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出現變異 武漢肺炎毒性變化仍是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04日訊】中國武漢市自去年12月起爆發肺炎疫情,並擴散中國各省及世界各國。研究人員經確診病例的病毒基因定序,已發現多處不同點,卻不足以推論毒性變化,或是散播路徑,專家表示,如果病毒基因的變異位置出現在疫苗或藥物的作用位置,將影響疫苗及藥物開發。

世界衛生組織於2月11日將俗稱的武漢肺炎定名為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

中央社報導,部分人士最近在電視上根據病毒基因變異,推測新型冠狀病毒是從美國來的,中研究院院士賴明詔認為,現在推論各國的新型冠狀病毒從何而來,還言之過早,也沒有足夠的證據為病毒的散播足跡下定論。

林口長庚醫院兒童感染科醫師黃玉成說,若透過大量資料及時間比對,確實可以推測病毒傳染路徑,但美國第一個案例是1月21日在西雅圖發現,與台灣時間差不多,不能理解病毒來自於美國這樣的推測怎麼來的。

日前巴西和英國的研究人員公布巴西首例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的病毒基因定序,結果發現與最初在中國武漢發現的病毒株相較,病毒基因已有3處不同點。

黃玉成說,一週前,長庚和台大醫院、疾病管制署取得國內6株武漢肺炎的病毒株,發現來自5個病人,結果看到4種基因序列的變化,同期間全球也有60-70株的病毒基因序列,也發現一些變化。

但是,冠狀病毒是RNA(核糖核酸)病毒,本身就具有易變異的特性,冠狀病毒專家賴明詔告訴中央社記者,光是看到這樣資訊,還是無法了解新型冠狀病毒的毒性變化,必須從動物試驗、對照臨床症狀等更多研究才能進一步了解。

賴明詔並說,除了新型冠狀病毒棘突構造的棘蛋白,病毒其他部位的蛋白可能也扮演重要角色,從掌握病毒入侵人體致病關鍵,到開發疫苗,一般來說,需要3到5年的時間。

黃玉成表示,冠狀病毒有3萬個核苷酸,在繁衍、增生的過程中可能有0.1%至1%的因素而突變1個點,若變異的點不是重要位置,也就是疫苗或藥物的作用位置,就不會有影響。

(責任編輯:夏明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