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监狱疫情爆发 在押律师家属焦虑 问询无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5日讯】日前,中共监狱系统爆发大规模新冠肺炎传染。监狱方面以疫情为由,禁止家属探望和联系在押的维权律师。家属担心,中共可能会趁机对他们不利。外界也质疑,监狱是中国最不透明的领域之一,目前披露的感染情况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余文生律师曾为“709”大抓捕案的多位维权律师辩护,目前被控“煽颠罪”关押在看守所。

妻子许艳表示,余文生在18年初被抓后,只和家人有过一次5分钟的视频通话,当局也不允许律师会见,处于失联的状态。疫情爆发后,她向看守所多次查询丈夫的情况都得不到回复。

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不管是监狱还是看守所,在疫情方面性质是一样的,都是很多人,如果有一个人感染,很多人感染的风险性是非常大的。我作为余文生律师妻子,看到这个新闻以后就非常的担心,因为不知道他身体情况,而且也不知道他所在的地方有没有感染疫情。但是我给他们打电话也打不通,现在这种特殊情况我又没法从北京去徐州去维权。”

另一名维权律师王全璋,目前被关押在山东临沂监狱服刑。妻子李文足在脸书上说,“几个监狱确诊新冠肺炎!我们这些政治犯家属备受煎熬,心急如焚!”

李文足表示,自去年6月以来,她每月到监狱探望丈夫一次,但当局以肺炎疫情为由,取消了原定的会面,她和儿子感到特别失望。早前她还曾经连续几日致电监狱,要求微信视频会见或同电话,都被狱方拒绝。

她担心,中共当局可能会趁机对王全璋不利。

流亡美国的前维权律师滕彪认为,肺炎疫情爆发后的不少案例显示,中共对维权和异议人士的打压正在升级。基于防疫需求,各地的社区陆续封闭管理,清查监控得以更加渗透到基层,中共对维权、异议人士的抓捕会变本加厉。

根据中共官方3月1号公布的数据,2月29号一天,武汉监狱仅被关押人员就有233例新增病例。在此之前,中共司法部副部长熊选国,也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至2月25号,湖北、浙江、山东三省五所监狱发生群体性肺炎感染事件,共确诊555例。

当局首次披露监狱疫情是在21号。当时司法部监狱管理局负责人何平宣布,湖北有3个监狱存在肺炎感染,人数最多的是武汉女子监狱,有230例。山东任城监狱也有200例。

不过,外界普遍质疑中共公布的数字和信息发布时点。

BBC报导认为,虽然目前无法得知五所监狱爆发疫情的准确时间,但在中共高度严格的官僚体系下,三地监狱同一天公开疫情是巧合的几率极低。

维权律师王宇:“根据中国的新闻透明度来说,它从来没有透明过,所以我从来都不会相信它这种数字的真实性。但就现在他所报出的这些人来说,我觉得已经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了。”

维权人士陈光诚在博客中提到,中国的看守所和监狱,都是超规定容量2到3倍关押,不同的监狱之间明码标价把犯人卖来卖去,以满足对劳工的需求量,再加上“发烧不到39度不允许看狱医”等潜规则,感染的犯人很难被及时发现,而且传染范围很大,绝不可能只是官方公布的几百人感染。

维权律师王宇认为,监狱恶劣的生活和卫生条件,使新冠肺炎病毒能够迅速传播。

王宇:“他各方面这个营养、休息都不行,所以说对人的免疫力肯定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那的人一是集中,二是免疫力不如外界的这些人,所以说一旦造成感染,恐怕他会集中的大规模的感染。而且很难防范,治疗也是一个问题,因为他的医疗设施各方面跟外面是没法比的。所以我还是比较担心。”

《大纪元时报》记者独家采访山东任城监狱,得到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任城监狱的很多狱警被隔离在济宁的凤凰西苑酒店。当局怕消息外传,要求他们签保密承诺书,还购买统一服装,换下警服。

网上还流传了网友上传的聊天记录截图。图片显示,光是山东任城监狱,确诊病例就高达2400人,远远超过中共披露的200多人。

采访/陈汉 编辑/李明飞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