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五日同現透凶兆 中共內部分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易經》言:「天垂像,見凶吉」,《周禮·保章氏》以日月、星辰、五雲、十二風辨吉凶、祲祥、豐荒,也是由來已久。近些年來,大陸異象、災禍紛呈,其實都是在向北京中南海的當權者發出警告。2月14日,上天更是以一個罕見的天象,將中共高層所面臨的前所未有的危機昭示出來。

當日,內蒙古多地上空出現罕見的「幻日」現象。據當地民眾拍攝的視頻顯示,天空中五個太陽光暈彼此相連,圍繞成一個巨型圓圈,持續了大約1個半小時。「幻日」現象在大陸曾多次出現,但「五個太陽」同時出現非常少有,而這顯然是凶兆。

撰寫著名的預言《推背圖》的唐代道士李淳風在《乙巳占》中寫道:兩日並出,諸侯有謀,是謂滅亡。天下用兵,無道者亡。兩日並照,是謂陽明。假主抗衡,天下有兩王並爭。眾日並見,天下裂分,百官各設,法令不一。王者並出,言天子多也。汲冢書曰:胤甲居於河曲,天有祅孽。

在李淳風看來,多個太陽同時出現,是天下分裂的徵兆,在這種天象下,眾多的官員各自為政,各地方的法令不統一,即各地不再遵循中央的號令。同時有多人「稱王」,意欲篡奪政權。

李淳風還以夏朝第十二位帝廑(胤甲)為例,認為多日也意味著有妖孽作祟。史載,胤甲末年,天大旱,氣候酷熱異常,當時有十個太陽一同出現,先民們認為高溫、乾旱天氣是妖孽作祟的結果。而夏王胤甲就在這高溫、大旱之年死去,夏朝從此走向衰落。

如今,五個太陽罕見的再現中國大陸,李淳風預言的也在顯現。首先是中共內部分崩、分裂已不再掩蓋。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迄今,中共高層博弈一直未休。習在前幾年雖然在反腐的名義下拿下了諸多江派人馬,但並沒有徹底清除所有在官場盤踞十幾年的江派官員,尤其是江派頭子江澤民、曾慶紅等,還得罪了不少騎牆派官員,而習為了保黨從而保權力,在中共十九大前與江派妥協,沒有直搗黃龍,也讓曾支持他的黨內改革派失望。加之十九大後,習定一尊以己身,推出所謂的習思想,並默許主管宣傳的王滬寧在媒體吹捧,大肆鉗制輿論,進一步喪失了良心尚存的官員、民眾對其的支持。官場陽奉陰違,說而不做,已是常態。除了江派伺機掣肘,黨內高官均是各懷心腹事。

此前在中美貿易戰、香港問題上,中共內部彼此斗的不可開交,已經通過媒體凸顯,比如一會兒言辭抨擊美國,要「奉陪到底」,一會兒180度大轉彎,低頭服軟。一會兒譴責美國對香港所為是干涉內政,不應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一會兒在川普總統的干預下,放棄了百萬大軍開進香港的計劃,等等。

如果說在上述問題上,不太關心時政的普通百姓沒有太多感覺的話,那麼一場席捲大江南北的疫情,則將中共黨內之亂、中央內部博弈、地方的各行其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呈現在世人面前。具體如下:

一、在錯過疫情最佳防控時間上,各方紛紛推卸責任。

消息顯示,湖北抓捕8名披露真相的醫生,沒有將真相告知民眾,從而錯過了最佳防疫時間。對此,武漢地方官員暗示是沒有收到中央的授權,所以無法披露,而海外媒體則報李克強曾在1月初建議以防控SARS的級別防控武漢肺炎,但沒有得到批准。此外,還有人將矛頭指向中國疾病防控中心主任高福,指其失職,沒有在第一時間披露實情等。

而就在外界紛紛將最大責任人指向習近平之際,2月15日,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刊發文章,稱習近平在1月7日在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就疫情防控提出過要求,1月22日,鑒於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臨嚴峻挑戰,其明確要求湖北省對人員外流實施全面嚴格管控。正月初一,則再次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並決定成立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字裡行間傳遞的是習近平絕不背延誤時機這個鍋。蹊蹺的是,新華社1月7日的相關報導隻字未提疫情。

責任究竟在誰似乎仍是個謎團,但內裡絕不簡單,應該是有人在故意設局。

二、在疫情防控等方面,中央分裂,湖北換帥,地方各行其是。

大年初一,中共中央成立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組長卻是李克強,隨後赴武漢督戰的也是李克強,還有主管衛生的副總理孫春蘭。這讓外界不免懷疑,習在逃避責任。不過隨後,習近平公開表示,武漢疫情的防控由他「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這似乎在暗示李克強擔任組長卻沒有實際權力,習、李分歧難言。

而在疫情最嚴重的湖北,湖北前省委書記蔣超良在防控會上,多次只提到習近平和孫春蘭,完全忽視李克強,而蔣超良與王岐山關係不簡單,其子與馬雲等商界人士也關係密切。幾日前,蔣超良和武漢書記馬國強突然被免職,習近平的親信、上海市長應勇空降湖北。這表明習對蔣等人並不信任,也不相信其可以解決湖北疫情問題,而另一方面似可印證,習可動用的親信也屈指可數。

武漢肺炎疫情,也使各地相繼採取嚴厲防控措施,封城,封小區,餐館、酒店、商店等停業,各地官員似乎都在比誰更「左」,其結果是對本已不堪的中國經濟給以更為沉重的打擊。出於對經濟的擔憂,習下令各地儘可能復工,並敦促地方官員避免採取「更多限制措施」,甚至推出九項措施,推動企業儘早恢復生產。

然而,2月10日在大陸各地復工的當天,地方當局卻各行其是。北京、上海雙雙公告對社區採取「封閉式管理」,北京要求返工人員抵京前14日內離開疫情高發地區,返京後還「必須接受醫學觀察或者居家隔離觀察,否則依法追究責任」,上海要求重點地區來滬人員一律隔離14天,一律實施醫學觀察等,江蘇無錫、揚州、泰州等地通告,來自湖北、浙江、廣東、河南、湖南、安徽和江西等七個省的人員,一律勸返。還有些城市規定,企業復工前要求加強口罩、溫度計、消毒藥械等疫情應對物資準備,物資儲備不少於5日使用量,這對於企業無疑是不小的負擔。可以想見,為了因避免復工導致疫情擴散,官位不保,各地官員想盡了辦法。

除了在開工問題上,地方有自己的小算盤,一些地方政府還違反中共的號令與指示,攔截過境的其它省市醫保物資。2月3日,習近平在政治局常委會上,再次強調疫情防控要「堅決服從黨中央統一指揮,統一協調、統一調度,做到令行禁止」等,但地方政府攔截其它省市口罩的事件仍層出不窮。

三、對於病毒來源,撲朔迷離,北京當局迄今仍未敢讓美國頂級專家進入中國實地考察。

在病毒席捲全國後,中共喉舌將病毒來源指向了華南海鮮市場,但在海外自媒體援引專家的分析,指病毒應是人工合成,極大可能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以及被海外多名專家證實後,中共內部也曝出了多種說辭,有實名舉報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的,有媒體曝光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和其院士丈夫舒紅兵的,有披露「零號感染者」、武漢病毒是武漢研究所黃燕玲的,還有論證來自蝙蝠的,甚至還有的稱是來自美國的生化武器。給人的感覺是有些人在故意放出消息。

有意思的是,石正麗和研究所不僅否認病毒來自該研究所,而且也否認黃燕玲感染。但習近平2月14日在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的會議上講話時特別提到了加速推動生物安全立法,稱要「加快構建國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規體系、制度保障體系」,隨後科技部推出《關於加強新冠病毒高等級病毒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導意見》,各部門也強調要加強對實驗室,特別是對病毒的管理,確保生物安全,這似乎佐證了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不虛,這大概也是北京一再拒絕美國專家進入武漢的原因。

現在的問題是,病毒是無意泄露還是有人故意投放?如果是後者,又是誰?涉及高層博弈?目的是什麼?對於這帶給全世界困擾的病毒,習如何給世界一個交代?

四、「習明澤」發怪文,背後涉高層博弈?

近日,有自稱習近平的女兒「習明澤」的人在品蔥網發文稱,肺炎只是小事,家父真的只是一顆棋子。文中還說,高層將迎來大亂斗,連家父都無法明白未來走向。家父沒有出事情,只是在處理高層內鬥。

筆者認為,這篇怪文應該是有人冒充習明澤,向外界透露一些信息,因為真的習明澤不會用這樣的方式和口氣為父親辯解的,而冒充之人最有可能是習的對立面,目的當然是攪亂時局,但也以此告訴外界中共高層的亂斗真的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中共正面臨危局。

五、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註冊推特,並點贊海外的「習近平,請你下台,向天下蒼生謝罪!」的一則推特內容,令人震驚。這不僅讓人想到此前的新聞發布會,正是華春瑩公開透露北京在1月初30次向美方通報疫情,而此時十幾億中國人對此卻一無所知。華春瑩這是什麼節奏?其背後江派掌控的外交部意欲何為?

上述跡象都在彰顯著中共內部分崩、中共高層有人意圖奪權業已是進行時,恰恰應了五日同現的天象,恰恰應了天下有妖孽的凶兆。而仍在死路上狂奔的中南海高層,如果繼續在中共的框架下打圈圈,想招術,是沒有任何出路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