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監獄疫情爆發 在押律師家屬焦慮 問詢無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05日訊】日前,中共監獄系統爆發大規模新冠肺炎傳染。監獄方面以疫情為由,禁止家屬探望和聯繫在押的維權律師。家屬擔心,中共可能會趁機對他們不利。外界也質疑,監獄是中國最不透明的領域之一,目前披露的感染情況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余文生律師曾為「709」大抓捕案的多位維權律師辯護,目前被控「煽顛罪」關押在看守所。

妻子許艷表示,余文生在18年初被抓後,只和家人有過一次5分鐘的視頻通話,當局也不允許律師會見,處於失聯的狀態。疫情爆發後,她向看守所多次查詢丈夫的情況都得不到回复。

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不管是監獄還是看守所,在疫情方面性質是一樣的,都是很多人,如果有一個人感染,很多人感染的風險性是非常大的。我作為余文生律師妻子,看到這個新聞以後就非常的擔心,因為不知道他身體情況,而且也不知道他所在的地方有沒有感染疫情。但是我給他們打電話也打不通,現在這種特殊情況我又沒法從北京去徐州去維權。」

另一名維權律師王全璋,目前被關押在山東臨沂監獄服刑。妻子李文足在臉書上說,「幾個監獄確診新冠肺炎!我們這些政治犯家屬備受煎熬,心急如焚!」

李文足表示,自去年6月以來,她每月到監獄探望丈夫一次,但當局以肺炎疫情為由,取消了原定的會面,她和兒子感到特別失望。早前她還曾經連續幾日致電監獄,要求微信視頻會見或同電話,都被獄方拒絕。

她擔心,中共當局可能會趁機對王全璋不利。

流亡美國的前維權律師滕彪認為,肺炎疫情爆發後的不少案例顯示,中共對維權和異議人士的打壓正在升級。基於防疫需求,各地的社區陸續封閉管理,清查監控得以更加滲透到基層,中共對維權、異議人士的抓捕會變本加厲。

根據中共官方3月1號公佈的數據,2月29號一天,武漢監獄僅被關押人員就有233例新增病例。在此之前,中共司法部副部長熊選國,也在新聞發布會上透露,截至2月25號,湖北、浙江、山東三省五所監獄發生群體性肺炎感染事件,共確診555例。

當局首次披露監獄疫情是在21號。當時司法部監獄管理局負責人何平宣布,湖北有3個監獄存在肺炎感染,人數最多的是武漢女子監獄,有230例。山東任城監獄也有200例。

不過,外界普遍質疑中共公佈的數字和信息發布時點。

BBC報導認為,雖然目前無法得知五所監獄爆發疫情的準確時間,但在中共高度嚴格的官僚體系下,三地監獄同一天公開疫情是巧合的幾率極低。

維權律師王宇:「根據中國的新聞透明度來說,它從來沒有透明過,所以我從來都不會相信它這種數字的真實性。但就現在他所報出的這些人來說,我覺得已經是一個很恐怖的數字了。」

維權人士陳光誠在博客中提到,中國的看守所和監獄,都是超規定容量2到3倍關押,不同的監獄之間明碼標價把犯人賣來賣去,以滿足對勞工的需求量,再加上「發燒不到39度不允許看獄醫」等潛規則,感染的犯人很難被及時發現,而且傳染範圍很大,絕不可能只是官方公布的幾百人感染。

維權律師王宇認為,監獄惡劣的生活和衛生條件,使新冠肺炎病毒能夠迅速傳播。

王宇:「他各方面這個營養、休息都不行,所以說對人的免疫力肯定造成一些不好的影響。那的人一是集中,二是免疫力不如外界的這些人,所以說一旦造成感染,恐怕他會集中的大規模的感染。而且很難防範,治療也是一個問題,因為他的醫療設施各方面跟外面是沒法比的。所以我還是比較擔心。」

《大紀元時報》記者獨家採訪山東任城監獄,得到的一份內部文件顯示,任城監獄的很多獄警被隔離在濟寧的鳳凰西苑酒店。當局怕消息外傳,要求他們簽保密承諾書,還購買統一服裝,換下警服。

網上還流傳了網友上傳的聊天記錄截圖。圖片顯示,光是山東任城監獄,確診病例就高達2400人,遠遠超過中共披露的200多人。

採訪/陳漢 編輯/李明飛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