之际,瘟疫再次降临,杭州城内“疫气蒸蒸,人之病死者不可以数计”。

元朝最后一个皇帝顺帝时,是元朝历史上疫病流行最多的时期,史书载有12次之多。平均每三年就有一次瘟疫发生,死人无数。一次京师大疫长达两年之久。

明朝末年,各地的瘟疫是一场连一场。崇祯十四年,京津地区、江苏吴江都遭到大疫袭击,崇祯十六、十七两年是山西流行瘟疫的高峰,死人无数。崇祯十七年,京师鼠疫大作,造成“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无人收敛者”的惨状。

清朝末年同样是疫病流行十分频繁。光绪帝34年中19年有疫病,宣统帝3年中2年有疫病。当时主要疾病是霍乱、鼠疫和疟疾。1902年,京津地区霍乱流行,死人无数,“有以顷刻死者,有半日死者”。1910年鼠疫在东北流行关内,一些地区也被传染到,死亡的人数非常多。

历史走到今天,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灾祸也是一个接一个,中共“亡党”已是现在进行时。对于如何避免灾祸,宋神宗时著名的大臣富弼给出的建议是:“推至诚,行至德,思所以厌塞其变,以谢天地之谴告焉”。这就是如果统治者能够接受上天的警示,改善治政,就会感应上天,改变命运,否则必将亡国失政。

对于中南海最高层,如果能将两次大瘟疫、地震等灾祸视为上天对自己的警示,并进而修正自己的错误,解体祸国殃民的中共,则不仅完成了自我的救赎,而且利国利民。反之则踏上一条不归路。

对于那些被中共谎言蒙蔽、在瘟疫等灾祸中寻找出路之人,要想得救,一定要找回自己的良知,其中的关键是要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了解中共的邪恶。了解了真相后,要尽早退出中共邪党以及一切附属组织,如此就可以如历史上的一些“幸运儿”一样,避免瘟疫的光顾,甚至可以走入历史的新纪元。

是选择保有自己的生命,还是追随中共、拒绝真相,每个人都在决定着自己的未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