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再信共产匪党 只能等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武汉肺炎新冠病毒,谈虎色变!中共邪教打开了潘多拉盒子,把它放出来毒害武汉人、毒害中国人、毒害全世界,也放倒了它自己!这个蠢货。

几年前,150架客机大单,买通病毒研究领先的法国,换来复制P4病毒实验室,它很得意,立马命令驻加拿大医界特务偷来超级病毒种子;它这下更得意了,紧锣密鼓秘密修改冠状病毒基因,几年下来终于制成世纪毒种!它得意的狂笑:常规战打不过你美帝,我用生化战超限战,毒杀你的国民,打垮你的经济,夺取你的科技,最后让本党血旗插遍地球!大梦就要实现,我要做老大,不要做老二!

黄粱梦刚做一半就变了噩梦:超级病毒不小心溜出来了!石正丽小妞的工作果然惊人——小虫刚跑出来两个月,就无限分裂繁衍复制,赵党铁桶一样的墙国统治全境沦陷!

小鬼跑出魔盒就抓不回去了!微观世界的灵体,看不见摸不着无所不在,人啊,党啊,全都成了魔鬼的晚餐。于是乎,武汉哭了,中国哭了!可是,晚了!

有药吗?没有!

有药给你用吗?不给!

给你用,你用的起吗?用不起!

60年前北大才女林昭警告中国人别相信共匪的时候,我们没理,50年前遇罗克警告中国人的时候,我们不理,40年前魏京生警告中国人的时候,我们不理,30年前北京百万学生市民上街警告中国人的时候,我们理了,可邓匪命令共军开枪,我们又缩了,20年前法轮功和平请愿信仰自由被迫害的时候,我们还不理,江匪泽民、周匪永康、李匪东升编个自焚烂片,央视一播,你脑子想也不想,就被代表了。文明国家换个肾等两三年,你去墙国随便哪个大医院,说不定立等可取!你肾坏了,脑子也坏了吗?不知道那个不配叫医生的杀了一个活人给你换肾吗?法轮功、新疆人、大学生、流浪汉,不管谁,你不偿命吗,刽子手医生不偿命吗?杀了就杀了吗?现在,当名叫新冠病毒的小灵体要夺你命的时候,你要理论这一切,晚了!

张凯先生最近也说:教授被赶出课堂,我们觉得没什么。律师被拉到电视上认罪,我们也觉得没什么。医生被警察训诫,我们仍然觉得没什么。或许我们心里还在骂他们不懂政治,幼稚,冲动。但是,一场瘟疫告诉了我们所有人:他们的命运,关系着我们每个人的命运,他们的生死,就是我们每个人的生死。

张先生更深刻的告诉了我们前景:上帝也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人类灾难,如果在这场灾难中,中国人依然硬著脖子不知悔改,如果我们依然习惯于弯著腰,曲著腿,我们就没有在灾难中成长。那么,或许灾难只是刚刚开始。

灾难刚开始时,家住武汉的作家方方就在元霄节后的日记中写道:这几天,死亡者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邻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妈和老婆都死了,然后他自己也死了。人们哭都哭不过来。这一次灾难,对于早期的感染者,不止是死亡,更多是绝望:是呼救无用,求医无门,寻药无著的绝望。病人太多,床位太少,医院也猝不及防。剩下的,除了等死,又能如何?

人,必须承认自己渺小。不信神者,必被神谴!作恶者,你必须跪在神佛脚下祈求饶命由神定夺。

还不抛弃匪党救你的梦幻,你做武肺病患也做不久了,你在拿自己小命做赌注。到最后,你只剩盯着自家闹钟读秒度过余生,看着死神向你一步步走来。我一点也没有夸张,那些排队等烧尸体的死者家属,你有胆就去问问他们,亲人从病倒到去世,几多天?哪怕你是病理专家,你能说出那些倒地猝死的百姓和警察,为什么像战场上被一枪毙命一般,无声无息倒下,挣扎动作都没有?

抛开残酷的表像说重点,我告诉你:这个聪明病毒是认人的!看起来它是无序杀人,谁沾上杀谁,其实有两种人它杀不了:一种是它无法靠近的人,因为这种人信神敬神,离光焰无际的佛道神很近!病毒知道靠上去就一个结果:死。

你没想想,小虫这么猖獗了,川大爷刚还去13亿7000万人口的印度访问,在10万不戴口罩的印度人前演讲,和几十上百政要握手,为啥?不是他胆儿肥,看到川大爷站礼宾台上右手抚胸庄严聆听美国国歌《星条旗》了吧,知道歌里有“我们信仰上帝”这句话吗?这就是老川藐视病毒的底气!再告诉你,人口仅次于党国的印度,新冠肺炎几乎无处安身,连赵党党媒也不得不叹服:仅有的卡拉拉邦三名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全部治愈。

让我们看,这就是奇迹了。可人家印国人根本不当回事,稀松平常,因为人家是千年佛国!你可以用撅起大国的鄙视眼光看人家的不富裕、不卫生,不理解千万人在飘着垃圾和动物尸体的恒河里沐浴,可神佛就是爱他们,不爱你们。看看印度总统夫人和每一个来宾双手合十致礼,你就知道神为什么爱这国!

还有一种人有希望不被病毒侵害:有脑子,明是非,听真相,不作恶。人脑子是用来思考对错是非的,不是用来骗自己信匪党假话的。对自己不明白或没想通的事,要放低身段,广纳逆耳忠言,善于聆听思考,抗衡洗脑和官媒带路。并且,要善待自己和别人,坚决不做损人不利己缺德卑鄙的事。能做到的,不管你什么职业,哪怕警察特务,都有救。

从根上说,你绝不能承认自己是猴变的——人是万物之灵,猴不是。你怎么能承认祖先是只猴呢?可别忘了,共产党不仅硬说是,还写进教科书灌给你子孙了,这不是你和你家族的奇耻大辱吗?它的诡计就是让你承认是动物,怕你反感不信自己和养的猫狗宠物同类,就编个词叫你“高级动物”。既然是动物嘛,就要承认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然后,它举枪让你跪,你为了小命不玩儿完,跪了,它又安慰你:跪它不寒碜。逼你忘了跪天跪地跪父母的祖宗遗训。从此你就膝盖习惯性缺钙,它扒你房,你跪,打你胎,你跪,失踪你儿,你跪,关你爹,你跪,最后睡你老婆女儿了,你都直不起膝盖!你想你啥尊严都没了,它还能拿你当回事吗?8964开枪才镇压下去,现在连枪都不用了,王沪宁建好全国口炮群,就把事办了。武肺来了,轻的关方舱“医院”,重的回家自生自灭,还告诉你是为了不传染别人,这是党对你的临终关怀。这么惊天动地的事,这个邪恶匪党都能压住阵脚,只见寥寥几人反抗,我真的心很凉,手脚冰凉。

这,就是你从一开始就不反抗,不敢反抗,跪着求生的结果。

国难当头,全球华人心焦。我听一个法轮功修炼者打电话回国内救人,特别是对湖北、武汉重灾区,告诉同胞救命真机——退党退团退队,远离邪恶,求得神佛护佑,也有传统中医秘方奉送驱疫。但有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居然百姓接受难度大,不信、恐惧、挂电话;官员警察却出奇的愿意听愿意信愿意退!这让我很震惊!我为共匪几十年的洗脑后果愤怒,为死亡面前还在选择“不信”的同胞悲哀!您都小命不保了,还怕谁啊?还有什么能比你保命更应该尝试信服的啊!平时长个疖子您都可能“有病乱投医”,现在家里一堆病人等死,海外同胞自己花钱打电话告诉你生命科学,起死回生秘诀和无数真人实事,不要你钱,不用出门,安全到家绝对管用的妙方,你却选择不信,拒绝,这是多大的心理创伤和恐惧才能造成的悲剧啊!虽然账最后要算到匪共头上,但“宁可信其有”也是个通理啊,你试试有这么难么?喊一句“法轮大法好”难么?会掉一块肉么?会被人举报?生死关头谁干这缺德事必遭恶报。讲真,你和家人命没了,在匪共那里,连个数字都不一定能加上!人鬼一念间啊!

虽然多年来公安国保610法官检察官有些偏得——法轮功不断讲真相他们都熟悉,以前将信将疑,现在大难临头茅塞顿开,明白了为什么修炼人坚韧健康,百毒不侵,而多大官多有钱在小虫面前都不堪一击,随时被收走还债!但因为你们做匪党维稳工具的性质,干警里又良莠不齐,因此,我还是想请看到本文的公安、国安、网警,如果你自己做了三退、信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选择了保命的正途,希望你心怀悲悯,以适当的方式,尽快告诉亲友和同事你对武肺可治、生命可贵的理解和自己健康平安的故事,帮助他们保命躲灾。

我想同时警告继续作恶、抓捕孤胆英雄方斌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共产党眼看不行了,你们还不停止作恶,等着你们的,是新冠小虫,是倒地暴毙,是天谴报应!从人说,你们犯了法,公然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人身不受侵犯的权利,法轮功学员救人的言行没对任何人造成人身伤害,而你们公然利用公权力撬方斌家门抓他,抢他东西。依法,你们必被追责!从天理,你们残害修炼人,打他们酷刑他们,他日老天会让你生不如死!信不信是你的事,报应来了你哭来不及,那时候求谁都没用,谁做谁还!聪明的,不想以命试报的,赶快放了方斌、陈秋实、李泽华,善待法轮功和无辜百姓,你还有救,你家人还能看见你每天平安归来。

从2019年中共“逢九必乱”开始,猪瘟、鼠疫、新冠肺炎、诺如病毒接踵而来,加上一直难控的H7N9禽流感、艾滋病,再到沙漠飞蝗,秋行军虫、洪涝、台风、干旱、地震、森林草原火灾和风雹、低温冷冻、雪灾……我们苦难深重的中国大地和人民,承受了上天对中共匪党连续不断的惩罚!2020全世界为之恐慌的大灾大疫的沉重打击下,作为中国人,不管你是高官富豪还是平民乞丐,都应该痛彻感受到天谴之强悍,个人之孱弱,逆天之愚蠢。

大难面前,每一个想活下去的人必须放下对灾难制造者共产匪党的最后一丝企盼,认清天谴正是对它所施,万勿再听信它“人定胜天”的昏话把你引向黄泉。请回归正信,向伟大的宇宙和人类保卫者忏悔,祈求上天怜悯你。但你须知道:成功获得救赎,要笃定自己是个相信真相,拒绝邪恶,值得被救度的人。那样,正义之神才会网开一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