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慘劇:家長被隔離 17歲腦癱兒家中疑餓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30日訊】中共動員全國「戰勝疫情」,迅速演變成一場政治運動,從武漢出來的人員儼然成為新時代的「階級敵人」,到處遭圍堵、孤立和歧視。日前在湖北黃岡市上演了一樁慘劇,家長被村委會強制隔離,獨留腦癱兒在家死亡。

據大陸一家自媒體報導,黃岡市紅安縣華河鎮鄢家村的鄢小文,近日帶兩個兒子從武漢漢口回家後開始發燒,村委會將他和小兒子強制隔離到衞生院,患腦癱的17歲大兒子被獨留在家6天後死亡。

報導說,鄢小文現年49歲,曾在武漢一家中學食堂當廚師,大兒子患腦癱,小兒子一周歲時也發現異常,妻子崩潰自殺。小兒子後來被確診自閉症,鄢小文只好辭職照顧兩個兒子。

今年1月17日,他帶兩個兒子從武漢回老家準備過年,3天後他就開始發低燒。1月23日,當地開始排查從武漢返鄉人員,他成為重點監控對象。鎮醫院檢查認為鄢小文疑似被感染。24日鄢小文被強制送到紅安縣集中定點收治場所——杏花鄉衛生院。他只好帶著11歲的小兒子同行,而17歲的腦癱兒子鄢成則沒辦法攜帶,只好獨自留在家中。

在衞生院,鄢小文與另外一名疑似肺炎患者同住一間病房,沒有感染癥狀的小兒子也和他們關在一起。鄢小文說,「他沒有床,白天就坐在旁邊椅子上玩手指,晚上就睡我腳頭。」

鄢小文更擔心的是大兒子郾成,他四肢癱瘓,也不會說話,需要有人餵食和全天照顧。為此,他向武漢心智障礙群體公益組織「蝸牛家園」求助。

據「蝸牛家園」負責人朱文沁介紹,他們將此事匯報給湖北省殘聯,在省殘聯過問下,紅安縣殘聯找到鄢家村村委會,請求村裏給鄢成每天送一頓飯。但是,朱文沁表示,她很擔心鄢成的狀況,「整整5天了,孩子大小便不清理怎麼過?」

鄢小文28日的求救微博。(網頁截圖)

朱文沁表示,村委會幹部告訴她,從1月23日到28日,鄢成在24日下午吃了飯,26日晚上吃了點蛋黃派,28日由兩名村醫餵了兩杯氨基酸。

鄢成的二姑則說,1月23日,她趕回娘家去給鄢成餵了一頓飯。24日,她又給侄子餵了一頓飯,還換了尿不濕。接下來的3天,因為身體不適,她就沒去。再到28日,她又看到侄子時,情況就很差了,他躺在椅子上,頭懸空著,嘴巴、臉上和被子裏都是髒東西。她給侄子換了尿不濕,但他只吃了半杯飯就吃不下了。

北京時間29日中午12點35分左右,朱文沁突然在微信上收到了華家河鎮衛生院院長發來的幾張照片,顯示兩名穿著防護服的人正在抬躺在擔架里的鄢成,鄢成則閉著雙眼。鄢小文隨後在電話裏告訴朱文沁,村委會通知他,已在縣城裏找了一家隔離用的酒店,要把鄢成送去集中安置。這讓朱文沁連連致謝。

讓朱文沁沒想到的是,15點40分,鄢小文打電話告訴他,14點3分,村委會已通知他鄢成去世的消息。

朱文沁說,這些天來,她找殘聯,找家長組織,找她能找的一切關係,最終都沒能挽回鄢成的生命。「一個不能,全身癱瘓、生活無法自理的孩子,在大冷天里怎麼能撐得住?」

有網友留言指,看完整個報導發現,鄢成6天裏只正經吃過兩頓飯,簡直就是活活餓死的,在號稱「大國崛起」、「2020實現小康」的今天,居然還上演餓死人慘劇,真是可悲。

自從中共下令對疫情「嚴防死控」以來,這不是唯一一起悲劇

1月23日武漢倉促封城,城內醫療物資和生活物資缺乏,感染人數劇增,人員大量死亡,武漢人已被置於接近「自生自滅」的境地。而在武漢以外,外逃的武漢人,以及從武漢返家的當地人,也幾乎都被地方政府視為「威脅國家安全的敵人」,備受歧視和打壓,處在悲慘的境地。

中共的施政,往往都難逃「運動」、「鬥爭」的模式,在政治高壓下,人性往往隱匿無踪。北京當局嚴令「打贏對抗疫情的戰役」,那些可能或疑似感染的民眾,也就順理成章的成為這場「戰爭」的「敵方」,各級政府大有欲除之而後快之意。

網傳各種消息顯示,從武漢返家的人員,許多被當地圍追堵截,隔離孤立,甚至被強制封門。

(記者鄭鼓笙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