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女子監獄副獄長朱鴻的惡行

文字整理:李潔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6日訊】甘肅女子監獄設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機構,所謂的「反×教科」,朱鴻曾擔任科長長達14年,親自實施迫害。

明慧網報導,朱鴻直接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暴力的洗腦「轉化」(逼人放棄修煉),包夾犯人(專門嚴管法輪功學員的犯人)都是由朱鴻、孫立偉(後任科長)從各監區挑來的,一般都是刑期在10年以上、文化程度較高的犯人,用減刑的方式引誘她們不擇手段地賣力地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2016年上半年,朱鴻被升為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副監獄長。接任其科長職務的是孫立偉,副科長為劉曉蘭,其他成員是肖燕、魏瑩、丁海燕(已於2017年下半年調走)、曹一微等。

每次當法輪功學員剛到女監時,朱鴻就必定在大廳裡或監道上跟其談話。談話時,朱鴻坐著,跟她談話的人必須蹲著。法輪功學員劉菀秋談話時不蹲,被跟在後面的包夾一腳踢在腿彎處,人就不由自主地蹲下了;還有的法輪功學員不蹲,被包夾犯人直接強行壓倒蹲下。

朱鴻的個人信息

朱鴻,ZHU Hong ,女,1967年4月16日出生,籍貫甘肅臨洮。

朱鴻在明慧惡人榜上的編號:E000028023;警號:6218086;電話號碼:13919121959

朱鴻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分惡行

祁惠榮,70多歲,慶陽市法輪功學員,於2016年11月25日被西峰區當地警察從其租住的房子中綁架,遭冤判3年,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到甘肅女子監獄。

祁惠榮在大廳裡遭朱鴻辱罵,朱鴻惡毒地對她說:「你又來了?你還沒死?我以為你出去後死了呢。」

韓仲翠,蘭州市法輪功學員,曾是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火車站街道辦事處的公務員。朱鴻時常讓她24小時罰站,不讓她睡覺,長達一年多。期間,韓仲翠還不斷地遭到包夾犯人的暴力毆打,致使身體多處受傷,尤其是腦部受傷嚴重。

由於韓仲翠晚上不能上床睡覺,導致她站立時頭重,無法支持,不自覺地下垂,同時彎腰,有時頭都要碰到地面了。

自此,韓仲翠經常頭沉、眼睛模糊、記不住東西,走路時感覺身體傾斜,失去平衡。上述症狀一直伴隨到她出獄。

謝桂芳,時年61歲,甘肅省嘉峪關市核工業404廠退休職工。2013年3月,謝桂芳被嘉峪關公安局的警察送進甘肅女子監獄。一進監獄,她就被脫光衣服蒐身,然後被強迫換上監獄的衣服。

謝桂芳的包夾犯人是于煒煒,蘭州人,詐騙犯,被判十幾年。一進號室,謝桂芳就被強迫寫所謂的簡歷。因她不寫,就在于煒煒的床頭被罰站了一個晚上,監獄一直沒給她吃飯。

第二天,謝桂芳頭暈得站不住,一量血壓,高壓超過200。她被帶到衛生室打了一針,回來後繼續被逼寫所謂的簡歷。

謝桂芳寫不出「思想匯報」,就被于煒煒拳打腳踢、撕頭髮,被迫一直在教室裡寫到深夜1、2點鐘,甚至通宵。因她沒通過朱鴻的所謂「轉化」考核,于煒煒不讓她睡覺,一直讓她站到後半夜;她們還說,如果她早上還答不上來她們的歪理,就不讓她吃飯。

謝桂芳被強迫倒于煒煒的尿盆,洗于煒煒的所有衣服、床單、被套,而她卻沒有時間洗自己的衣服。

白香蘭,70多歲,玉門法輪功學員,遭冤判5年(2012年至2016年),被強迫罰站一星期、被禁止睡覺、被孫立偉用電棍電擊。

金俊梅,甘肅省蘭州市榆中縣金崖鎮法輪功學員,1957年臘月出生,今年63歲,身高不到1.5米,腿部有殘疾。2008年8月15日,城關法院非法庭審金俊梅,冤判她8年。

2008年12月,她丈夫去世後,她因身體狀況被「監外執行」放回家。

2012年7月30日,金俊梅再次被綁架,直接被送到甘肅女子監獄朱鴻的科室,先是被蒐身,並被脫光衣服照相,當時圍了很多人,然後她被強行穿上囚犯服。

無論朱鴻、丁海燕還是犯人,經常表面上簡單問一個問題,如果金俊梅不順著她們的思路去回答,就被一頓毒打,拳打腳踢。金俊梅多次被丁海燕用電棍電擊。

陳淑鳳,隴西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入監後,幾乎每天被逼寫「思想匯報」,每次被包夾拉到監室裡先暴打一頓,然後被強迫抄寫包夾寫好的匯報。

後來,朱鴻換馬雅琴做「包夾」來迫害陳淑芬。馬雅琴是當時那裡的數一數二的惡霸,她身高體胖、力氣偏大、施暴手段殘忍,很受朱鴻及其他警察的「重用」。

馬雅琴也因此有恃無恐、猖狂至極,在獄警的唆使下,大膽施暴。由此,很多法輪功學員都被馬雅琴殘忍地施暴過,陳淑鳳就是其中的一個。

呂銀霞,40歲左右,慶陽法輪功學員,被冤判4年,於2017年1月份離開黑窩。呂銀霞在寧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11個多月,於2014年4月16日被劫持到蘭州九州甘肅女子監獄。

呂銀霞大學畢業,是老師。為了讓她「轉化」,朱鴻每天要呂銀霞回答20至30個提問。呂銀霞不按她的要求回答,包夾就對她破口大罵,讓她長時間熬到深夜,才允許她去睡覺。

一次包夾用廁所的刷子打呂銀霞的嘴,打得她的嘴流血並腫爛,連刷子也被打壞。因未完成「轉化」 任務,朱鴻讓新調來的隊長劉曉蘭用電棍電呂銀霞,電得她的脖子上全是傷痕。

朱鴻還親自主持所謂的「揭批會」,強迫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寫「揭批」的稿子,她科室裡的所有警察,還有包夾犯人都要參加。

朱鴻等人逼迫包夾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例如有個叫支英的包夾,快要出監的時候,非常惡,打人非常狠。她幾乎每天晚上失眠,人最後瘦得脫了形。

支英剛開始時基本上不參與打人,也不打她所「包夾」的法輪功學員,也不參加群毆。在惡犯咸德英、謝小蘭的打小報告和攛掇下,時任科長的朱鴻和孫立偉罰她洗便池,後來她就開始打人。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