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封16年的記憶——懷念我的叔叔王志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0日訊】「我覺得這次疫情完全就是人禍。如果大家能夠覺醒的話也不至於有這麼腐敗無能的政府了,希望這次疫情過去之後大家能認識到中共的邪惡,不然一個接一個的災難會接踵而至。」大陸青年王浩棟在中國爆發武漢肺炎疫情後,發出這樣的感慨。而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的親屬,他對中共的邪惡有切身體會。

2003年7月22日,法輪功學員王志明山西含冤離世,年僅39歲,讓親朋好友、同事們都震驚不已,但釀成這場悲劇的細節卻無人揭曉。直到16年後,在遠隔重洋的洛杉磯,他的侄子才將那段被全家人塵封的記憶,首次公開。

「在我的記憶裡,叔叔是一位才子,特別特別善良的人,是我們全家人的驕傲。」 王志明的侄子王浩棟說,「以至於時隔16年再提起這段過往,仍是全家人抹不去的傷痛。」

王志明的侄子王浩棟。(劉菲/大紀元)

以下是王浩棟的敘述:

我們的老家在山西,我叔叔王志明是一位人才,做事十分認真,幹什麼都要必須幹好。從小學學習就一直是全班第一名,成績非常好。在90年代時,電腦還沒有普及,我叔叔自學電腦,都能給學通了,而且他還能翻譯書籍,翻譯得很快。

聽嬸嬸說,當年高考600分是滿分,我叔叔考了556分,就是說清華北大都隨便上。但我叔叔跟奶奶曾說過 「上學要去古都(西安),工作要去首都(北京)。」 奶奶當時還笑叔叔有點癡人說夢話,因為那個年代工作都是被分配的。

1985年,我叔叔到了西安交大上學(西安交通大學是中國最早興辦的著名高等學府),讀的外語系,當時中學全年級也就1、2個考上本科,並且他去的又是重點大學。

1989年,叔叔畢業後,被分配到了北京的大型國企——中國服裝集團公司進出口部工作。加上那年正好是我出生的年份,我又是家中的長孫,全家都很高興,算是雙喜臨門。

在單位,叔叔的工作能力也特別強,幹活又快又好,真的是實實在在地工作。而且他是學英文的,還經常出國去簽合同。當時我嬸嬸的爸爸是公司的主任,身居高位,就看上了我叔叔,覺得這小伙子人不錯,又有才、能力又強,就把我嬸嬸嫁給了叔叔。

才高氣傲到待人平和

90年代王志明在歐洲出差。(王浩棟提供)
90年代王志明在歐洲出差。(王浩棟提供)

我叔叔雖是一個強人,但才高氣傲,脾氣不太好。後來因為機緣巧合,經由父輩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自從修煉後,聽嬸嬸說,叔叔脾氣變好了,變得更加善良。

在我所有的記憶裡,我從未見過叔叔跟任何人發生過爭執,就沒見過他發過脾氣。就是善良,這不是誇人時說得善良,叔叔是那種發自內心的善良。因為身處兩地,我與叔叔之間雖沒有親人間長時間的陪伴,但我會經常去北京,叔叔也會經常回來山西看我們。

叔叔曾多次告訴我做人要向善,以後只能做好事。我叔叔是全家人的驕傲。

迫害碾碎幸福之家

王浩棟說,原本幸福的一切,都在1999年中共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後,被徹底碾碎。

從迫害開始,我叔叔因為修煉了法輪功,雖在單位保留了職位,但卻沒有工作。後來他就回到了山西。回家後,他會去發真相傳單,那時候還是磁帶,拿磁帶錄音講真相。他也會跟我們講述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

但因為講真相,叔叔幾次被抓到看守所。因為迫害,進了看守所,叔叔就開始絕食,第一次10幾天,看守所怕出人命才把叔叔放回家,後來幾次,還有絕食30多天的。

雖然叔叔沒有直接說過他為什麼要堅持修煉,但我知道他認定是好的,就想讓全世界都知道真相。也只是因為要把好的事務分享給大家,叔叔當時已被迫流離失所。

到了2003年,我記得非常清楚,因為那年是非典疫情,去醫院是很敏感的。當時我放暑假,我記得全家人都在醫院,開始因為我是小孩子還不讓我去。等到後來讓我去的時候,叔叔已因腦萎縮去世了。記得剛聽到這個噩耗時,我就大哭,等我見到叔叔時,他已經在停屍房了。我當時的感覺就是「我的叔叔沒了,我一個很好的叔叔沒了。」

後來我聽說,叔叔已絕食了60多天,在被關押期間還被警察強行灌食,身體已經餓到只剩骨頭,體重只剩下60-70斤。我叔叔生於1966年,屬馬的,當時才37歲。後來叔叔的遺體被火化了。

我們全家都很悲傷,尤其是嬸嬸,還有我堂弟(1993年出生),當時他才10歲。另外就是我爺爺,我爺爺有4個兒子,很驕傲。爺爺1米78的個子,以前走到哪裡都是昂首挺胸的,自從我二叔沒了以後,他幹什麼都垂頭喪氣,後來爺爺也去世了。

16年後跨越大洋的機遇

王浩棟(左二)在洛杉磯中領館前呼籲停止迫害人權。(王浩棟提供)

叔叔的事情已經過去了16年,我以為所有人都不會記得這件事,也不會有人記得他。沒想到我來美國2個月後,偶遇法輪功學員跟我講真相,我就隨口提了一下我叔叔的名字,結果對方用《明慧網》搜索,我發現竟然還有關於我叔叔的報導。

沒想到,在自由世界還有人會關心(大陸)每一位受迫害的人,我就特別震撼。這次我覺得講出來,一方面是對叔叔的緬懷;另一方面,我在想,為何這麼好的人,只因想要修煉法輪功變得更好,卻遭到了這樣的迫害。

在小時候,因為自己小沒有判斷能力,加上中共的宣傳洗腦,聽信了謊言,對法輪功有誤解,然而叔叔的一言一行影響著我。到了上大學的時候,我開始翻牆,看到了一個關於偽火的視頻,才發現(中共)太假了,明顯就是栽贓,後來就完全顛覆了我對法輪功的看法。

後來我想通一個問題,如果仔細看看,一個信仰,如果是勸人向善的,沒有做違法的事情,中共的污衊罪名不成立。法輪功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情,而且全世界那麼多地方都有,(如果是不好的),那其它國家(政府)都傻嗎?

我今天把這件事講出來,也是希望更多人,尤其是國內的人,像我一樣能(了解真相)。轉變思想,跟時間無關,跟環境和看到的東西有關,比如很多人只看國內新聞,是被洗腦的那種想法。其實中國人很善良的,只是被共產黨洗腦的宣傳迷惑了。

同事回憶王志明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對法輪功群體實施了騷擾、綁架,非法拘禁、勞教、批捕、庭審、判刑、酷刑折磨、強制奴役、活摘器官、破壞家庭、開除公職、搶奪錢財、扣發養老金等迫害手段。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至今已有4363人被迫害致死,但由於信息封鎖,這只是實際發生案例的冰山一角。

《明慧網》上一篇名為《憶同修王志明》的文章中寫道:「我是王志明生前在中國服裝集團公司同一單位的同事……當我看到『原中國服裝集團公司翻譯王志明被山西惡警迫害致死』時,我震驚了。這是江氏流氓政治集團欠下的又一筆血債。

王志明生前是北京朝陽區團結湖公園片煉功點的大法弟子……為人正直善良誠懇,工作認真負責,是業務骨幹,並得到單位同事的一致好評……王志明被迫害致死後單位所有的同事都感到震驚。一領導說『這麼年輕,這麼好的人,可惜了!』。」

文中還說:「王志明自99年7.20後,因去信訪辦上訪、上天安門、在戶外煉功多次被非法關押,並被警察毆打。後來被單位強制送到洗腦班。2001年7月為抵制再次迫害,他被迫離家出走,有家不能回,因為只要他一回家就會有被綁架洗腦勞教的可能。

後來,王志明的哥哥和他單位的人去了山西,到醫院看到王志明已經被迫害的不象人樣了,王志明的哥哥抱起他時他脖子軟的象繩子,人已經不行了,太遲。」

另一篇文章中記錄:「王志明,山西榆次人……多次被非法關押、並被警察毆打。後來被單位強制送到洗腦班。2001年七月來到山西一直參與製作真相資料,曾被山西公安非法關押……最後這次被關押中,惡警對王志明刑訊逼供,電擊、毒打,折磨了整整3天,王志明以『零口供』於2003年7月含冤去世。」◇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