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官員嫌棄病床不願住 百姓無床相繼死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9日訊】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疫情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每天都在攀升,幾乎所有醫院目前都一床難求。然而卻有人嫌棄醫院病房不願就醫,也有人因為沒有病床而含恨離世。

新冠肺炎肆虐,武漢醫院一床位難求,但竟有人因為床位設備差而不願意就醫。

香港《蘋果日報》2月16號報導,湖北省司法廳退休副廳長陳北洋,一家3口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卻因為嫌棄醫院病房「達不到廳級幹部標準」,堅持不願就醫,執意居家隔離,甚至還搬到另一個沒有感染的社區居住,四處走動,引發鄰里檢舉。

2月12號,社區人員、司法廳、警方及醫護人員上門勸導5個多小時後,陳北洋提出三大要求才願意走。要求包括:第一、本人是廳級幹部,要住好醫院,並且要單人房;第二、要與兒子在同一間醫院,以便照顧;第三、同意當天做檢測,若是陽性就住院,陰性則不走。

13號,警察再度上門,僵持一個多小時,陳北洋總算願意搭乘公務用的私家車前往醫院。

就在退休官員耍官威的同時,湖北電影製片廠導演常凱在14號因感染武漢肺炎去世,他死前「奄奄氣息」時寫下的遺書,透露一家4口連遭到數家醫家以沒病床為由拒收,只能回家自救,最後活活被新冠病毒肺炎熬死。

一個疫情兩樣情。有人嫌棄醫院病房不願就醫,有人因為沒有病床而含恨離世。

中國問題研究人士 張健:「像常凱導演,他也有社會的資源,而且他的父母、姊姊都是武漢醫療體系的人,就是在醫療體系的人,按理講,可能會得到比較不錯的照顧。就在這個時候,他都沒有辦法得到,一床難求,這就同時證明好多問題。在武漢它的病房到底有還是沒有,那麼通過陳北洋這個事件,我們能看到床還是有的,就是永遠都會存在留給這特權階級儲備的病床,這些病床是絕對不會給你老百姓的。」

常凱一家的遭遇在中國網路上廣受議論,網友認為,連常凱這樣的中產階級家庭都發生這樣的悲劇,可以想像更窮的家庭該有多麼絕望。

張健:「為什麼共產黨一面說著對疫情的關心,一面連一個退休的人員都能作威作福,擺出這種樣子,草菅人命,你就能感受到在疫區,當下執政的人他對於真正患病的病患,他們所採用的是什麼樣的一個態度。」

武漢市民昝成禮做了兩次核酸檢測,已經確診感染新冠肺炎,目前他還在隔離點等待床位,他希望能儘早離開這裡,免得又傳染給別人,他太太已經也出現症狀了。

武漢市民 昝成禮:「做了CT單肺有點炎症,不像我雙肺都有感染,我給社區反映了,能不能給我老婆做一下核酸檢測,最起碼能確診一下,因為畢竟家裡有兩個小孩。

武漢市民蔡小倩13歲得了尿毒症,2月13號,同濟醫院的血液透析中心以患者疑似新冠肺炎為由,拒絕提供透析治療,讓患者上報社區等待安排或自找出路。社區告訴她回家等通知,蔡小倩的父親多次打電話詢問都沒有結果,目前蔡小倩一個人獨居,情況十分危急,非常需要透析治療,父親只好上網呼籲,救救他女兒。

蔡小倩的父親:「她就是醫院要求做透析的病人全部做一個CT檢查一下,檢查後又發現肺部有點感染,特別感染之後,醫生說要讓做核酸檢查。」

武漢市民上傳視頻,抗議這個政府不作為,不把人民當人看。他們現在買不到藥,等不到病床,現階段誰抗議誰就有事。

武漢市民:「我發聲,我也很危險,我也知道。但是我已經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滿院子的人在醫院裡面,沒有病床,沒有醫藥。CCTV(央視)講的那個新聞全部都是假的!全部!」

居住在武漢的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的那一天,也就是23號,開始寫封城日記,記錄疫情的真實情況和救援行動的荒謬。方方說,在武漢幾乎人人心理上都有創傷。

16號的日記她寫著,「歲月在災難中沒有靜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親屬的膽肝寸斷,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

「武漢人的痛,不是喊喊口號就能緩解的」。

採訪/常春 編輯/黃億美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