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攪了納粹盛會的美國人——體壇難忘瞬間(六)

作者:鮑天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8日訊】

時間:1936年8月

地點:德國柏林

1936年的德國柏林,納粹黨如日中天。

此時戰爭的陰影還沒有開始擴散,但納粹的野心已經開始膨脹,他們想借用這次柏林奧運會的機會,當作向全世界宣傳納粹思想的盛大舞台,政府甚至撥款兩千萬馬克用於賽事籌備,包括各種宣傳,以及修建可容納十萬人的柏林奧林匹克體育場。

因此,世人第一次能夠通過電視看到了奧運會開幕式和比賽,同時希臘聖火傳遞,這個延續今日的象徵性活動,也是始於納粹黨的手筆,這也是他們十分擅長的儀式感宣稱手段,其效果不言而喻。

在當時的納粹宣傳中,除了展現納粹德國的國力,同時還大肆宣揚「雅利安人種優越論」,所以納粹黨魁希特勒期待自己的選手,能在這次奧運中傲視群雄,這也是當時眾多納粹信仰者心中理所應當的結果。

但是,一個美國人攪了局。

他叫詹姆斯·克利夫蘭·歐文,非裔美國人,因為小時候一次老師的口誤,後被叫做傑西·歐文(James Cleveland “Jesse" Owens ),來自美國貧民區,但體育天賦極高,在高中時就平了當時的百米世界紀錄,並打破了跳遠世界紀錄。

這次更是反客為主,歐文先在8月3日的百米短跑決賽中成功奪冠,並在翌日的跳遠比賽折桂,隨後又成功奪得200米賽跑冠軍。最後在9日的4X100米接力賽中,他以第一棒的身分,隨隊再奪一冠,至此歐文已經為美國隊奪得了四枚金牌,而這一紀錄,直到1984年才被劉易斯(Carl Lewis )追平。

在奧運會上的壯舉,頓時讓歐文名聲大噪,他成了名人。在柏林街頭,人們爭相向他討要簽名,這種待遇是在當時仍然實行種族隔離制度的美國都沒有發生過的。

而更重要的是,歐文讓納粹花了重金、人力和時間,想要向全世界展現「雅利安人種優越論」的夢想破滅了。

諷刺的是,和後世所傳言的不同,事實上希特勒並沒有拒絕和奪冠後的歐文握手,而是沒有與任何人握手,據歐文回憶,當他走到領獎台後,希特勒有向他揮手致意,他也回敬之,

「希特勒並沒有怠慢我。對我不夠尊重的人恰恰是羅斯福先生。這位總統先生甚至沒有給我一紙電報表示祝賀。」

直到1976年,時隔40年後歐文才獲得了當時的美國總統福特親自頒發的「總統自由獎章」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