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王岐山模式連累李克強?習近平17萬人大會另有用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6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2月25日星期二,歡迎大家繼續關注我們的快評。

今天首先想和大家討論的一條比較大的新聞,就是習近平在23號關於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工作的講話。這條新聞出來其實已經有2天時間,但幾乎所有媒體仍然在關注報導這次講話,因為這次講話有兩個特點,一個是規模超大,全國總共超過17萬人通過視頻連線參加了會議,直接聽習近平訓話,這是中共建政以來頭一次,當然引人注目。

另一個特點是,習近平講話時間很長,全文超過萬字,是不折不扣的萬言書,這也是很少見的。身為黨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一個非常時期,以非常規格,發表了非常內容的講話,其分量當然不容忽視。不少媒體和媒體人,都已經對習近平這次講話有了不同角度和層面的解讀,都很精彩,下面我也想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些個人看法。

統觀整個講話,主要內容其實就是3個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對此前一個階段的防疫措施的回顧和總結,第二是對當前防疫的7點工作佈置,第三部分是對經濟社會工作的8點要求。這個講話的第二和第三部分,因為涉及到一些具體措施政策,所以備受媒體關注,但我個人覺得,習近平這次講話的真正重點,是在第一部分。

可能很多看過全文的朋友也感受到了,第一部分給人最強烈的信息,就是習近平不厭其煩的羅列了他從1月7號以來,開了多少次會議,採取了什麼措施,收到了什麼成效等等。很多人嘲笑說,這是習近平唯恐大家不知道是他在親自領導,親自部署,所以要顯擺一下自己的工作成績。這話其實沒錯,但不完全。習近平的確是有意在顯擺他做的工作,而且是在急迫的顯擺,這種急迫甚至都到了不顧檯面上最起碼給李克強這個防疫小組組長留一點點面子的地步。

這不是很反常嗎?的確是很反常的舉動。因為瘟疫爆發後,幾乎所有人都在討論一個話題,就是習近平最起碼應該效法過去的皇帝,出面公開給自己下個罪己詔。但事實上,他不但沒有做檢討,反而以史無前例的方式,公開高調給自己下了一份表揚書。這說明了什麼呢?說明他不僅僅是為了一點面子好看。

在習近平的講話中,有一句非常關鍵的話,很多朋友可能也注意到了,就是他說,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中共建政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這個說法其實是一種含蓄的表達,他真正想說的是,這次瘟疫危機,是中共建政以來最大的一次危機,其對中共政權的威脅要超過歷史上任何一次危機,連文革、六四都比不上。他為什麼要以前所未有的規模來開會講話,就是因為這場危機也是前所未有的。

事實上,這場瘟疫可以說真正讓整個中南海高層感到了真切的亡黨危機,據說李克強內部開會就毫不諱言說現在是國難當頭。

也就是說,習近平是把這次瘟疫危機,看作是他保黨,也包括保住自己權力地位的最後一次機會來看待,他要背水一戰。

一旦看清楚了這個背景,我們就不難理解,他為什麼要像個不懂事的小學生一樣不停顯擺自己的成績,因為他不得不這樣做,他在進行一場豪賭。

面對這樣一場極其險惡的危機,無論誰來主導防疫工作都會要冒巨大風險,但如果一旦防疫成功,其政治回報也是巨大的,光是這份保黨的巨大功勞,就足以奠定其黨內地位和影響力,而這種影響力足以達到功高震主的地步。

這就是為什麼說,李克強這個防疫組長其實從一開始就注定是個虛職,因為習近平不可能讓政治局常委會排名第二的人,再獲得一份無人可以超越的功勞,那會是一個非常棘手非常難以處理的局面。

我們可以簡單做個對比:當年王岐山從海南急調北京市長,主導防控薩斯疫情。由於王岐山措施得力,僅兩個月後,世界卫生组织就宣布解除对北京的旅游警告,並将北京从“非典”疫区名单中排除。

這次防疫的功勞讓王岐山聲名鵲起,獲得了巨大政治聲望。2003年11月17號,北京零点调查公司公布《二○○三年中国二十县市首长表现民意调查报告》显示,王岐山的支持率達到70.5%,高居榜首。而王岐山也正是憑藉這個主要的政治資本,後來一路高升直到進入政治局常委。

王岐山當年不過只是北京市長,其應對的也只是北京疫情,還不是全國性。如果李克強這個組長兼排名第二的常委,真的重演當年王岐山的成功,那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可能誰都說不清楚。

所以,對習近平來說,這次瘟疫固然是一個危機,但他可能覺得,何嘗不是一次化危為機的機會?這不正好給了他一個可以展示他挺身而出做男兒,為了保黨而力挽狂瀾的機會嗎?

從這個角度看,胡錫進說什麼習近平要進行17萬人視頻連線,是為了避免基層領會不了習近平講話的要點,為了避免曲解中央精神云云,基本就是胡扯。習近平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讓所有人看到,是他在完全主導這次防疫之戰,是他在力挽狂瀾顯示所謂的英雄本色——這可是他的原話,說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所以你看他的意圖很清楚,當所有人都覺得這是習近平的巨大危機的時候,他不這樣看,他覺得恰恰相反,自己可能獲得了一次天賜良機,可以一舉奠定真正的終身一尊地位。尤其在貿易戰和香港事件中接連遇挫後,他更迫切需要一個翻身證明自己的機會

這才是他為什麼不厭其煩一一羅列,這是我做的,那也是我做的,重要的工作都是我做的,真正原因就在這裡。

從另一面講,習近平之所以敢下這麼一場豪賭,形勢逼人無法抽身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他現在出來高調開會的背景,是大陸整體疫情形勢開始稍有緩和。雖然習近平公開宣布說拐點尚未到來,但可能發病的上升勢頭有所減緩,這的確給了習近平進行這場豪賭的信心,用他自己的話說,叫做“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的态势正在拓展”。中共公开宣布的数据誰都知道不可信,但他們內部是有一套接近真實數據的,習近平對疫情走向的判斷,也是基於內部數據和專家意見,還包括了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這些技術上的幫助。所以,他並不是冒冒失失就衝出來搶功的莽漢,背後肯定是有一番精心的算計的。

此外,還有一點需要補充,當年王岐山不僅靠防控非典獲得了政績,其實也靠主導防控的機會,建立起了自己的一套高效管治班底,其中很多人都成為王岐山後來在中紀委大殺貪官的得力部下。從某種意義上,王岐山就是靠非典防控拉起了自己的山頭。這對當今的習近平來說,不是經驗而是教訓。我們看到他從反腐以來,最痛恨的就是拉山頭搞小圈子。李克強如果這次防控新冠肺炎掌握了實權,客觀上必然建立一套遍及全國的聽命於李克強的垂直管治體系,這恐怕也是習近平所不願看到的。

好的,接下來我想和大家再討論一下關於病毒來源的問題。

最近中共官方明顯採取了一系列的動作,針對病毒來源問題發動了一場輿論攻勢。先是有27位中外學者聯名在柳葉刀雜誌發表了一份聲明,呼籲大家抵制陰謀論等等。然後是武汉病毒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肖庚富出面,正式接受國內科學網的專訪,回應了關於人造病毒和搶注美國藥物瑞德西韋專利等問題。而最近的一個舉動,是大陸媒體普遍轉載了一篇據說是海外最新研究,認為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可以直接傳染人的文章。

下面我就和大家分享一下對這系列現象的一些看法。

首先,柳葉刀發表的27位中外專家聯名的文章,嚴格說不是文章,不是論文,而是一封信件,英文單詞是Correspondence。從信件內容看,全文也沒有提出任何可以證明病毒來自天然的硬核證據。文章發出了呼籲抵制陰謀論,說傷害了很多為防疫而奮戰的醫護人員。這裡面存在一個邏輯誤導。有專家質疑病毒的真正來源並要求釐清,這恰恰有助於保護醫護人員,有助於防疫,這和傷害醫護人員是不搭邊的兩回事。

這其實就是大外宣的套路了。大陸媒體的報導,隻字不提這只是一封讀者來信,而是突出渲染柳葉刀的權威雜誌名頭,給大批人造成錯覺,以為是權威雜誌的學術結論,這明顯是借船出海的招數,就是老百姓說的拉大旗做虎皮,目的是借用柳葉刀的名頭堵住一般人質疑的聲音。

而武漢病毒所副所長肖庚富在接受專訪的時候,承認石正麗參與了2015年人工合成病毒的研究,也承認石正麗提供了獨家擁有的編號為SHC014冠狀病毒的S蛋白。上兩次我的快評節目已經詳細談過這部分,就是說這個合成病毒由兩部分構成,一部分是薩斯病毒為骨架,另一部分就是石正麗提供了SHC014冠狀病毒的S蛋白——也即是鑰匙,這個合成病毒成功打開了小白鼠的肺泡細胞密碼鎖,導致小白鼠被感染。

肖庚富的回答中,聲明病毒所未合成、保藏过這個合成病毒,也未对该病毒进行后续研究。

這話聽上去似乎很無辜。但問題是,和武漢病毒有密切關係的病毒,並不是SHC014,而是RaTG13,也就是石正麗雪藏了7年,直到瘟疫爆發後才拿出來的病毒,所以肖庚富絕口不提這個RaTG13,明顯是在避重就輕。

此外,石正麗2015年的研究的意義,並不在於她是否保存了那個感染小鼠的合成病毒,這項研究的關鍵點,在於說明石正麗掌握了如何通過人工干預,使冠狀病毒獲得跨物種傳染的能力,關鍵點是石正麗掌握了這項技術。至於她以後挑選什麼樣的病毒來進行升級版的合成病毒研究,那完全是另一回事。說白了,如果她真的在研究生物武器,那她肯定要尋找毒性最大,最適合改造的目標,而SHC014這個病毒,僅僅只是一個初級階段的產品而已。

最後一點,關於大陸媒體普遍轉載的海外最新研究的文章,我查了一下,這篇報導的主題,是關於一個叫凯文·奥利瓦尔的疾病生態學家對蝙蝠的研究,這個奧利瓦爾隸屬於一家叫做“生態健康聯盟”的機構,而這家機構與中國研究者有長期合作關係,其中就包括石正麗。

這個生态健康联盟的主席名叫皮特·達薩克,他和石正麗的關係非常密切,因為他就是石正麗2013年在《自然》雜誌發表論文的共同作者之一。現在可以確定的是,這個達薩克至少和石正麗合作發表了2篇論文。

所以你看,這件事情就非常有趣,甚至可以說有點搞笑。搞了半天,中共大力宣傳的所謂海外最新研究,結果就是石正麗的老朋友兼合作夥伴,讓他的下屬職員出面宣稱自己有了一個新的研究成果,然後被報導出來,就是這麼個來龍去脈。

而這個報導提到的研究成果很簡單,說蝙蝠携带新冠病毒可能直接感染人,而且武漢病毒來源嫌疑最大的就是石正麗藏了7年的那個RATG13病毒。當然,這個結論本身並不新鮮,石正麗2013年的論文就已經提到這個結論。這次只不過是炒冷飯做一次科普性質的報導而已。

這個說法的核心信息是什麼呢,就是說蝙蝠冠狀病毒可以不需要中間宿主,直接就能傳染人。但問題就來了,前不久華南農業大學才宣布他們發現了穿山甲就是中間宿主,而且這些穿山甲身上的病毒和武漢病毒達到了同源性99%,比石正麗雪藏7年的那個RATG13病毒還要高。如果官方認可這個石正麗老朋友的結論,豈不等於說華南農業大學在騙人?

其次,這個RATG13病毒全世界只有兩個地方有,一個是雲南深山老林的蝙蝠山洞,另一個就是武漢病毒所。現在官方堅決否認武漢病毒所有洩漏,那麼答案就只剩一個,這次武漢肺炎的源頭,極可能就是雲南深山中的蝙蝠洞。

眾所周知,蝙蝠攜帶的病毒絕大多數情況下是無法直接感染人的,這是因為蝙蝠體內的生化環境和人體有著巨大的差異。即便偶爾有某只萬中選一,甚至是百萬中選一的蝙蝠體內的病毒出現變異,變得能夠直接傳染人了,也還有一個巨大的問題需要解決。

因為蝙蝠一般栖息于深山老林之中,除了石正麗這類帶著特殊目的四處抓捕蝙蝠的人,蝙蝠与人类幾乎沒有什麼交集。所以,必須要這只百万中选一的雲南蝙蝠,在本來應該冬眠的時候突然不冬眠了,然後飛出了山洞,然後以某種我們無法了解的途徑,跨越了千山萬水來到武漢,而且來到了人煙密集的海鮮市場,然後和某個人發生接觸,然後感染了這個人,然後就發生了攪動全世界的,讓習近平都為之頭疼的嚴重公共衛生危機。

實話說,我覺得这个概率实在有點太低了,比一个从来不买彩票的人,偶然興起买了一张2块钱的彩票就中了兩億樂透大獎的概率还要低很多很多。

好的,今天就討論到這裡,謝謝各位,我們下次再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