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北京驅逐美國記者 中共應交代什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驅逐3名《華爾街日報》記者引起風波。據彭博新聞社消息,2月24日,前《華日》駐京記者、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主持了一次會議,討論美記者被驅逐的應對方案。知情的美國官員透露,美方決心解決美中對待新聞界的嚴重不平衡問題。

同一天,在中共外交部的記者會上,新任發言人趙立堅被數次問及此事,他堅稱《華日》有錯,並否認因8個字的標題而驅逐3人是反應過度,還稱北京「需要給中國人民一個交代」。

事件的起因是:《華日》2月3日刊登了一篇評論,文章批評中共掩蓋疫情及封城措施未必有效。中共當局稱該文涉及「種族歧視」,要求報社道歉,《華日》拒絕。

中共的動作和說法引質疑

第一,2月18日,美國宣布將5家中共駐美官媒列為「外國使團」,這些媒體必須向美國務院登記雇員和財產等信息。2月19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對此表示反對,並稱將保留對此事作出進一步反應的權利。同一天,中方宣布驅逐3名美國記者,而這距離《華日》2月3日的文章已有兩週多。因此,外界普遍認為,這是中共藉機報復。

第二,被驅逐的駐華記者都是新聞部員工,他們與評論欄目毫無關係,而且其中一人是澳大利亞籍,這也引起澳洲方面的不滿。中共的回應似乎找錯了目標,這種作風與為了孟晚舟引渡案而扣留加拿大人質頗為相似。

第三,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稱「美方一貫標榜新聞自由,卻對中國媒體在美機構正常運作進行干擾、橫加阻撓」。但是,實際上,5家中共駐美官媒的新聞活動不會因「外國使團」的身分受到任何限制,而3名被驅逐的美國記者卻被迫終止在中國的新聞工作。中方的指責與事實不符。

第四,趙立堅說,北京「需要給人民一個交代」。可是,這個「交代」,並不是被中共指摘的那位美國評論員的道歉。其實,真正像樣的「交代」,應當是拿出一篇有理有據的英語駁論,證明《華日》的評論從標題到內容都站不住腳,讓對方心服口服。這比驅逐三個不相干的記者要高明的多。

2月19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國務院網站上刊登聲明,譴責中共驅逐記者。聲明說:「那些成熟、負責任的國家知道一個自由媒體就是要報導事實和發表評論。」「正確的回應應該是提出反對論點,而不是限制言論。」

中共應向人民交代什麼?

「需要給中國人民一個交代」——中共又打出了「人民」這張大牌。幾十年來,當外國政府譴責中共侵犯人權,或表態支持中國民主自由運動時,中共往往以「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辱華」、「黑手」等藉口為它的惡行開脫。當中國人民群起抗議、質問當局時,中共不會給出答案,而是將敢言者扣上「煽動顛覆罪」,把人民打成「敵人」。

疫情當前,有許多更重要的問題,中共需要向中國人民交代清楚。例如,關於李文亮醫生,監察委調查組調查出了什麼?當初傳喚李文亮的公安為何還未被查處?方斌為什麼被抓、他現在何處?許章潤教授還被封網、被軟禁嗎?哪些湖北和中央的官員應對延誤防疫負責?人命關天,大批民眾染病和死亡,這筆帳怎麼算?

2月20日傍晚,央視主持人阿丘在微博留言:「此時,雖然東亞病夫的牌匾早已踢碎了一個多世紀了,但我們可不可以說話語調稍溫和並帶些歉意,不慫也不豪橫地把口罩戴起來,向世界鞠個躬,說聲:對不起,給你們添亂了。」這把理性的聲音與當局口徑不一致,代表了一方民意。

中共當局有義務向世界交代病毒來源,公布真實的確診和死亡數據。然而,中共拒絕交代,更無半點歉意。

一位網民說:「大陸罵中共的比『水軍』多千萬倍!在中國大陸任何場合裡如果有一個人說中共好的人們就會把他說成是精神病!」

所以,中共濫用「人民」、隨意代表人民,是對廣大被剝奪了知情權和表達權的中國公民的侮辱。

驅逐令促使美方改變不對等現狀

中共驅逐美國記者,除了報復,還想要限制美媒在華採訪的能力。美國專欄作家BRET STEPHENS指出:「冠狀病毒危機暴露了一個更深層次的弱點:中國政府害怕信息。」

目前,在美國,中共控制的媒體僱用了500多名記者,而中共只允許大約75名美國記者在中國工作,雙方的人數和新聞自由度呈現嚴重不對等。此次中共的驅逐令促使美國政府決心改變這種不平衡的現狀,後續動作令人期待。

無論哪國人民,都理應聽到真實的聲音,看到真實的故事。真相甚至關乎生命。武漢疫情充分證實了這一點。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