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惨剧:家长被隔离 17岁脑瘫儿家中疑饿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30日讯】中共动员全国“战胜疫情”,迅速演变成一场政治运动,从武汉出来的人员俨然成为新时代的“阶级敌人”,到处遭围堵、孤立和歧视。日前在湖北黄冈市上演了一桩惨剧,家长被村委会强制隔离,独留脑瘫儿在家死亡。

据大陆一家自媒体报导,黄冈市红安县华河镇鄢家村的鄢小文,近日带两个儿子从武汉汉口回家后开始发烧,村委会将他和小儿子强制隔离到卫生院,患脑瘫的17岁大儿子被独留在家6天后死亡。

报导说,鄢小文现年49岁,曾在武汉一家中学食堂当厨师,大儿子患脑瘫,小儿子一周岁时也发现异常,妻子崩溃自杀。小儿子后来被确诊自闭症,鄢小文只好辞职照顾两个儿子。

今年1月17日,他带两个儿子从武汉回老家准备过年,3天后他就开始发低烧。1月23日,当地开始排查从武汉返乡人员,他成为重点监控对象。镇医院检查认为鄢小文疑似被感染。24日鄢小文被强制送到红安县集中定点收治场所——杏花乡卫生院。他只好带着11岁的小儿子同行,而17岁的脑瘫儿子鄢成则没办法携带,只好独自留在家中。

在卫生院,鄢小文与另外一名疑似肺炎患者同住一间病房,没有感染症状的小儿子也和他们关在一起。鄢小文说,“他没有床,白天就坐在旁边椅子上玩手指,晚上就睡我脚头。”

鄢小文更担心的是大儿子郾成,他四肢瘫痪,也不会说话,需要有人喂食和全天照顾。为此,他向武汉心智障碍群体公益组织“蜗牛家园”求助。

据“蜗牛家园”负责人朱文沁介绍,他们将此事汇报给湖北省残联,在省残联过问下,红安县残联找到鄢家村村委会,请求村里给鄢成每天送一顿饭。但是,朱文沁表示,她很担心鄢成的状况,“整整5天了,孩子大小便不清理怎么过?”

鄢小文28日的求救微博。(网页截图)

朱文沁表示,村委会干部告诉她,从1月23日到28日,鄢成在24日下午吃了饭,26日晚上吃了点蛋黄派,28日由两名村医喂了两杯氨基酸。

鄢成的二姑则说,1月23日,她赶回娘家去给鄢成喂了一顿饭。24日,她又给侄子喂了一顿饭,还换了尿不湿。接下来的3天,因为身体不适,她就没去。再到28日,她又看到侄子时,情况就很差了,他躺在椅子上,头悬空着,嘴巴、脸上和被子里都是脏东西。她给侄子换了尿不湿,但他只吃了半杯饭就吃不下了。

北京时间29日中午12点35分左右,朱文沁突然在微信上收到了华家河镇卫生院院长发来的几张照片,显示两名穿着防护服的人正在抬躺在担架里的鄢成,鄢成则闭着双眼。鄢小文随后在电话里告诉朱文沁,村委会通知他,已在县城里找了一家隔离用的酒店,要把鄢成送去集中安置。这让朱文沁连连致谢。

让朱文沁没想到的是,15点40分,鄢小文打电话告诉他,14点3分,村委会已通知他鄢成去世的消息。

朱文沁说,这些天来,她找残联,找家长组织,找她能找的一切关系,最终都没能挽回鄢成的生命。“一个不能,全身瘫痪、生活无法自理的孩子,在大冷天里怎么能撑得住?”

有网友留言指,看完整个报导发现,鄢成6天里只正经吃过两顿饭,简直就是活活饿死的,在号称“大国崛起”、“2020实现小康”的今天,居然还上演饿死人惨剧,真是可悲。

自从中共下令对疫情“严防死控”以来,这不是唯一一起悲剧

1月23日武汉仓促封城,城内医疗物资和生活物资缺乏,感染人数剧增,人员大量死亡,武汉人已被置于接近“自生自灭”的境地。而在武汉以外,外逃的武汉人,以及从武汉返家的当地人,也几乎都被地方政府视为“威胁国家安全的敌人”,备受歧视和打压,处在悲惨的境地。

中共的施政,往往都难逃“运动”、“斗争”的模式,在政治高压下,人性往往隐匿无踪。北京当局严令“打赢对抗疫情的战役”,那些可能或疑似感染的民众,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这场“战争”的“敌方”,各级政府大有欲除之而后快之意。

网传各种消息显示,从武汉返家的人员,许多被当地围追堵截,隔离孤立,甚至被强制封门。

(记者郑鼓笙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