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中國工廠復工必須有個前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大陸的工廠,新年過後,在當前武漢瘟疫的特殊狀況之下,到底應該復工還是不復工?這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這不僅僅是一個國家經濟、政府GDP、衛生防疫、和公共安全的問題,還涉及了成千上萬人的生命權力的問題。有些武漢疫區被隔離的人們說,復工染病會慢慢死;不復工沒得活會馬上死。是這樣嗎?這幾乎就像英國戲劇家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裡的那句名言一樣,「生存還是毀滅,這是個問題。」(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疫情籠罩下的中國,很多地區的經濟生活都陷入了停頓。但路透社的報導稱,習近平警告官員,「防疫不要過頭,從而威脅經濟發展。」什麼是「防疫過頭」呢?中國存在過度防疫的問題嗎?中共目前應對武漢瘟疫的措施,對訊息的封鎖,對疫情的掩蓋低報,醫療設施和物質的缺陷,都顯示出這個政府是管治無方、鎮壓有力,這樣的政府會有過頭的防疫嗎?

但即使就目前中共的做法看來,圍繞復工的爭論,凸顯武漢瘟疫對中國經濟的打擊。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企業開工力調查•報告》的數據說,高達67.7%的企業難以承受2週的延期開工;能承受1個月以上延期開工的只有7.1%,能承受2個月以上延期的企業只有1.7%。誠然,每延誤一個月的生產,對企業來說,就是8%的收入沒了。兩個月是16%,三個月就是24%。大部分企業的利潤,製造業一般不超過10%,服務業可能有20-25%,而如今預期的瘟疫進入三月、四月,甚至第二季度、第三季度,意味著這些企業註定今年會出現大面積虧損,如果它們還能夠熬到下半年的話!

是的,中國工廠不開工,影響的還不只是中國經濟,世界經濟都會受影響。這都是需要開工的因素。韓國和日本的汽車工業已經受到影響,美國的醫療設備製造商Valeritas已在申請破產,這個生產胰島素貼片的醫療公司說中國的工廠不能發貨了,供應鏈中斷。而中國經濟衰退,政府財政吃緊,現在調動兵力、警力、隔離、封城、集體供菜,都需要大量的錢,現在中央政府缺錢,地方政府瘟疫前就財政虧空,都在寄希望與開工。中共還需要開工來證明歲月靜好、歌舞昇平呢!

中共政府最擔心的,還不是那些零售和餐飲業的小店撐不下去,吃苦耐勞的中國人肯定會撐下去,瘟疫離開後,小吃店、早餐店還會回來。中共最擔心的是製造業的廠家,一旦他們熬不到瘟疫過後,他們肯定會不得不退出全球經濟的供應鏈!因為世界不會等中國那麼久,供應鏈會轉移、重組、新的供應商會在越南、孟加拉、印度、台灣迅速的湧現。美國也會加速川普總統所呼籲的製造業回流,甚至提前達到目標。

但中共國務院推出的九項措施,要求企業儘早恢復生產,什麼隔座乘車、體溫監測,能夠保證有效嗎?新冠狀病毒已經可以以氣溶膠的形式空氣中傳播了,「隔座乘車」怎麼能防止傳播呢?病毒潛伏期已經超過24天,甚至有40天的了,並且許多傳播者是無症狀的,根本不發燒,「體溫監測」又怎麼能行呢? !

開工,就意味著封城是不能繼續執行了!開工和封城,是截然對立的。百萬人進城開工,造成疫情再爆發,已經不是推測,而是事實!蘇州一家公司開工,一個人被確診,結果200個工人被隔離,回不了家,只能把被褥送到工廠!如果我們甚至不知道瘟疫是否人工合成,是否是實驗室洩露,不知道真正的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那也就不知道死亡率,我們也就不能知道疫情的拐點,也就不能做出復工與否的決定!那位可憐的中共院士,原本是很受尊敬的老人,但他的「拐點論」已經三次延期了,再延下去,院士的老本也就會倒騰光了!

所以,開工和不開工固然是一個問題,但世界有理由質問中共、要求中共當局先滿足一個先決條件,再討論復工。必須有這樣一個前提,那就是中共必須立即開放言論開放訊息自由,實現徹底的透明,然後再根據訊息和事實進行評估,找到真正的疫情資料和拐點,然後才能討論、決定是否可以復工、如何復工、在什麼規模上復工這一系列重要的決策!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