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披露:武漢官員下令不要向居民透露疫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03日訊】武漢封城至今,市民備受煎熬,經歷了嚴重的食物、醫療和人力緊缺等狀況。美媒披露,武漢左嶺,是一個地方防疫的失敗樣本。疫情爆發後,一名負責的官員曾下令,不要向居民透露太多疫情。

官員隱瞞疫情 居民以為只是小流感

武漢市左嶺新城是一個住著農民、工人和年輕白領的繁忙社區,距離疫情最初暴發的華南海鮮市場約35公里。《紐約時報》3月2日報導稱,隨著病毒的傳播,左嶺成了武漢一個頑固的感染熱點地區。

「我真沒想到這些會發生在我們家,」47歲的左嶺居民張勁說,他的父母、妻子和他本人,一家4口人都感染了新冠病毒。

張勁是一名校車司機,他說「我們失去了信心,這一片沒人負責。」

31歲的左金金(音譯)是左嶺居委會的一名工作人員,他瞭解到,病毒在1月19日已經到達左嶺,當天他和其他社區工作人員奉命看守一名疑似感染者的家。這名69歲的女性已被送往醫院,她的丈夫留在家裡,在隔離中等待。

左金金的妻子是護士,早在去年12月就告訴他,武漢有人感染了一種神秘的病毒。但市領導要大家放心,稱這種病毒的傳染性不強。負責該地區的一名中共官員還給下屬下達了另一項命令:不要向居民透露太多情況,以免在中國新年前造成恐慌。

「當時的報導太少了,沒有得到所有武漢居民的重視,」左金金說,「包括我都以為是一個小小的流感,應該還好,直到死了人。」

居民陷入水深火熱

疫情爆發後,左嶺社區遭遇各種混亂與不和諧,居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這裡沒有足夠的口罩、消毒劑或環衛工人。居民們擠在唯一囤積物資的大型超市。官方指定接受病患的公立醫院距左嶺新城約16公里,這使得尋求治療變得更加困難。

1月23日這一天,武漢突然封城,左嶺居民、物業經理李望嬌的女兒也開始發燒。一家人開車帶女兒去了當地一家更大的醫院,但醫院裡有100多人排隊看病,有幾名病人倒在地上。

李望嬌說,「沒什麼醫生,病人太多,那個時候的恐怖心理無法形容。」

公立醫院人滿為患,2017年投入使用的左嶺社區醫療中心僅有99張床位,對於每天激增的數百名病人來說太少。只能讓許多發燒的病人回家,自己在住所隔離。

當地居民說,這種做法讓病毒不斷傳播,全家人都被感染,從祖父母傳染到孩子,從一家人傳到另一家人。

根據社區記錄,2月1日,左嶺新城有11個病例。一週後變成了79個。截至2月11日,確診感染人數為116人,其中4人死亡。在那之後官方就不再公布信息了,這讓許多居民感到憤怒。網上有人聲稱左嶺有數百例感染。

一位左嶺居民本月在一個官方網站上控訴,「因為相關政府職能部門防控嚴重不作為,導致越來越多的人中招了這個肺炎。」

李望嬌把女兒從醫院帶回家後,她自己的肺部也出現了損傷,她和丈夫、兒子被要求待在自己家裡隔離。

「後來,社區打電話給我們,讓我們去酒店隔離,」李望嬌說。

發著高燒的41歲工程師袁家祥(音譯)也被帶到政府指定的酒店隔離,但他說「根本沒有治療,只是把病人關起來。」「那時我感到有些失望,這種持續發燒沒有得到適當的治療。」

張勁後來被隔離在體育館,但他的母親被送往醫院不久即去世。張勁曾懇求醫生允許他跟母親做最後的告別,但遭到了拒絕。

「遺體怎麼處理我也不知道,」他說,「沒人跟我說。」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