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北京驱逐美国记者 中共应交代什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驱逐3名《华尔街日报》记者引起风波。据彭博新闻社消息,2月24日,前《华日》驻京记者、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主持了一次会议,讨论美记者被驱逐的应对方案。知情的美国官员透露,美方决心解决美中对待新闻界的严重不平衡问题。

同一天,在中共外交部的记者会上,新任发言人赵立坚被数次问及此事,他坚称《华日》有错,并否认因8个字的标题而驱逐3人是反应过度,还称北京“需要给中国人民一个交代”。

事件的起因是:《华日》2月3日刊登了一篇评论,文章批评中共掩盖疫情及封城措施未必有效。中共当局称该文涉及“种族歧视”,要求报社道歉,《华日》拒绝。

中共的动作和说法引质疑

第一,2月18日,美国宣布将5家中共驻美官媒列为“外国使团”,这些媒体必须向美国务院登记雇员和财产等信息。2月19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对此表示反对,并称将保留对此事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同一天,中方宣布驱逐3名美国记者,而这距离《华日》2月3日的文章已有两周多。因此,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中共借机报复。

第二,被驱逐的驻华记者都是新闻部员工,他们与评论栏目毫无关系,而且其中一人是澳大利亚籍,这也引起澳洲方面的不满。中共的回应似乎找错了目标,这种作风与为了孟晚舟引渡案而扣留加拿大人质颇为相似。

第三,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称“美方一贯标榜新闻自由,却对中国媒体在美机构正常运作进行干扰、横加阻挠”。但是,实际上,5家中共驻美官媒的新闻活动不会因“外国使团”的身份受到任何限制,而3名被驱逐的美国记者却被迫终止在中国的新闻工作。中方的指责与事实不符。

第四,赵立坚说,北京“需要给人民一个交代”。可是,这个“交代”,并不是被中共指摘的那位美国评论员的道歉。其实,真正像样的“交代”,应当是拿出一篇有理有据的英语驳论,证明《华日》的评论从标题到内容都站不住脚,让对方心服口服。这比驱逐三个不相干的记者要高明的多。

2月1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国务院网站上刊登声明,谴责中共驱逐记者。声明说:“那些成熟、负责任的国家知道一个自由媒体就是要报导事实和发表评论。”“正确的回应应该是提出反对论点,而不是限制言论。”

中共应向人民交代什么?

“需要给中国人民一个交代”——中共又打出了“人民”这张大牌。几十年来,当外国政府谴责中共侵犯人权,或表态支持中国民主自由运动时,中共往往以“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辱华”、“黑手”等借口为它的恶行开脱。当中国人民群起抗议、质问当局时,中共不会给出答案,而是将敢言者扣上“煽动颠覆罪”,把人民打成“敌人”。

疫情当前,有许多更重要的问题,中共需要向中国人民交代清楚。例如,关于李文亮医生,监察委调查组调查出了什么?当初传唤李文亮的公安为何还未被查处?方斌为什么被抓、他现在何处?许章润教授还被封网、被软禁吗?哪些湖北和中央的官员应对延误防疫负责?人命关天,大批民众染病和死亡,这笔账怎么算?

2月20日傍晚,央视主持人阿丘在微博留言:“此时,虽然东亚病夫的牌匾早已踢碎了一个多世纪了,但我们可不可以说话语调稍温和并带些歉意,不怂也不豪横地把口罩戴起来,向世界鞠个躬,说声:对不起,给你们添乱了。”这把理性的声音与当局口径不一致,代表了一方民意。

中共当局有义务向世界交代病毒来源,公布真实的确诊和死亡数据。然而,中共拒绝交代,更无半点歉意。

一位网民说:“大陆骂中共的比‘水军’多千万倍!在中国大陆任何场合里如果有一个人说中共好的人们就会把他说成是精神病!”

所以,中共滥用“人民”、随意代表人民,是对广大被剥夺了知情权和表达权的中国公民的侮辱。

驱逐令促使美方改变不对等现状

中共驱逐美国记者,除了报复,还想要限制美媒在华采访的能力。美国专栏作家BRET STEPHENS指出:“冠状病毒危机暴露了一个更深层次的弱点:中国政府害怕信息。”

目前,在美国,中共控制的媒体雇用了500多名记者,而中共只允许大约75名美国记者在中国工作,双方的人数和新闻自由度呈现严重不对等。此次中共的驱逐令促使美国政府决心改变这种不平衡的现状,后续动作令人期待。

无论哪国人民,都理应听到真实的声音,看到真实的故事。真相甚至关乎生命。武汉疫情充分证实了这一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