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劍:再信共產匪黨 只能等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武漢肺炎新冠病毒,談虎色變!中共邪教打開了潘多拉盒子,把它放出來毒害武漢人、毒害中國人、毒害全世界,也放倒了它自己!這個蠢貨。

幾年前,150架客機大單,買通病毒研究領先的法國,換來複制P4病毒實驗室,它很得意,立馬命令駐加拿大醫界特務偷來超級病毒種子;它這下更得意了,緊鑼密鼓祕密修改冠狀病毒基因,幾年下來終於製成世紀毒種!它得意的狂笑:常規戰打不過你美帝,我用生化戰超限戰,毒殺你的國民,打垮你的經濟,奪取你的科技,最後讓本黨血旗插遍地球!大夢就要實現,我要做老大,不要做老二!

黃粱夢剛做一半就變了噩夢:超級病毒不小心溜出來了!石正麗小妞的工作果然驚人——小蟲剛跑出來兩個月,就無限分裂繁衍複製,趙黨鐵桶一樣的牆國統治全境淪陷!

小鬼跑出魔盒就抓不回去了!微觀世界的靈體,看不見摸不著無所不在,人啊,黨啊,全都成了魔鬼的晚餐。於是乎,武漢哭了,中國哭了!可是,晚了!

有葯嗎?沒有!

有葯給你用嗎?不給!

給你用,你用的起嗎?用不起!

60年前北大才女林昭警告中國人別相信共匪的時候,我們沒理,50年前遇羅克警告中國人的時候,我們不理,40年前魏京生警告中國人的時候,我們不理,30年前北京百萬學生市民上街警告中國人的時候,我們理了,可鄧匪命令共軍開槍,我們又縮了,20年前法輪功和平請願信仰自由被迫害的時候,我們還不理,江匪澤民、周匪永康、李匪東升編個自焚爛片,央視一播,你腦子想也不想,就被代表了。文明國家換個腎等兩三年,你去牆國隨便哪個大醫院,說不定立等可取!你腎壞了,腦子也壞了嗎?不知道那個不配叫醫生的殺了一個活人給你換腎嗎?法輪功、新疆人、大學生、流浪漢,不管誰,你不償命嗎,劊子手醫生不償命嗎?殺了就殺了嗎?現在,當名叫新冠病毒的小靈體要奪你命的時候,你要理論這一切,晚了!

張凱先生最近也說:教授被趕出課堂,我們覺得沒什麼。律師被拉到電視上認罪,我們也覺得沒什麼。醫生被警察訓誡,我們仍然覺得沒什麼。或許我們心裡還在罵他們不懂政治,幼稚,衝動。但是,一場瘟疫告訴了我們所有人:他們的命運,關係著我們每個人的命運,他們的生死,就是我們每個人的生死。

張先生更深刻的告訴了我們前景:上帝也從來不會無緣無故的給人類災難,如果在這場災難中,中國人依然硬著脖子不知悔改,如果我們依然習慣於彎著腰,曲著腿,我們就沒有在災難中成長。那麼,或許災難只是剛剛開始。

災難剛開始時,家住武漢的作家方方就在元霄節後的日記中寫道:這幾天,死亡者似乎離自己越來越近。鄰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媽和老婆都死了,然後他自己也死了。人們哭都哭不過來。這一次災難,對於早期的感染者,不止是死亡,更多是絕望:是呼救無用,求醫無門,尋葯無著的絕望。病人太多,床位太少,醫院也猝不及防。剩下的,除了等死,又能如何?

人,必須承認自己渺小。不信神者,必被神譴!作惡者,你必須跪在神佛腳下祈求饒命由神定奪。

還不拋棄匪黨救你的夢幻,你做武肺病患也做不久了,你在拿自己小命做賭注。到最後,你只剩盯著自家鬧鐘讀秒度過餘生,看著死神向你一步步走來。我一點也沒有誇張,那些排隊等燒屍體的死者家屬,你有膽就去問問他們,親人從病倒到去世,幾多天?哪怕你是病理專家,你能說出那些倒地猝死的百姓和警察,為什麼像戰場上被一槍斃命一般,無聲無息倒下,掙扎動作都沒有?

拋開殘酷的表像說重點,我告訴你:這個聰明病毒是認人的!看起來它是無序殺人,誰沾上殺誰,其實有兩種人它殺不了:一種是它無法靠近的人,因為這種人信神敬神,離光焰無際的佛道神很近!病毒知道靠上去就一個結果:死。

你沒想想,小蟲這麼猖獗了,川大爺剛還去13億7000萬人口的印度訪問,在10萬不戴口罩的印度人前演講,和幾十上百政要握手,為啥?不是他膽兒肥,看到川大爺站禮賓台上右手撫胸莊嚴聆聽美國國歌《星條旗》了吧,知道歌裡有「我們信仰上帝」這句話嗎?這就是老川藐視病毒的底氣!再告訴你,人口僅次於黨國的印度,新冠肺炎幾乎無處安身,連趙黨黨媒也不得不嘆服:僅有的卡拉拉邦三名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患者全部治癒。

讓我們看,這就是奇蹟了。可人家印國人根本不當回事,稀鬆平常,因為人家是千年佛國!你可以用撅起大國的鄙視眼光看人家的不富裕、不衛生,不理解千萬人在飄著垃圾和動物屍體的恆河裡沐浴,可神佛就是愛他們,不愛你們。看看印度總統夫人和每一個來賓雙手合十致禮,你就知道神為什麼愛這國!

還有一種人有希望不被病毒侵害:有腦子,明是非,聽真相,不作惡。人腦子是用來思考對錯是非的,不是用來騙自己信匪黨假話的。對自己不明白或沒想通的事,要放低身段,廣納逆耳忠言,善於聆聽思考,抗衡洗腦和官媒帶路。並且,要善待自己和別人,堅決不做損人不利己缺德卑鄙的事。能做到的,不管你什麼職業,哪怕警察特務,都有救。

從根上說,你絕不能承認自己是猴變的——人是萬物之靈,猴不是。你怎麼能承認祖先是只猴呢?可別忘了,共產黨不僅硬說是,還寫進教科書灌給你子孫了,這不是你和你家族的奇恥大辱嗎?它的詭計就是讓你承認是動物,怕你反感不信自己和養的貓狗寵物同類,就編個詞叫你「高級動物」。既然是動物嘛,就要承認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然後,它舉槍讓你跪,你為了小命不玩兒完,跪了,它又安慰你:跪它不寒磣。逼你忘了跪天跪地跪父母的祖宗遺訓。從此你就膝蓋習慣性缺鈣,它扒你房,你跪,打你胎,你跪,失蹤你兒,你跪,關你爹,你跪,最後睡你老婆女兒了,你都直不起膝蓋!你想你啥尊嚴都沒了,它還能拿你當回事嗎?8964開槍才鎮壓下去,現在連槍都不用了,王滬寧建好全國口炮群,就把事辦了。武肺來了,輕的關方艙「醫院」,重的回家自生自滅,還告訴你是為了不傳染別人,這是黨對你的臨終關懷。這麼驚天動地的事,這個邪惡匪黨都能壓住陣腳,只見寥寥幾人反抗,我真的心很涼,手腳冰涼。

這,就是你從一開始就不反抗,不敢反抗,跪著求生的結果。

國難當頭,全球華人心焦。我聽一個法輪功修煉者打電話回國內救人,特別是對湖北、武漢重災區,告訴同胞救命真機——退黨退團退隊,遠離邪惡,求得神佛護佑,也有傳統中醫祕方奉送驅疫。但有個奇怪的現象出現了:居然百姓接受難度大,不信、恐懼、掛電話;官員警察卻出奇的願意聽願意信願意退!這讓我很震驚!我為共匪幾十年的洗腦後果憤怒,為死亡面前還在選擇「不信」的同胞悲哀!您都小命不保了,還怕誰啊?還有什麼能比你保命更應該嘗試信服的啊!平時長個癤子您都可能「有病亂投醫」,現在家裡一堆病人等死,海外同胞自己花錢打電話告訴你生命科學,起死回生祕訣和無數真人實事,不要你錢,不用出門,安全到家絕對管用的妙方,你卻選擇不信,拒絕,這是多大的心理創傷和恐懼才能造成的悲劇啊!雖然賬最後要算到匪共頭上,但「寧可信其有」也是個通理啊,你試試有這麼難麼?喊一句「法輪大法好」難麼?會掉一塊肉麼?會被人舉報?生死關頭誰干這缺德事必遭惡報。講真,你和家人命沒了,在匪共那裡,連個數字都不一定能加上!人鬼一念間啊!

雖然多年來公安國保610法官檢察官有些偏得——法輪功不斷講真相他們都熟悉,以前將信將疑,現在大難臨頭茅塞頓開,明白了為什麼修煉人堅韌健康,百毒不侵,而多大官多有錢在小蟲面前都不堪一擊,隨時被收走還債!但因為你們做匪黨維穩工具的性質,幹警裡又良莠不齊,因此,我還是想請看到本文的公安、國安、網警,如果你自己做了三退、信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選擇了保命的正途,希望你心懷悲憫,以適當的方式,儘快告訴親友和同事你對武肺可治、生命可貴的理解和自己健康平安的故事,幫助他們保命躲災。

我想同時警告繼續作惡、抓捕孤膽英雄方斌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共產黨眼看不行了,你們還不停止作惡,等著你們的,是新冠小蟲,是倒地暴斃,是天譴報應!從人說,你們犯了法,公然侵犯公民的言論自由,人身不受侵犯的權利,法輪功學員救人的言行沒對任何人造成人身傷害,而你們公然利用公權力撬方斌家門抓他,搶他東西。依法,你們必被追責!從天理,你們殘害修煉人,打他們酷刑他們,他日老天會讓你生不如死!信不信是你的事,報應來了你哭來不及,那時候求誰都沒用,誰做誰還!聰明的,不想以命試報的,趕快放了方斌、陳秋實、李澤華,善待法輪功和無辜百姓,你還有救,你家人還能看見你每天平安歸來。

從2019年中共「逢九必亂」開始,豬瘟、鼠疫、新冠肺炎、諾如病毒接踵而來,加上一直難控的H7N9禽流感、艾滋病,再到沙漠飛蝗,秋行軍蟲、洪澇、颱風、乾旱、地震、森林草原火災和風雹、低溫冷凍、雪災……我們苦難深重的中國大地和人民,承受了上天對中共匪黨連續不斷的懲罰!2020全世界為之恐慌的大災大疫的沉重打擊下,作為中國人,不管你是高官富豪還是平民乞丐,都應該痛徹感受到天譴之強悍,個人之孱弱,逆天之愚蠢。

大難面前,每一個想活下去的人必須放下對災難製造者共產匪黨的最後一絲企盼,認清天譴正是對它所施,萬勿再聽信它「人定勝天」的昏話把你引向黃泉。請回歸正信,向偉大的宇宙和人類保衛者懺悔,祈求上天憐憫你。但你須知道:成功獲得救贖,要篤定自己是個相信真相,拒絕邪惡,值得被救度的人。那樣,正義之神才會網開一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