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記者直擊:湖北女子監獄的確診病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1日訊】在湖北省政府再三施壓下,武漢市聲稱要確保20號前完成所有臨床確診病例、疑似患者的收治,「應收盡收,一個不留」。但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一些弱勢群體,異議人士的權益很難得到保障。

岳女士患有精神分裂症,之前一直住在精神病醫院,但由於監管疏漏發生意外,岳女士被判刑,在湖北女子監獄服刑。2月18號,家屬突然接到監獄單位電話通知,說岳女士幾天前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

岳女士家屬:「她平時身體狀況挺好的,她就是有精神病,其他的都挺好。我也好奇,為什麼在監獄裡面還得這種呢?都已經是隔離的狀態。但這些情況監獄都沒跟我們講,所以我們都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也不知道。所以就希望通過媒體去幫我們了解這些。」

岳女士最後一次會見家屬是在武漢公共交通被封鎖前,家人現在無法和她聯繫,擔心她是否得到妥善的救治。

岳女士家屬:「肯定聯繫不上。那裡面對外都是單線聯繫,他只能找到你,你找不到她。就是看了解她現在的狀況,有沒有被救治呀?因為她們是屬於弱勢群體,如果監獄不管,國家不管,那基本上就是對這個人基本上放棄了。」

在岳女士以外,湖北女子監獄的其他人員是否也感染新冠肺炎,情況同樣難以調查。

2月20號,陳女士的兒子在焦急的和收治母親的醫院溝通。

陳女士兒子:「她就是養老院,她有點發燒, 然後政府規定所有發燒的統統都要弄出來,統一去搞,就這。根本就沒有(感染),她檢測的核糖核酸也是陰性的,肺部的片子也沒有什麼太多的炎症。他就把她全部弄出來,從養老院弄走。我媽媽又沒有獨立生活能力,弄出來現在很麻煩。我現在正在跟那個新到的醫院聯繫呢。你現在弄得她吃也沒吃,喝也沒喝,弄也沒弄。她沒有獨立生活能力,很麻煩。唉,真是頭疼。」

80多歲的陳女士患有老年癡呆症,在養老院接受全護理,腦出血以後患有輕微狂躁症,每天必須兩次服藥。19號,養老院接到通知,發熱老人必須統一送出,當晚有30多位老人被社區工作人員送往隔離點。由於不是養老院工作人員直接和隔離的醫療人員交接,家屬擔心,老人們的情況沒交代清楚。

陳女士兒子:「本身在養老院裡頭的我媽媽就是一個人一個房間。新來的書記非要搞什麼統一收治,一個不留。你把她從養老院弄出來以後,你後面的配套又跟不上來。原來在養老院的醫院裡頭還可以打打針,護理員給護理,吃喝拉撒都有人管,現在這邊沒有人管,針也沒打,我剛才問了一下,就吃了點藥。那要是吃藥的話,到你那兒集中去搞它幹啥呢?本身我媽媽的養老院就是比較好的養老院,它本身就有醫院,就可以在醫院裡治療,就是新冠的肺炎,也可以在醫院隔離治療,都是可以做得到的。根本沒必要來回折騰,唉,折騰過程中就死了一個了。不是我媽媽的養老院,不知道哪個養老院就死了一個了,前天晚上吧。」

陳女士的兒子表示,老人們被送往的醫院其實更像是隔離點,條件比養老院差,而母親會不會再被送去方艙醫院,他也很擔心。

陳女士兒子:「隔離點,那方艙就是隔離,它什麼意義都沒有。剛開始那幾天不是報道嗎,一兩千人的隔離點就一個廁所,熱水也沒有,什麼也沒有。往朋友圈裡發的視頻不都有這個東西嗎?唉,瞎胡鬧,真瞎胡鬧。共產黨那個講有啥用,說啥也沒用。遇到的災難就自求天命了 。」

除了這些弱勢群體,武漢異議人士徐武20號也在推特發文表示,幾天前他照顧感染新冠肺炎的父親,被監控人員用科技手段盤查。20號,當局要他到醫院檢查是否感染了新冠病毒。徐武在2006年曾經被當局強制送進精神病院,2011年至今一直遭到軟禁,因此他質疑當局檢查他,是「有病不讓住院,沒病強制免費住院」。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李沛灵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